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拦我,我要给这剧里的“李彦宏”泼冷水

原标题:别拦我,我要给这剧里的“李彦宏”泼冷水

作者 / 郑小玲

霸道总裁爱上我之我们都有伴侣还能不能相爱?

幻想着能看到台版《昼颜》或《春夜》的娱sir,打开了《我们不能是朋友》。 然而,却对这部打着大尺度=人性写实的绝美爱情故事,很失望。

《我们不能是朋友》改编自作者阿亚梅的同名小说,由郭雪芙和刘以豪主演,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均可以收看,目前已经更新到了第10集。

导演冯凯对这部剧的描述是: 社会爱情写实情色温馨感人。 爱情和情色尺度是有的,勉强温馨但还没到感人的地步,至于社会和写实,不敢妄加揣测,万一人家理解的社会和写实和我们的不一样呢?

作为今年得到热烈讨论的第二部台剧,《我们不能是朋友》从海报开始就热烈又直接,不得不承认,春光旖旎的确吸引了很多观众的注意力。

但“从话题深度另辟蹊径,探讨婚姻、道德和人性等社会问题”撇开探讨婚姻,这样的好评看起来像是从隔壁《我们与恶的距离》组复制粘贴过来的。

《我们与恶的距离》目前在豆瓣得到了超过11万豆瓣用户给出的9.5高分好评,本年度华语剧集最佳。 距离上次高光的时刻了,台剧沉寂了7年之久,上一部得到了全网讨论的还是林依晨与陈柏霖主演的《我可能不会爱你》。

无论是主题的探讨还是几位演员的演绎,《我们与恶的距离》的确可以说是台剧近几年难得的上乘佳作之一,但《我们不能是朋友》,只不过是批了一件解析人性外衣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王思聪并不会爱上跳进河里捡苹果的姑娘

都9102年了,女主角依然在等待帅气、多金、深情专一的白马王子救赎,然后你告诉我,这反映了当代现实? Excuse me?

故事题材来上讲,《我们不能是朋友》的剧本设定与《春夜》几乎一致,讲述的都是两位主角在有伴侣的情况下爱上了对方的故事,立意都是探讨当代成年人的情感问题。

话题争议性足够,在目前这个盛世如你所愿的大环境下,有禁忌话题突围,备受关注容易理解。 但光有话题争议就能得到8.2的评分,我不禁要怀疑,我们是不是对台偶有年代滤镜?

隔壁南韩的《春夜》,导演安畔锡是情绪型,叙事细腻,胜在人物内心刻画,可惜节奏过于缓慢,总体无功无过。

但到了《不能是朋友》则直接变成了廉价猎奇故事,没有逻辑到难以理解——且不问为了捡一个苹果(虽然这个苹果折合人民币2000+)跳进河里合理不合理,偶像剧向来没有合理性这个东西,王思聪会毫不犹豫的爱上这位跳进河里捡苹果的姑娘吗? 明显不会。

灰姑娘型的傻白甜女主搭配创投CEO霸道总裁,在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刘以豪穷追不舍,睡一晚便宜八百万把这个房子卖给郭雪芙。 这样的故事,并不会因为他们各自有对象而有所不同,本质上,这就是一部“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

贴着“很欲”“婚前出轨”“三观尽毁”这样吸引眼球的标签,最多掰扯到人和性。

而目前的十集,除了男主让女主“陪我睡一晚给你8百万”这种“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的老晋江梗以外,比起《春夜》里丁海寅的纠结犹豫、愧疚、小心翼翼和百转千回,男主褚克桓仿佛时刻在上演PUA进群宣传片。

如果你还不知道PUA是什么,为了保命,建议女性同胞们都深入了解一下。

朋友们注意了,性骚扰就是性骚扰,跟对方长什么样一点关系都没有,男女都一样。 现实里,就褚克桓那些举动,不论是不是像刘以豪演的那么帅,觉得受到侵犯就应该果断选择报警。

男主甚至还上演了抽签挑选女性过夜,不同意也不行的这种犯罪戏码? 抱歉,本霸道总裁爱上我10级爱好者只能给这部剧一星。 《昼颜》还努力讲述了心灵的契合,《我们不能是朋友》想表达的难道就是找个有钱人就嫁了?

