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医院生存与发展研究

原标题:社会办医医院生存与发展研究

(本文较长,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导读社会办医院呈现“公立化”的医保依赖型特征加大信息化投入对医院实现“弯道超车”至关重要

6月28日,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发布了针对社会办医医院的抽样调研报告《社会办医医院生存与发展研究》, 2018年末社会办医医院数量20977个,医院等级占比情况为:三级医院仅占1.05%,二级医院占比11.4%,这部分医院代表了行业较高水平,是社会办医医院发展中的优质资产,他们的问题及挑战预示了行业的风向。此次调研问卷共收到92份,其中有效问卷88份,有效率为95.66%。东部占75.64%;中部占16.67%;西部占7.69%;综合医院78.41%,专科医院21.59%;三级医院48份(54.55%),二级医院31份(35.23)。有营利性医院52.27%,非营利性医院47.73%;改制医院35.23%,原创医院64.77%。本次样本回收一共涉及15个省级行政区域,占全国省级行政区域44.12%。运营数据也显示调查医院好于民营行业均值。

研究发现关键点

1.社会办医院呈现“公立化”的医保依赖型特征

2.人力成本投入同行最低

3.公立医院去编制化,才能真正落实多点执业

4.医联体帮助不大甚至反向作用

5.运营管理中遇到的核心问题是没有建立标准化的制度和体系

6.加大信息化投入对医院实现“弯道超车”至关重要

一 、 社会办医院呈现“公立化”的医保依赖型特征

调查社会办医医院绝大多数获得了医保定点资格,57.96%的社会办医医院医保收入占总收入超过50%。医保经费是公立医院的主要收入来源。据最新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数据,截止2018年各级财政对全国公立医院的直接补助已经增加到2705亿元,年均增长15.6%,去年年底全国公立医院财政直接补助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达到10%左右,剩余部分平均有60%以上来自于医保经费,此次问卷结果看大部分顶端社会办医医院医保占比已经与公立医院一致。因为对于医保的依赖,五成以上的社会办医医院在药品零加成后利润下降大于10%。

社会办医医院的定位更多与公立医院差异化的竞争,医保依赖大,长半径优势发展不足,不利于长期发展。

90%社会办医人力成本低于40%。2017年公立医院人力成本占支出排第一,占比达到34.53%,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基本达到40%以上,据梅奥医学中心发布2017年综合财务报告,支出中的65%(73亿美元)用于支付员工工资和福利,5.35亿美元用于员工养老金计划,梅奥合计近70%的支出是用于员工薪酬福利,香港公立医院的医生薪酬水平占公立医院支出的75%以上,此次问卷访谈中社会办医医院管理者们普遍认为目前管理较好的医院人力成本比例基本是30-35%,从同比结果看,社会办医医院的人力成本较低。2019年6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全国2800多家公立医院已经开展薪酬制度改革试点,落实“两个允许”(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将进一步提升公立医院待遇并提高人力成本。

可以看出一方面社会办医医院人力成本控制比较严格,员工产出比较高,但同时较低的人力资源投入对专科竞争力建设的长远发展有负面影响。

三、公立医院去编制,才能真正落实多点执业

一半以上调查的社会办医医院认为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实施帮助不明显,进一步分析主要原因是公立医院不放。

同时社会办医医院自身也存在医师待遇不高,工作平台资源缺乏的问题,无法高效吸引人才,分层分析结果显示二级及以下社会办医医院更多原因是医院待遇没有吸引力,原创性小型专科医院帮助效果不明显的原因主要是工作平台配置资源缺乏。目前公立医院医生还是单位人,有编制与医院是雇佣关系,这是突破的禁锢。

2017年的44号文里,提到全面实行医师执业区域注册,并首次提出建立医师电子注册制度,此次42号文提出全面实行医师、护士执业电子化注册制度。明确了设置医疗机构的医生范围,“允许在职或停薪留职的医务人员”申请设置医疗机构。这相当于医生设置医疗机构无需以辞职为先决条件,给予了医生更充分的自由。

