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张伟:交五险一金的摇滚男孩

原标题:大张伟:交五险一金的摇滚男孩

距离大张伟喜提某电视台编制,加入王牌综艺节目主持人阵容已经整整3年。这个曾经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摇滚男孩,如今也已经是交着五险一金的电视台正式员工了。

以前他说:"我有段时间的梦想就是做主持人,只需要讲笑话就能有编制、每周还有稳定工作,多好啊。"加入天天一年的时候他又说:"天天简直让我太踏实了!"

从出道到成名,从过气到翻红,36岁大张伟的前半生,是他跌跌撞撞的自我成长,也是中国乐坛一路向前的现实缩影。

01.《稻草上的火鸡》

「尽管把自己活成网络神曲,

也曾是个愤世嫉俗的摇滚少年」

大张伟,一个出场自带bgm的北京人儿,伴随"我怎么这么好看,内内个内内"出现的,还有他五彩斑斓的头发和穿搭。

大张伟在北京胡同儿里出生长大,虽然现在的他看起来没个正形儿,但小时候却是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他获得过北京市少年独唱第一名,四年级的时候在俄罗斯的儿童声乐比赛中拿了二等奖,五年级开始随少年宫出国访问演出......

尤其是,大张伟曾经还被评为"全国六大智慧少年"之一。虽然这头衔听起来相当捧杀,但大张伟14岁开始学吉他,15岁组乐队就以一首原创的《放学啦》红遍全国的水平,绝对不是普通人办得到的。

在那个用录音机听歌,大街小巷都放着《无地自容》的90年代,摇滚是中国乐团最具生命力和影响力的音乐,无疑也影响到了当时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大张伟。

14岁的初三生大张伟受黑豹乐队窦唯的影响,爱上了摇滚,想成为痞子,这是他踏入音乐世界的初衷。

黑豹乐队和王菲

1997年,未满15岁的初三生大张伟开始学吉他、组乐队;

98年2月,在酒吧演出时被经纪人红枫看中,正式成立了中国第一支未成年摇滚乐队——花儿乐队。

随后的一年,《放学啦》和《四季歌》风靡全国,这三个平均年龄只有16岁的孩子,在当时被媒体视作天才少年乐队。

那个时候的花儿乐队,还不是《嘻唰唰》时期被家长视为眼中钉的不良少年。他们于1999年发行的首张专辑《幸福的旁边》,唱着属于青春的迷惘和忧郁,也唱着孩子气的梦想和喜乐。

花儿乐队

这张专辑里的歌曲,全部都是由十四五岁的大张伟原创作词作曲。其中一首《静止》,还被杨乃文、苏打绿和莫文蔚翻唱过:

"我怀疑人们的生活 有所掩饰

嗯 垂死坚持 嗯 全消失

寂寞围绕着电视 垂死坚持 在两点半消失

多希望有人来陪我 度过末日"

而我最喜欢的是那首《稻草上的火鸡》:

"我很羡慕它 因为它没有思想 也不用争抢

它很害怕我 因为我喜怒无常 可能随时会开枪"

稻草上的火鸡,看上去好像是无厘头的意象,但这首歌里其实写出了大张伟的很多心声。这个15岁的少年,刚刚接触摇滚和乐队,甚至还不懂得乐理知识和写歌技巧,他凭着一腔热血去横冲直撞,竟然也撞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那一年,花儿乐队走红,《幸福的旁边》也成为最畅销的摇滚乐唱片之一。在摇滚乐队的黄金年代,小小少年大张伟开始崭露头角。

不说"天才",但在音乐这条路上,"智慧少年"大张伟的确属于赢在起跑线上的存在。

少年时期的大张伟

02.《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败我》

「人生啊,

就是五彩斑斓的黑」

当然了,如果命运这么轻易地放过一个人,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大张伟了。

大张伟人生中有两个转折点:一个是2001年和新蜂解约,另一个是2009年花儿乐队解散。而这两个转折点也恰恰与中国乐坛的走向息息相关。

时间伴随着台湾流行音乐席卷大陆,正式进入了21世纪。看起来疯癫但光鲜亮丽的宝岛偶像,成为了在年轻人圈子里最受欢迎的娱乐明星。而一众选秀节目,也给了年轻男孩女孩们实现音乐梦想的机会。

而此时的摇滚乐正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受众群体的转变,也让摇滚渐趋没落成"小众音乐"。在这个时候,刚有起色的花儿乐队不得不面临眼前音乐市场的四面楚歌,怎么办?解约,转型,这是大张伟直觉做出的决定。

脱离新蜂的花儿乐队,其实沉寂了很久之后才重新出现。这一次,他们加入了新的成员,也不再唱纯粹的摇滚。他们开始唱起了吵闹而洗脑的流行音乐,比如《嘻唰唰》,比如《穷开心》。这样的转变让大张伟的名号一下子红到了家喻户晓,但也让"肤浅"和"不正经"代替了他身上"天才"的标签。

四人组时期的花儿乐队

为什么呢?有人说是为了钱,也有人说是为了红。

但人在做重大选择的时候,能决定选择的因素往往很复杂。大张伟说他想红,喜欢别人的关注,没有通告的生活会让他极其不安;他又说自己需要钱,父母下岗以后,他也得接替起生活的重任......

