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遭泼水湿身演讲35分钟!百度,“What's your problem?”

原标题:李彦宏遭泼水湿身演讲35分钟!百度,“What's your problem?”

文:王倩 李晓光

ID:BMR2004

7月3日,2019百度AI开发者大会于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就在大会刚开始10分钟左右的时候,会场发生了尴尬的一幕:一位不明人士走到台上,来到李彦宏身边,将一瓶矿泉水直直地从李彦宏头顶倒下。李彦宏的白衬衫几乎湿透,他愣了一下后说:“What's your problem?”

随后他一边用手擦脸上的水,一边说:“大家看到在AI前进的道路上,还是会有各种各样想不到困难出现。”此后,李彦宏一直穿着湿透的衣服,演讲了超过35分钟。演讲结束后,他换了一身衣服重新回到了会场。

那么,浇李彦宏一身水的人是谁?

很快,这个人的微博被扒出,翻看这位网友叫“直男上树”的微博,能看到他为了泼李彦宏蓄谋已久,自费买了门票和火车票从山西运城来到北京。以下是其微博动态:

7月2日 07:05老婆送我到公交站,她不知道我要干啥。

7月2日 07:43运城·运城高铁站

7月2日 12:55分享视频 石家庄

7月2日 17:00就是这儿。北京·国家会议中心

今天 07:02 怎么会有煎饼果子这么难以下咽的东西。

今天 07:42排在前面,占个好位子。

今天 08:16 跟着工作人员提前混进来了。

今天 08:23 来了一堆学生托,正在彩排。 北京·国家会议中心

今天 08:39 大部队进来了

今天 09:19 人来得不少啊。

今天 09:33他上来了

今天 09:39小度小度,如果我浇你老板李彦宏一脑袋水,会有什么后果? 北京·国家会议中心

今天 09:40我准备上去了

该男子很快被现场安保控制带走,目前尚不清楚其身份。有媒体称,该男子为观众。此外,有观众发现,该人带蓝色媒体证。(至记者发稿,疑似泼水者“直男上树”的相关微博已经无法查看)

《商学院》记者向百度公关相关负责人求证此事并问及原因,对方并未回复记者。

但随后,百度官方微博回应称,今天AI开发者大会上,有人给AI“泼冷水”。我们想说,AI前进的道路上会有各种各样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但我们前行的决心不会改变。

那么,在公众场合,向正在发表演讲的人员泼水,此类行为会受到处罚吗?

河南威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尹晓柯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当众对李彦宏泼水,虽然没有造成身体上伤害,但侵犯了李彦宏的人格尊严,可以要求对方公开赔礼道歉。“如果对会议的进程造成影响,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四条,对其处以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尹晓柯进一步说道。

其实,百度在向AI转型的路上并不平坦。

2019年百度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今年前三月百度亏损3.27亿人民币(约合47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净利润66.94亿人民币。截至6月20日,百度总市值为414.07亿美元,而同期阿里市值为4380.44亿美元,腾讯市值为3.35万亿港元(约合4290.911亿美元)。

百度不及腾讯阿里市值的十分之一。

困境中的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再次开启了他的变革之路。就在百度发布第一季度财报的同时,李彦宏发布内部信宣布掌管百度流量变现的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即日辞去职务,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由百度搜索公司产品负责人沈抖负责。

在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看来,向海龙是百度搜索时代的代表人物,他的“被主动”离职,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百度全面转型的决心以及壮士断腕的勇气。

向海龙的离职,意味着百度进入变革的深水区,已经经历过两次转型的百度,新的一次转型能否拯救百度之困呢?

失去口碑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早在血友病吧和魏则西事件之后,用户对于百度的信任就在逐渐下降。

魏则西事件之后,百度并没有真正挥刀砍向饱受诟病的竞价排名广告机制。向海龙的名字常常与这一机制捆绑在一起,他也将这种竞价排名机制做到了极致,让百度的广告业务得到迅速增长。

数据显示,2006~2011年这五年间,百度的总营收从8亿美元快速攀升至145亿美元,增长了17倍,其中最主要的贡献者来自网络广告业务。业绩的增长,让向海龙在百度的地位异常稳固。

即使在百度陷入严重的舆论危机时,搜索业务仍然为百度贡献了超过九成的营收。哪怕是陆奇对百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时,搜索业务始终没有受到影响。分析人士认为,百度的竞价排名机制虽然赚钱,但是损耗的是百度的品牌声誉。有观点认为,用品牌声誉换取营收并不值。

时间很快验证了这种观点。

从百度第一季度财报来看,一季度百度营收241亿元(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运营亏损9.36亿元,去年同期运营利润为45.68亿元;净亏损3.27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66.94亿元。

过度“销售导向”及广告收入至上的理念,让百度的口碑逐渐消耗。用户开始质疑百度没有价值观,百度至今没有摆脱魏则西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

一季报公布之后,盘后百度股价大跌超10%,报每股138.3美元,但是其股票的下跌并没有停止。截止到美东时间5月31日收盘,百度股价为110美元,市值不足400亿美元。

伴随着向海龙的辞职,百度搜索公司副总裁吴海峰、副总裁顾国栋、执行总监孙雯玉、副总裁赵承也在近日离职,最早的在4月,最晚的在6月份离职。随着百度搜索公司高管的离职,搜索业务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属于百度搜索公司的时代落下帷幕。搜索业务一直是百度的“现金奶牛”,此次搜索公司高管动荡,百度对搜索业务动刀,是否意味着百度的全面变革?

