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产士苏格拉底

原标题:助产士苏格拉底

作者张志伟,节选自《西方哲学十五讲》北京大学出版社 / 2004

助产术

苏格拉底以他是“高贵、健壮的助产婆芬尼兰托的儿子为自豪,宣称他也“习于施行同种技术不同的是他所实施的对象是男人而不是女人,是灵魂而不是肉体,他认为自己”这种艺术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它能够以各种方式考察年轻人的心灵所产生的是幻想错觉还是真知灼见。所以,凡与他交往的人,都取得了令人吃惊的进步,但“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因为从我这里学到了什么东西,而是因为他们在自身中发现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并把它们产生出来,而他自己扮演的则始终只是助产士的角色。

苏格拉底的”助产术”也被他称为”辩证法”(dialektike)克塞诺封指出:苏格拉底注意到dialegesthai(辩证)这个词导源于人们的一种活动,就是聚在一起讨论问题,按对象的种属加以辨析。因此他认为每个人都应当下决心掌握这种艺术,下苦功去,学习它,因为每一个人凭着它的帮助,就会成为最有才干的人、最能指导别人的人和讨论时见解最深刻的人。

《西方哲学十五讲》

定价:29.5元

作者:张志伟

包装:平装

出版时间:2004-03-01

ISBN:9787301068687

版次:1

内容简介

《西方哲学十五讲》系既注意知识的相对稳定性,重点突出,通俗易懂,又能适当接触学科前沿,弓l发跨学科的思考和学习的兴趣。《西方哲学十五讲》系大都采用学术讲座的风格,有意保留讲课的口气和生动的文风,有'讲'的现场感,比较亲切、有趣。《西方哲学十五讲》系的拟想读者主要是青年,适合社会上一般读者作为提高文化素养的普及性读物;如果用作大学通识课教材,教员上课时可以参照其框架和基本内容,再加补充发挥;或者预先指定学生阅读某些章节,上课时组织学生讨论;也可以把《西方哲学十五讲》系作为参考教材。有两种事物,征服了整个精神的历史,我们愈是思索,就愈难以抑制赞叹和敬畏头上的星空和心灵的法则,从很早以前,到很久以后,这种爱将牢固地支配着一类智慧,就是哲学。《西方哲学十五讲》系的内容设计充分照顾到社会上一般青年读者的阅读选择,适合自学;同时又能满足大学通识课教学的需要。每一种书都有一定的知识系统,有相对独立的学科范围和专业性,但又不同于专业教科书,不是专业课的压缩或简化。重要的是能适合本专业之外的一般大学生和读者,深入浅出地传授相关学科的知识,扩展学术的胸襟和眼光,进而增进学生的人格素养。《西方哲学十五讲》系每一种选题都在努力做到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把学问真正做活了,并能加以普及,因此对这套书作者的要求很高。

作者简介

张志伟,1956年生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哲学系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外国哲学史浫常务理事、副秘书长。研究方向为德国哲学。学术作品有《康德的道德世界观》、《生与死》、《西方哲学问题研究》(合著,教育部推荐研究生教材)、《西方哲学智慧》(合著,教育部十五规划教材)、《西方哲学史》(合著,九五国家教委重点教材)等。

目录

第一讲 智慧的痛苦

一 什么是哲学

二 智慧的痛苦

三 问题与对话

第二讲 哲学的诞生

一 希腊思想的起源

二 希腊哲学的基本特征

三 宇宙论的问题

四 本体论的转向

第三讲 苏格拉底的问题

一 智者运动

。。。。。。

内容节选

说到这些传奇般的考古发现,有两个人的名字值得一提,一位是德国人海因里希,谢里曼,一位英国人阿图尔,伊文斯,前者是商人,后者是考古学家。

历史上人们通常把希腊文明看做是大约在公元前9世纪左右兴起的文明形态,史称“希腊古典文化”,在此之前则是《荷马史诗》描述的神话传说时代。人们都把《荷马史诗》看做是神话传说,海因里希,谢里曼却不以为然。他独出心裁地认为《荷马史诗》并不是神话传说,不是故事,那些希腊英雄确有其人。于是,谢里曼从1870年开始,把经商得来的财富用于考古发掘,试图证明《荷马史诗》中所记载的都是确凿的历史史实。虽然在考古学方面他是半瓶子醋,而且对许多考古发现的解释都是错误的,但是谢里曼非常幸运,他的独出心裁的猜想产生了丰硕的成果,《荷马史诗》中的许多故事和人物被证明都具有历史的意义,这些发现立刻轰动了全世界。谢里曼并不满足于这些惊人的发现,他要寻找传说中的米诺斯国王的王宫,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不过米诺斯王宫并没有沉寂多久,十几年之后,英国考古学家阿图尔·伊文斯在1900年带领150名工作人员对克里特岛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发掘。结果,人们终于发现了克里特-迈锡尼文明,这一发现一下子把希腊文明的起源向前推进到了公元前3000年左右,这就使我们掌握了可能连希腊人自己都不知道的历史真相。

有人可能会问:这些考古发现与哲学有关系吗?