采访中大张伟的自述

至于音乐的因素,他的说法是"不想活成一个炮仗"。他依然是那个喜欢摇滚的朋克男孩,但只会愤怒唱歌的大张伟又不是他。所以就有了2005年的《嘻唰唰》,他要把音乐和娱乐结合——是取悦别人,也是自我疗愈。

然而这场转型的"花期"太短,花儿乐队很快也走到了结局。

2006年,抄袭事件爆出,花儿乐队成为众矢之的;2007年,乐队成员打架事件爆出;2008年,吉他手石醒宇离开乐队;2009年,花儿乐队正式解散。

花儿乐队打架被偷拍事件

乐队解散之后的大张伟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低谷。

从2009年到2013年的五年时间,大张伟好像淡出了公众的视线,歌红不了,演出接不到。他在采访时说到,他感觉那段时间的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绝望透顶。

大张伟《破灭》的歌词

03.《人间精品起来嗨》

「大张伟:

综艺时代的受益者」

时间进入10年代左右,也就是业界人士所认为的"乐坛的没落"阶段。韩流的风把国内娱乐圈扫荡了一轮,与此同时,综艺节目真人秀也成为了新的热潮。很少还会有人仅仅专注于写歌发歌——毕竟无论综艺圈还是影视圈,哪个不比音乐圈赚钱?

成立于2012年的韩团EXO

属于大张伟的转机,出现在2013年。

在大张伟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某卫视模仿节目组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随后,大张伟在节目中惟妙惟肖的模仿让公众再次注意到了他:啊,是花儿乐队的大张伟,原来他是这么搞笑一人!

大张伟模仿郑钧演唱《灰姑娘》

大张伟和白凯南组合模仿的《百家讲坛》

为了演好易中天,他每次做倒膜都要花至少7个小时,一动不动。

《百变大咖秀》上扮丑卖怪的大张伟,打开了他作为"综艺咖"活跃在人们视线中的大门,他作为搞笑艺人的才华得到了认可。所以也有人说,大张伟是综艺娱乐时代的受益者。

后来大张伟又录了多档综艺,光2016年就录了几十个节目。但无一例外,他扮演的都是"综艺小丑"的形象——"怂货"也成为了大张伟新的标签。但他说:"无所谓,毕竟钱我得赚。但我还是会以唱歌为主,至于你们听不听我管不着。"

大张伟坦诚《贝尔》时期是他人生最痛苦的阶段

全新出发的大张伟,每天都穿着"五彩斑斓的黑",讲着出口成章的段子。但他的音乐,也得到了重新出发的机会,走到我们的面前。

04.《阳光彩虹小白马》

「中年危机提前到来的大张伟:

"音乐是我自我治疗的方式"」

"人生就是六个字——怎么着都不行"大张伟开着玩笑说出了这句话。之前在采访中他也说过:"我从二十多岁就有中年危机了,到现在一直都有。"

大张伟在《即刻电音》中的剖白

《天天向上》中有一期做了焦虑自测量表,结果显示大张伟的焦虑倾向非常明显。

大张伟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说到自己是一个渴望被需要的人。

少年成名的经历,让大张伟早早就享受到了被关注的快感。而当关注突然不在,他的音乐也不再有人关心,他就开始焦虑和不安。曾经那段低谷期,已经让极度敏感的大张伟饱受大众"冷暴力"的折磨。导致他往后的人生,也就会像得了PTSD一样,焦虑随时可能来袭。

在2018年的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演唱新歌《阳光彩虹小白马》的时候,大张伟明显状态不对,表演过程中无法控制表情,一度忍不住哽咽和扶额。但唱到后面,又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振作了起来。

而关于这首歌,其实也有渊源。当时大张伟在录制《跟着贝尔去冒险》的时候一度非常消沉,他的队友安慰问他:"你现在觉得什么最美好?"他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阳光彩虹小白马》,所以后来也有了这首歌。

大张伟在很多采访中都说过,他写完后开心到给自己鼓掌的歌有四首,《破灭》、《穷开心》、《人间精品起来嗨》,还有这首《阳光彩虹小白马》。

《阳光彩虹小白马》歌词

从歌里感受到治愈的听者

"音乐是我自我治疗的方式。"这句话大张伟说过很多次。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有点玄乎,但事实证明这个方式对他的确有用。

他在属于摇滚的年代唱《破灭》,在流行音乐的时代唱《嘻唰唰》,在浮躁而难熬的综艺时代唱《阳光彩虹小白马》——大张伟的这一路,不断向时代妥协,也不断逼自己改变,直到中国乐团也在他身上留下了变迁的缩影。

但对于音乐,他说:"我不会变,如果我不一样了是对你们的亵渎。"

大张伟说:"交五险一金的稳定工作才能让我感到踏实"。但事实却是,有机会用音乐唱出自己的人生才能让他感到踏实。

音乐可能就是大张伟生命里的"五险一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