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们又去看了海

原标题:最后,我们又去看了海

庭屹,女,渝东人,居成都。

图书馆脱体似蟫虫,咬破他书帙。——唐.寒山

正在发生。蠹鱼也叫白鱼。它悠游

盘腿书架上,只为窝在晨曦里拍灰尘。

并于雪茄书签里列书单,比如《怎么办?》

它爬过木格书架,要翻过一座座实际的

山脉。对它来说,恰因微小而突显庞大。

它的雄心不限于此。被它喘粗气踹踏过的

贯绝古今的人名,一个比一个醒脑,提神。

在市中心,图书馆的好处是缄静。有谁会

无事磨亮银针,非要去水磨石地面抖落出响声?

而受秋风指使故,街面上出动的银杏树会。脱体

剌剌似某部活过来的花镜,一心要考据蝴蝶标本。

2018.10.

观察者

在梦中经年,他所干的大概有:诵读异国

分行,挥拳摶击风车,实在避不开,有时

也免不了哼唧出可疑悲凉的顺句,也许来

自童年某场石榴裂开的石榴汁印记。总是

尽可能地迟睡。警醒,像是始终不愿轻易

去到梦中照看一群散逸马匹,拒绝听任风

鼓吹而起,黑铁蹄钉落下来;警惕着黑夜

会随时凑过来熄灭一场灯火,所以要不停

拿出火机标注绿萝般野蛮垂幕,为停留在

热度之焰,为与一颗跳转开去的星辰明亮

地攀谈。当黑夜关闭观察者眼睛里虹膜的

黑洞悬崖,这时方便他看到流泉中的豹子。

2019.5.

Point Loma Sunset丨Maurice Braun丨1912

丢手绢

我们手拉手蹲下来围成圆圈。

拿手绢的人双脚锥进圆心,手舞

手绢像挥动着一只喘息的白鼠。

我们唱歌:“丢——(为了韵律)

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

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捉住他,

快点快点捉住,他!(为了韵律)”

拿手绢的人获得权利绕圈奔跑,

蹲下来的人脸上冻住一朵诡异花朵在

稀薄地绽放。每个人都警惕脊柱

背后背运降临。而同时间我们对

游戏程式中事不关己的施加,在眼前上演的

小心思恶作戏,齐齐保持守口如瓶。为了

将游戏进行下去,我们自如地转换角色,

追逐,我们是目击者、施加者和被施加者。

2019.6.

这世界,落下修辞铁屑

没有比大地更辽阔的虬曲舌根翻花样吐出厚腻

苔藓。林子里整场松涛都疯了,整座剧院在上演

火舌撩动于火焰,四处坚壁夯筑时间的嘘声。

虚设,这世界事物为落下修辞铁屑,斑驳旧迹

自斑马线龛进同一款河流同一款斑马嘶嘶的轰鸣。

2019.1.

必要练习

这一刻我有些惊慌,第一次盘腿

打坐在瑜珈垫上练习呼吸。呼吸,

在光芒中,我感到只要闭上眼睛就是黑夜。

跳动的提示音试图帮助我用心去观照

身体的统一性,像是事先知道部份的遗落。

我感到当心低头去望时,它们早已碎成一地:

我的四肢在森林,肋骨在墙垣,大脑在

深巷。我的大脑在深巷,我的肋骨在墙垣,

我的四肢在森林,黑压压一片瘴气弥漫。

当我感知到身体在辽阔江山中的扩展性时

我便更深地理解到,并在此观照出它的碎裂。

2019.3.

California Coast丨Maurice Braun丨1930

野生动物园

观光车辘辘如囚车。等到人群自己

把自己关进澎湃的笼子,就算有人

忍不住抖落木剑,发间银簪白晃晃

摔出,与茜草倒生的小刺微微搏击。

而虎王的演习才刚刚开始。沙尘

飞扬,一切只为使看上去,它在

清点饱食终日的虎群。这一次,

人群的愚蠢,使对峙也失去意义。

虎群和人群,汇集于时,镂空空气,

合谋将凶猛吹成叶脉书签。直到虎啸

从脊梁背后透出凉风,直到所有残骨

全都被垒砌成密不透风的史籍和东墙。

2017.8

个人的,关于骨头的残局

我们的解剖学老师曾用喑哑声调

吐露:同学们手中的骨头,是我

摸黑从西山乱葬岗捡回来的(早年,

冒着政治风险。)课后请如数交还。

我至今还记得,骨质上的陈黄斑痕,

肱骨、指骨……被泥渍摩刷得干干净净。

依稀保存着湿润泥香,如细雨后的桉树叶。

奇怪的是,在课堂上,胆小的我,竟然

从来没有联想到鬼。从来没有想像过,

在知识的隔帘外,一堆骨头起身、还原,

他们也从来没有,哪怕是在睡梦中追赶我。

这个夏夜,突然地,当一声蛙鸣在闪电

流瀑上跳动,明显惊扰到我,当个人的指骨

感受到灼痛,肱骨抬举无力,我回忆起了

骨头纷纷的夏噎。记起了骨头离散的残局。

2016.7.

柃又集果之美名,沙棠之实,槠似柃。——《吕氏春秋》

晃螳扭几扭细脖颈,悬铃木上调琴瑟,

音声散佚在别处。优质行道树谬称梧桐。

曦光垂落,向难而南觊觎愚蠢左心房,

遣使昨年锈钉捻锋针,嘲笑空体月光、

青光眼星星、亲密按蚊,利为箭矢。

一团团新晋亮绿,打圈圈涂抹冷峻花粉。

吹木叶,一个伤孔就是一处悬崖。

2016.7.

Seascape丨Maurice Braun丨1928

人体迷宫

这里,科技馆内,

洞开一张鲜红大口,

唇如卷帘,数露牙齿:

来吧,来一场人体旅行。

小孩子们涌向舌头滑滑板,

瞬间跌没踪影,还被吞掉声音。

瞧,孩子们对“人”有多轻信,

抱有信心!这些顽皮小猴,是站在

暖和的胃里搅动铁扇呼呼的乾坤吗?

在孩子们的鼓动下,大人们也想

钻到人的肚子里去看一看;

最重要的是到心所,去一探究竟。

这里是人体迷宫。比喀斯特地貌

还更险峻。术刃过于玲珑,不适合

医学分析。我们在脑迴沟流瀑前留影。

那么,那是心脏?骇人地跳动着,

不产生丁点儿蜜汁;可于动脉管内参禅,

打坐,如坐灯笼花下。密枝跘倒失神人。

2016.11.

最后,我们又去看了海

傍晚将至,我们心底同时有了打算,

最后,我们又去看了海。这里海像

花园尽头的私藏,等星辰深坠进去,

像荒芜中突然冒出清泉的明亮眼睛,

整个海滩都将为之涌动浪花并送出叙事的

海藻。我们不再趋前过问一只寄居蟹,

不再受到潮汐的牵引。现在等海用尽了比喻,

扇贝会因黑夜铺陈向上撑开金棕榈般掌形。

2019.4.

Landscape丨Maurice Braun丨1915

题图:Seascape丨Maurice Braun丨1928局部

策划:杜绿绿丨编辑:烧酒(实习)

转载请联系后台并注明转载信息

欢迎点“在看”或分享至朋友圈

告诉大家,飞地回来了

博尔赫斯知道怎么走,这位盲人领着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