去年庄一强教授在谈到广东在全省范围内放开医生多点执业新政时认为,“医生多点执业意义很大,但我一直认为多点执业只是一个过渡性的概念,它最终还是要落到自由执业上去,这才是终极目标。

四、医联体帮助不大甚至反向作用

调查对象中有七成社会办医医院加入了医联体,医联体建设是落实分级诊疗政策的抓手,目前基本由公立医疗体系垄断。对于社会办医机构而言,公立医院的医联体一直被视为一种强大的“威胁”,担心自己被排除在外而越发弱势。

由问卷数据可知,实施医联体后,疑难病例转诊更加方便,尤其是小型专科社会办医医院,病人减少的省份有浙江省、广东省、福建省、江苏省、河南省、云南省和陕西省,东部、中部、西部都有,主要在浙江省。2017年9月浙江省推进县域医共体改革,在一个县域当中,以县级公立医院为龙头,把县级医院、乡镇卫生院人财物统一打通,变成一家人,使各种医疗卫生资源在医共体内流动。这样的体系完全把社会办医医院排除在体系中外,从源头控制了病人流向公立医院,浙江省社会办医医院受到影响最大。

国家卫健委等10部委刚发布42号文的通知,促进社会办医,浙江就发布征求意见稿,支持社会办医疗机构牵头组建医共体,成为全国首个响应国家十部委促进社会办医的省份,浙江省意见稿提出,社会办医疗机构(原则上要求为二甲以上非营利性综合医院或中医医院)可以按照自愿原则,牵头组建有公立医疗机构参与的医共体。同时,社会办医疗机构(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也可以按照自愿原则加入医共体,并享有与其成员同等待遇。

此项新政实施希望可以解决社会办医医院遇到的不公平待遇。

五、运营管理中遇到的核心问题是没有建立标准化的制度和体系

面对药品零差价及更严格的医保控费,总体上77%社会办医医院认为通过提升运营效率,52%认为优化医疗服务价格,来缓解利润下降和运营压力。其中医院运营管理遇到 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建立、完善标准化制度、体系。

六、加大信息化投入对医院实现“弯道超车”至关重要

艾力彼通过智慧医院HIC排行榜,及智慧医院HIC管理实践走访了几十家三级公立医院发现,整体三级公立医院信息化常规投入占医院总收入1-3%,信息科人员配置占医院全体员工的1%,对于公立医院动辄几亿、几十亿的收入来说1-3%绝对数也是一个很大的数目,此次调研的社会办医医院信息化投入300万是一个分水岭,一半的投入小于300万,四成在500-1000万之间。高于1000万投入的社会办医医院仅占10%。参与此次调研的医院58家(67.44%)医院业务收入在1亿以上,同比信息化投入很低。同时调研医院员工总数与信息科人员配置的比对也发现,信息科人员低于总数的1%。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印发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及评价标准(试行)的通知》要求到2019年,所有三级医院要达到分级评价3级以上;到2020年,所有三级医院要达到分级评价4级以上,二级医院要达到分级评价3级以上。另外随着5G的推广应用,包含互联网医院的远程医疗服务、互联网+人工智能诊疗服务、精准高效诊疗服务、分级诊疗服务、跨区域的医疗协作等,一定会在医疗服务模式、就医方式及医疗设备装配等方面也会产生巨大变化,并对于医院信息化水平提到更高的要求。

最后此次调研我们还就未来社会办医模式和专科选择做了调查预测:

综合医院和大专科小综合为主要选择方向,优先考虑的专科主要有医养结合养老(47%)、康复医院(36%)、妇产(33%)、肿瘤(28.4%)。

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将通过持续的问卷调查,获取一手数据,希望通过分析、评估相应数据结果,进行社会办医医院生存与发展研究,供行业参考。

如需详细调研报告文稿,请联系艾力彼。

【艾力彼愿景】

艾力彼排行榜以“数字说话”为原则,多渠道收集数据,不会采信单一来源而未经清洗的数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