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婴谈叔叔周作人,说他卖国不是偶然的,他连母亲都不孝

原标题:周海婴谈叔叔周作人,说他卖国不是偶然的,他连母亲都不孝

许多年前的一天,我走进北京22号部长楼周海婴的家。

那天,我们谈起了周作人。话题是我先提起的,我说:“你们老一辈的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作为鲁迅的后人,您是否和周作人的后人有来往呢?”

周海婴轻轻笑了一下,说:“很难。我曾想就祖父和祖母合葬的问题,与他们联系,因为这是祖母生的愿望。

作者关捷与周海婴

但周作人的儿女大多不在了。再一代,也不大好联系。历史的伤痕太重了,没有办法。

我曾试图努力,但失败了。刚解放时,我和母亲搬到北京。我去八道湾看望二叔周

作人,我就是想恢复关系。是川岛叔叔陪我一起去的,可是,我敲开了门,羽信子出来

了,我说我是周海婴,羽信子听了破口大骂,骂得非常难听。周作人连出没有出来。我只好走了……”

周先生接着说,周作人这人非常自私,他后来卖国不是偶然的,因为他对自己的母亲都不孝。这一点甚至在在国民政府判他罪的时候,也算了一条。兄弟失和后,周作人不叫母亲为母亲,而是“鲁老太太”、“鲁迅的母亲”。

我祖母有病,他也从来不去看。其实,鲁迅虽然挺憎恶这个弟弟,但实际上,仍很关心他。每在报章上发现他写的文章,都要认真看,并且非常赞赏,认为他写得好。可是,周作人对鲁迅,却没有这样的感情。鲁迅逝世后,给他拍电报,他反应冷漠。当祖母说:“老二,我以后就靠你了。”他竟然说:“我苦哉我苦哉!”祖母后来绝望地说:“老二如此昏聩!”抗战期间,母亲许广平无法给祖母寄钱。祖母没了生活来源,逼得朱安(鲁迅前妻)要卖鲁迅手稿。周作人不管不问。许广平后来写信给周作人,请他先拿出钱来,垫上。千万不能卖鲁迅的手稿。一声声地叫他“二先生”求他。他这才同意。

谈到周作人变节,周海婴说:“投敌之前,他家的门前就挂了日本的国旗了,当时,还发生一件血淋淋的家庭死谏事件。”

周丰三是三叔周建人的幼子,和母亲芳子一道寄居在八道湾。当时,他虽还是个中学生,却很有爱国思想。他经常耳闻目睹二伯的所作所为,心是非常不赞成。在周作人附逆倾向越来越明显时,周丰三多次劝说,请他悬崖勒马,不要去当“华北行署”的什么大官。但周作人丝毫听不进去。那时,周丰三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眼看劝说无效,最后竟想到“以死相谏”。那天爷几个喝酒,周丰三拔出手枪,苦苦相谏。二伯不听,他就向自己开了枪,死在了周作人的面前。但周作人不为所动,还是投到了日本人的怀抱。

解放后,周作人对鲁迅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一口气写了近200篇散文结集出版《鲁迅的故家》、《鲁迅小说里的人物》两书。他的用意,还用我多说吗?

这就是周作人。(大连老张转自“盛京关捷博客”,在此向关捷老弟知会一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