聊一聊盐的故事:在古代,盐就是金子!

原标题:聊一聊盐的故事:在古代,盐就是金子!

盐对人体而言是必需品,它不仅仅能用于调味让食物更加好吃,更重要的是能维持人体内的电解质平衡,盐所富含的钠离子和氯离子都是人体内的重要无机离子,是人体正常发育不可缺少的物质。

如此广泛的受众使得盐根本不缺市场,可盐缺少产地,不是到处都有的,只有沿海的盐田和内陆的盐矿、盐湖才产盐。在生产技术不发达的时候,盐长期是处于供不应求状态的,于是乎,谁要是掌握了足够的盐产地,无尽的财富也就是随之而来。

这样一看,盐是不是很类似今天的石油?海湾诸国躺着石油田上发大财,古代也有不少政权势力躺在盐田上发大财的,比如周朝的齐国。

“太公至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史记·齐太公世家》
“太公望封于营丘,地瀉卤,人民寡,于是太公劝其女功,极技巧,通渔盐,则人物归之,繈全而辐凑。故齐冠带衣履天下,海岱之间敛袂而往朝焉。”——《史记·货殖列传》

太公望(也就是著名的姜太公)的封地多是盐碱地,不适合农业耕作,加上人口少,齐国开始是很弱的,但太公望一眼看出了齐国的潜力所在,大力开发渔业和盐业,把产出的鱼盐销往内陆。

在此时,齐国是没有丝毫禁止贩卖私盐措施的,反而还有鼓励的意味。正是在这种自由宽松的贸易环境下,齐国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各国商贾云集齐国,周边人口往齐国迁徙,齐国逐渐成为一个大国。

上面说了,贩盐这个行当利润是很高的,齐国统治者难道看不见?当然不是,为了齐国的进一步富强,齐国统治者很快就盯上了贩盐之利这头肥羊。

桓公曰:“然则吾何以为国?”管子对曰:“唯官山海为可耳。”
桓公曰:“何谓官山海?”管子对曰:“海王之国,谨正盐策。”——《管子·海王》

雄才大略的齐桓公想积极参与中原事务,展现齐国的大国景象,可这样做得烧钱呐,还是大把大把地烧,于是齐桓公想收税,收什么税好呢?桓公跟管仲讨论了半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盐铁专营,由国家出面控制盐铁买卖。

仅盐专卖一项,管仲算了一笔账:一个月,成年男子吃盐近五升半,成年女子近三升半,儿童近两升半,一个具有万辆兵车的大国,1000万的总人口中应纳税的人约100万,每人每月征收30钱,一个月也就3000万钱;但只要每升盐加价2钱,每个人都要吃盐,只要 “计口售盐”,每月即可多得6000万钱,远超过每月30钱高额人头税带来的收入。

管仲深知人心,他明白直接宣布向小孩收税会激起大片民众反对,但通过盐间接收税却无人反对,最多抱怨一下盐价涨了,这就是“见予之形,不见夺之理”(你看不见你的钱被抢了,可你的钱确实没了)。

由于税收增加,齐国有了足够的金钱用来烧开霸业这锅水,齐桓公由此成为春秋第一位霸主。

这种增加税收的有效办法为后世所效仿,商鞅变法也有控制山泽之利的法令,秦国同样实行盐铁专卖。

或许你会说秦国不靠海,就内陆那几个盐矿,有资格玩专卖吗?这个问题管仲和商鞅都是看得一清二楚。

桓公曰:“然则国无山海不王乎?”管子曰:“因人之山海假之。名有海之国雠盐于吾国,釜十五,吾受而官出之以百。我未与其本事也,受人之事,以重相推。此人用之数也。”——《管子·海王》

没有盐,就从产盐国低价收购,然后高价卖出,当中间商赚取差价。

其实产盐国官府也是赚取差价的高手,盐田工匠开采了盐,上交给官府,得了10文钱,官府转手一卖,100文以上,暴利吗?暴利!却是与民争利。

因为这个属性,所以在恢复经济阶段,历朝历代都不会选择盐铁专营,比如汉初实行无为而治,“驰山泽之禁”,开放民营。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几十年后汉朝出现了一堆靠盐发家的豪强,还有诸侯王下海,直接威胁到了皇权专制。

到汉武帝时期,千古一帝要做很多事,对内要处理诸侯王,对外有匈奴、南越、朝鲜、西域这些在等着他呢,这些,都是要钱要人的啊,偏偏国库钱不太够,底下人好像也富得不大听话了。

“民大富,则不可以禄使。大强,则不可以罚威”——《史记·货殖列传》

​在桑弘羊的建议下,汉武帝“修太公,桓管之术”,实行盐铁专卖,之前靠卖盐致富的几个大厂由官府收编管控,官府控制了盐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

由于武帝连年征战,导致其晚年民生凋敝,到昭帝继位之初,朝廷废除盐铁专营的声音很大,于是有了那场大名鼎鼎的“盐铁会议”。当然,盐铁专卖并没有被废除,一直到西汉灭亡,它都好好的。

王莽末年废除了盐铁专卖,考虑到新朝跟昙花似的,这个可以忽略。之后的东汉也取消了盐铁专卖,但征税,这块大蛋糕等狠狠地征税。

三国、两晋注重专卖,南北朝则搞征税。隋朝和唐前期,连专税都取消了,税率降到跟其他商品一样。可到了安史之乱后,中央政府没钱啊,盐铁专卖!

此后的宋元明清等朝代都没取消盐专卖,反而还略有加强,盐成为帝制政府最重要的财源之一。

总的来说,在实现盐铁专卖时期,贩卖私盐是要遭受严厉打击的,官府绝对不允许有人来分他们的蛋糕,这不仅不利于官盐定价,还容易催生私盐贩子武装押运,威胁朝廷的统治。最为著名的黄巢,他们家世代卖私盐,手里有家伙,敢跟官府硬扛,后来干脆扯旗造反了,给唐朝以毁灭性的打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