长按二维码购买张志伟《西方哲学十五讲》

苏格拉底在施行助产术时所采用的方式是问答法,即通过发问与回答的形式,运用比喻、启发等手段,使对方对所讨论之问题的认识从具体到抽象,从特殊到普遍,一步步逐渐深入,最后得出正确认识,生下自已孕育的真理胎儿。这种方法,一般被总结为四个环节:反讥、归纳、诱导和定义。

“反讥”是助产术的第一步,指通过反问揭露对方谈话中的矛盾或漏洞。之所以首先要反讥,是为了打掉对方自以为是的傲气,迫使他承认对原以为十分熟悉的东西实际上一无所知。因为只有以”自知我无知”的心态出场,才有可能接受手术。“归纳”是助产术中引导方向的重要步骤。它通过对答问者具体而片面的意见的否定,一步步地将其导向普遍的、确定的、真实的知识。“诱导”是助产术的实质,也可以看做是狭义的助产术,它通过启发、比喻等方式,帮助对方说出蕴藏在头脑中的思想,进而考察其真伪。这是苏格拉底助产术的精髓所在,即不把观点从外面,强加于人,不盛气凌人地宣旨颁诏,而是让对方自己去领会和体悟。”定义”一是助产术所要达到的目的,即通过对所论德性的共同性质做出说明,获得确切的概念性认识,并牢牢掌握它,由于苏格拉底一直以助产者而不是生产者自居,所以,虽然他广泛地与人讨论勇敢、节制、友谊、虔敬等德性问题,但从未下过一个绝对的定义。这不仅是因为他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助产术的过程中,而且也预示着哲学问题是永恒无解的,故思想永远在追问的途中。

为追求绝对的确定性的知识,苏格拉底把他的助产术运用于不同对象,讨论了各种问题。我们以《拉刻斯》篇中对”勇敢”的讨论为例。拉刻斯是当时有名的将军,自以为对勇敢十分了解。当苏格拉底问他什么是勇敢时,他觉得这问题很简单:“一个能坚守岗位,与故拼搏而不逃跑的人,你就可以说他是勇敢的。”苏格拉底对他的回答进行反讥,认为他仅谈到了重装步兵,没涉及骑兵,更没涉及航海、疾病、贫困、公共事务等领域的勇士,因为勇敢是表现在多方面的,如在快乐、痛苦、欲望、恐惧方向,都存在着勇敢。通过归纳,苏格拉底接着要他回答一般的勇敢是什么,即在所有这些行为中都共同的性质是什么。拉刻斯修改了前面关于勇敢的说法,认为勇敢就是灵魂的忍耐。苏格拉底又对这个答案进行了驳斥。因为忍耐分智慧的与愚蠢的,只有智慧的忍耐才算勇敢,而且还要分析在什么事情上智慧,不能笼统断定。经过步步诘问,苏格拉底迫使拉刻斯承认自己对勇敢一无所知,深感苦恼,并表示虽然不习惯这种研究方式,但却产生了浓厚兴趣,愿意继续研究,毫不气馁。

苏格拉底的这种方法直接为柏拉图所继承和发展,不仅对哲学也对后来西方整个的教育思想和教育方法产生了重要影响,黑格尔更是将这种对话内在化于精神之中,将其发展为详尽完善的形证法体系。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苏格拉底通过他的定义推进了理念论的产生”。事实的确如此。因为苏格拉底的方法目的是将普遍的东西提到首要地位,通过反讥、归纳和诱导的反复论证,追求一种绝对的、永恒的共性,追求最高的德性——善的最终把握,并把它看做比个别的、特殊的东西更加真实的存在,这无疑为柏拉图理念论的产生奠定了基础,指明了方向,不过亚里,士多热也指出,苏格拉底并没有把普遍或定义从特殊事物中分离、出来,是他的后继者才使它们分离并称之为理念,面这种分离,正是我们在理念论中所发现的种种困难的根本原因。