《商学院》记者就此事向百度方面发去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艾媒咨询总经理张毅分析称,业绩亏损是向海龙离职的契机,但从更深层次来看,这是百度在移动时代的冲击下作别门户搜索,而这也是李彦宏截至目前在百度变革中做了最为绝然的决定。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向海龙不走,百度的转型难度很大。毕竟百度号称转型这么多年,但是他的主营业务还是依赖于向海龙的搜索广告业务,而非人工智能。所以向海龙的离开释放了一个信号,百度真的是要将人工智能的战略地位提升一个新的高度。”

迷失在移动时代

百度不是没有为变革努力。

2017年陆奇的空降是百度变革的一个信号。只是百度内部积弊已久,久到需要追溯到百度从互联网时代向移动时代的转变之初。

“我前两天专门做了一个对比,百度现阶段的市值与它2011年前后的市值差不多。而2011年正好是PC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转型的关键一年。”丁道师告诉记者,“这说明百度一直在享受互联网的红利,以前业务在PC互联网时代时,竞价排名和广告联盟赚钱太简单,如同躺着赚钱。企业在赚钱太容易的情况下,就会丧失战斗力。”

众所周知,百度出售广告的基础是流量。在互联网PC时代,百度是用户上网的主要入口。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发展,用户在自己的行为方式中越来越依赖智能终端设备。

在丁道师看来,在向移动互联网转型时,百度就失去了锐意进取的心态,导致现在百度需要用当时赚的钱来弥补他的战略失误,比如花19亿美元购买91助手,以及投资糯米网等等。

正如互联网分析师李成东所言,百度没有自己的账户体系,因而无法将其他业务嫁接进来。事实上,没有自己账户体系的百度,无法提升自身的用户黏性,以至于,百度的产品具有很强的替代性。

对外经贸大学科研处处长王永贵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 谁掌握了移动智能终端入口,就相当于掌握了线上的渠道入口。

百度选择从团购网站糯米来接入自己的O2O,已然已经晚了半拍。百度收购糯米时,美团、大众点评等团购网站早已存在,糯米在市场份额战占有方面不具有明显的优势。

“通过收购的方式来弥补战略失误的方式并没有挽救百度,多种因素导致了百度近几年的业务成功的少、失败的多。其中一个核心因素是百度对过往单一模式的严重依赖。”丁道师说道。

All in AI 的尝试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开始失去自己原以为固若金汤的流量入口。2015年,百度的总体收入增速已经呈现下跌趋势,从2017年Q4季度的29.2%下滑至2019年Q1季度的15.4%。

于是,百度开始进行变革。时间回到2017年1月17日,百度宣布度宣布正式任命陆奇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陆奇的确给百度注入了新鲜的血液。陆奇将人工智能定位百度的核心战略,撤销了百度的移动医疗事业部,将原来自动驾驶领域的三个事业部合并为一个,向其汇报工作。随着陆奇在百度的一系列动作,收购渡鸦、出售边缘业务,降低医疗竞价广告等一系列动作,百度确立了人工智能这一大的战略方向。

人工智能的故事,的确给百度的股票注入了兴奋剂,百度市值最高时接近千亿美元大关。就在人们开始对百度重拾信心时,陆奇的离职让这一切戛然而止。

在丁道师看来,百度投资人工智能的确是未来的一个机会,甚至如果能够做好的话,百度完全能够重回一线,甚至成为一个时代的领导者。“但是这里面一个前提是百度能够把人工智能做好,人工智能时代涉及到每一个行业,全面的产业链,能够进入这个网络,其想象空间要比目前任何一种互联网模式大很多。”

但是陆奇离职后的百度,让备受诟病的医疗竞价排名广告再一次死灰复燃。这样的百度,能够真正做好人工智能么?

信息流会是百度的解药吗?

百度的搜索业务,已经被今日头条和抖音等产品为代表的字节跳动公司所挑战。有观点认为,百度错失短视频这一赛道,因而百度高层开始向下追责。百度方面并未回应《商学院》对于此事的采访。但是错失短视频领域,却是不争的事实。

“头条的搜索业务在发展,百度如果不抓紧变革注定是要被淘汰。”百度内部员工们其实忧心忡忡。

接近百度的分析人士认为,百度目前广告收入不断被头条系短视频抢夺,因而不会是整顿这么简单,应该是战略上出现了失误,需要大手术,而搜索公司大概率是转型阻力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慢了半拍的百度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入口。自2017年起,百度在内部定下目标,用两到三年时间,用信息流再造一个“搜索”,希望通过信息流来提高自身的广告收入。在第一季度财报中,李彦宏也提到,信息流广告为百度的财务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帮助。

丁道师告诉记者,百度实施信息流就是因为今日头条。“今日头条做信息流成功了,所以百度反过来学习今日头条。”

然而一个现实问题是,百度希望通过信息流广告变现,在产品侧仍然不具有明显优势,百度APP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今日头条,而百度的短视频APP——好看视频,则被抖音压制。百度在用户量、活跃用户数、以及用户使用时长方面仍然与竞争对手有较大差距。

令百度担忧的还在后面。根据财报显示,百度给出第二季度营收指引在251亿-266亿人民币之间,对应同比增速为-3%到2%。这也就意味着,百度第二季度可能再次出现负增长。

经过了O2O、All in AI转型的百度,已经走在了岔路口,这一次的转型,真的能够挽救百度的颓势么?

(新媒体编辑王俊井对此文亦有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