四人共处一室,两两拥抱,原本期待会有类似《空房间》里的中景画面凸显矛盾,导演却给了两个男女主脸部特写,他太清楚观众喜欢看什么——郭雪芙的甜美和刘以豪的帅气。

拍偶像剧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打着耸动的出轨和人性标签来吸引眼球,就是你的不对了。

用消费主义、曲解的平权概念绑架情感题材,将开放跟滥交划上等号,用约炮来追求两性平等,难以置信,时至今日,影视剧在刻画当代两性情感问题上,依然如此的片面。 假装有深度的玛丽苏,都是耍流氓。

事实上,想要探讨当代成年人感情,把女主换成不追求稳定关系的女二韩可菲,《我们不能是朋友》或许还能有点意思。

剧本设定也很简单: 褚克桓这个渣男,与女友10年的感情日趋冷淡,在毫无激情的情况下,碰到像韩可菲这朵热烈的玫瑰,她性感、美艳、不追求稳定的关系只寻求刺激,两人本来都只想玩玩,结果越陷越深发现爱上彼此。 这样或许还能有点日剧探讨人性的味道。

沉寂了7年的台剧

能否靠现实题材重回巅峰?

《我们不能是朋友》肯定与解析人性和现实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台剧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我们与恶的距离》《我们不能是朋友》两部剧集的全网讨论盛况,恍惚间,让人想起周末在家支着锅、端着饭追华视的岁月。

(风靡亚洲的《流星花园》)

曾经很长的一段岁月里,台湾电视剧凭借偶像爱情题材风光无限,《流星花园》《王子变青蛙》《恶作剧之吻》《命中注定我爱你》等等,这些剧集至今都是翻拍剧的重要IP。

其中《流星花园》韩国一版,日本一版,内地更是钟情,翻拍了2个版本; 《恶作剧之吻》更是让日韩拍了一版又一版,从金贤重到古川雄辉,捧红了一个又一个主演。

2008年的《命中注定我爱你》,以10.91%的平均收视打破偶像剧收视纪录,成了当年台湾地区电视剧收视冠军,海外版权卖到了15个国家和地区。 台偶最后的高光时刻,是2011年八大电视台自制的《我可能不会爱你》。

当年,这部剧在台湾本土的收视率达到2.8%; 次年,横扫金钟七项大奖,帮林依晨脱掉了傻白甜标签,成功完成转型; 目前,豆瓣评分8.6,由近16万豆瓣网友给出。

2012年,该剧在湖南卫视播出,以豆瓣8.9、收视率1%的成绩收官。 但同时台湾市场也正在被《甄嬛传》的热潮席卷。

自此之后,台湾再无剧集能超越《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口碑和热度,台剧以肉眼可见的颓势进入了长达7年的“静默期”。

直到今年《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出现,把台剧等于偶像剧的标签撕下,那段引发全网讨论的贾静雯哭戏,证明了台剧在现实题材领域的功底和可能性,这是一次内容的成功转身。

事实上,除了《我们与恶的距离》,台剧在对人性的洞察和社会问题的关注上已经努力了好几年。

2016年,王小棣、蔡明亮、陈玉勋等人力邀蓝正龙、杨丞琳、吴慷仁等实力派演员推出“植剧场”——系列台湾单元剧和台视周五优质戏剧合集。

根据介绍,“植剧场”由8部剧集组成,每部6至7集,每集大约90分钟,剧集长度大幅度缩减,剧集题材也摆脱了原先的偶像言情类,分为了爱情、惊悚、灵异以及原著改编四大门类。 腾讯2016年引进的《荼靡》就出自“植剧场”,该剧在豆瓣的评分也达到了8.6(25907)。

“植剧场”主导者之一的王小棣曾说: “过去在台湾,一般做电视剧的预算少,所以没钱做后制等部分,就只能恶性循环回去写类型剧。 但如果我们永远不做,台湾就真的再也不会做电视剧了,所以植剧场必须跨出这一步”。

尽管烧了2亿新台币的“植剧场”最终惨淡收尾,但如今,在HBO的加持下,台剧借着《我们与恶的距离》以全新的姿态回归到了大众视野里。

于此同时,内地视频平台(腾讯视频为主)实现接连上线,甚至实现同步播出,至少释放了一个信号: 平台与港剧的合作一直没什么水花,台剧重回内地市场的机会可能来了。

只不过,要想抓住机会,《我们与恶的距离》是一个良好的案例,而《我们不能是朋友》应该只是占了抓人眼球标签的便宜和前者的东风。

近期热文

分账网剧 | 短视频分账规则

杨天真的业务能力 | 《比悲伤更悲伤》市场分析

男性攻占美妆市场 | 音乐综艺十五年

虚拟偶像

商务合作 / 转载 / 加入社群 / 约稿

请联系微信ID:

358894069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

爆料寻求报道加微信号:35889406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