苏格拉底之后不仅有“小苏格拉底学派”,人们甚至将柏拉图和亚里上多德称为”大苏格拉底学派”,他的思想对后来希腊哲学的影响由此可见―斑,苏格拉底与释迦牟尼、孔子和耶稣等人并称为人类的导师,在西方哲学史乃至整个人类思想史上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

苏格拉底死后,他的众多弟子由于对老师观点理解不同等原因,形成了许多派别。因为柏拉图的思想博大精深,所创立的学园在规模、成就和影响等方面都是别人所无法与之比拟的,所以哲学史上一般把苏格拉底的其他学生所创立的派别统称为”小苏格拉底学派”,以区别于柏拉图这个大门派。

小苏格拉底学派虽然一致认为最高的德性——善是人生的目的,但是在究竟什么是善的问题上,却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和主张。在这些学派中,思想特色鲜明,对后世哲学有直接影响的有三个,即麦加拉派,昔兰尼派和犬儒派,由于他们的著作皆已遗失,间接材料也不多,本节只能作―概述,主要目的在于勾勒思想发展的传承脉络。

麦加拉派:善即存在

麦加拉派因其创建于西西里岛的爱加拉城而得名,按它的思想特色,也被人们称做辩论深和辩证法家.它的创始人是欧克里德(Elukledes,约公元前450一前380),重要代表有欧布里德(Euboulides,公元前4世纪)等人。

麦加拉派在阐释苏格拉底的思想时深受爱利亚学派的影响,并且试图将两者结合起来。因此,它有两人鲜明的特色,一是把善等同于巴门尼德的存在,二是能言调辩,提出了不少著名的辩题。

欧克里德认为善即是存在,它是一种道德实在。虽然人们用诸如明智,神、理智等等名字来称谓善,但它实际上就是一。一切与善相反的东西,他称之为非存在,认为应该统统据弃,善也是不动的,正因为善是不动的一,所以只有思想才能认识,感觉在此不仅无能为力,而且是骗人的。

正如芝诺为捍卫巴门尼德的观点而提出了许多论证一样,欧布里德为证明欧克里德的观点,进一步说明感觉事物的虚假性,也提出了许多著名的论证,如”说谎者”、”隐藏者”、”谷堆"和”秃头”等。”说谎者"的大意是:有人说:"某人说他在说谎,他的话是真还是假?”如果这句话是真的,他真的在说谎,那么,这句话就是假话,因而不是真的;如果这句话是假的,那意味着,他没有说谎,这句话就是真的。”隐藏者”的大意是:有人问:”你认识你父亲吗”答曰:”认识";又问:”你认识隐藏在幕后的那人吗?”答曰:”不认识”;问者说:幕后就是你父亲,所以你不认识你父亲。”谷堆"是说:一粒谷不成堆,再加一粒仍不成堆,在什么时候再加一粒而成堆呢?”秃头”则相反:掉一根;发不成秃头,再掉一根也不成,掉到何时才成秃头呢?显然,这些论证的情形不尽相同,有的是利用概念的灵活性玩文字游戏,有的则反映了质变和量变的转化关系,因而在逻辑史上有一定的意义。

麦加拉派对可感事物的不信任态度和论辩方式,对晚期希腊的怀疑主义有很大影响。

普兰尼派:善即快乐

昔兰尼派因其创始人阿里斯底波(Aristippos,公元前435—前350)出生于北非的昔兰尼城而得名。他与苏格拉底交往较多,也书悉普罗泰戈拉的学说。

昔兰尼派的特点,一是快乐原则,二是实用倾向。他们把苏格拉底的善规定为快乐,认为寻求快乐是人的本性,即使是从最不光彩的行为中产生的快乐也是善的,因为虽然行为不合理,但是它所产生的快乐却是人们所希求的,因而是善的。在他们看来,”目的”不同于”幸福”,目的是特殊的快乐,幸福则是一切特殊怏乐的总和。其中包括过去的和将来的快乐,人们追求特珠快乐是因为它自身,追求幸福则不是因为它自身,而是因为特殊快乐。肉体的快乐远胜于灵魂的快乐,所以,他们注重的是肉体而不是灵魂,一旦快乐来临,就应尽情享受。

昔兰尼派厌恶抽象思辨,注重实用。他们认为灵魂的状态可以为人把握,但由以产生这些状态的对象却是不可知的。他们放弃了对自然的研究,因为自然显得是没有确实性的。没有什么事物在本性上是正义的、可敬的或卑劣的,一切只是约定和习惯的结果,正因为如此,他们崇尚感觉和感受,鼓吹善即快乐。

昔兰尼派的快乐论,被晚期希腊伊壁鸠鲁的幸福主义所继承,虽然后者的哲学基础和快乐含义与前者不尽相同。

犬儒派;善即节欲

犬儒派由于其创始人安提斯塞尼(Antisthenes,约公元前445―前360)经常在一个名为库诺萨各(Kunosarges,意为“白犬”)的体育场与人交谈而得名,不仅如此,“犬儒”这个名称也标志着他们生活方式的特点。犬儒派的另一重要代表是西诺普人第欧根尼(Diogenes,约公元前404―前323)。

《西方哲学简史(修订版)/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

定价:38元

作者:赵敦华

包装:平装

出版时间:2012-07-01

ISBN:9787301207628

丛书名: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

外文名称:A Brief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版次:2

开本:16开

内容简介

哲学史不提供现成的真理,它“是一系列高尚的心灵,是许多理性思维的英雄的展览”。

西方哲学史是哲学家们爱智慧、求真理的探索过程;理解历史上任何一个哲学家都要首先理解他的问题。为了体现这样的哲学观和哲学史观,《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规划教材:西方哲学简史(修订版)》选择了形而上学、认识论和伦理学的一些基本问题作为关注的焦点。这些问题的提出、转变和持续,以及围绕它们而展开的争论和所达到的结论,正是《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规划教材:西方哲学简史(修订版)》的线索所在。

作者简介

赵敦华,比利时卢汶大学哲学博士,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主要学术兼职有: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哲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之一),教育部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外国哲学史学会理事长。著有《基督教哲学1500年》、《圣经历史哲学》、《回到思想的本源》、《西方哲学的中国式解读》、《人性和伦理的跨文化研究》、《当代英美哲学举要》、《西方哲学通史》、《现代西方哲学新编》、《西方哲学简史》等著作十余部,多次获全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奖和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2009年获“第五届高校教学名师奖”。

目录

修订版前言

前言

第一章 希腊哲学的精神和问题

第一节 希腊哲学的非宗教精神

希腊神话世界观的特征

自然哲学的基本观念

第二节 希腊哲学的思辨精神

诧异与思辨

第二章 早期自然哲学

第一节 伊奥尼亚派

安提斯塞尼虔信苏格拉底,每天行40里去听课,从他那里学会了忍耐,并着意摹仿他对情感的冷漠,由此开创了犬儒的生活方式。他把苏格拉底的善理解为节制、禁欲。他证明德性是可传授的.只有德性才高贵。德性自身足以获得幸福,除了苏格拉底的力量外,它另外不缺少什么,德性是行为的事,不需要太多的道理和学习;有智慧者是自我充足的,因为其他一切善都属于他。有智慧者在公众面前不是根据已设定的法律行事,而是根据德性律行事。智慧是最牢固、最可靠的堡垒,既不能被攻破也不能被出卖。

第欧根尼是安提斯塞尼的学生,他是实践犬儒派哲学的典型,并自号为“犬”。他四处游荡,衣衫褴褛,住在雅典的大街和市场上,有时也睡在木桶里。据说亚历山大大帝遇到他的时候,曾经同情地询问能够为他做些什么。第欧根尼的回答是;请你让开,你挡住了我的阳光。在第欧根尼看来,人应当选择与自然本性相符的工作,而不做无用之功。在生活中,一切事情只有通过努力实践才有希望成功,实践能克服一切困难。他声称自己的生活方式与赫拉克勒斯一样,爱自由胜于一切。他认为一切事物都是有智慧者的财产。他嘲笑高贵的出身、显赫的名声及诸如此类的东西,称它们是邪恶的艳丽装饰。他主张抛弃音乐、几何学、天文学等的研究,把它们视为无用的和不必要的,犬儒派的主张和行为反映了一部分穷苦民众对现状的不满和对希腊“文明"的厌倦,从而以极端的消极手段来表示对社会的抗议。到了晚期犬儒,玩世不恭、恬不知耻的作风越来越泛滥,从而激起了人们普遍的厌恶,犬儒派关于人应按照自然而生活的禁欲主义原则,得到了晚期希腊的斯多亚学派的发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