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厦门天生丽质,你知道它有多拼?丨足迹

原标题:都说厦门天生丽质,你知道它有多拼?丨足迹

地点|福建省厦门市

采访者| 陈庚 马宁

“天生丽质”的厦门

习近平:“一城春色半城花,万顷波涛拥海来。厦门风景秀丽,气候怡人,是中国著名的海上花园。厦门也是中国五大经济特区之一,是对外开放的窗口和创新发展的热土。厦门还是著名的侨乡和闽南文化的发源地,中外文化在这里交融并蓄,造就了它开放包容的性格和海纳百川的气度。”

一年多前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期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多个重要场合点赞厦门,让这座城市的高颜值、高素质更加深入人心。许多来过的朋友都说“厦门真是天生丽质”,而通过蹲点采访厦门的“海水湖”和“地下城”,我和同事马宁看到了它天生丽质的另一面。

中国最大海水人工湖筼筜湖(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马宁 摄)

风景如画的厦门鼓浪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厦门五缘湾帆船出海(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每天当海水涨潮到最高位的时候,在厦门筼筜湖西侧的西堤闸口,随着水闸缓缓抬升,厦门西海域海水一拥而入,为筼筜湖注入源头活水。湖面沸腾起来,大量鱼虾被裹挟着,不停跳跃腾挪。上百只在堤岸上守候已久的白鹭展翅低飞,轮番上演“凌波微步”的掠食绝技,享用每天两次送到嘴边的海鲜大餐。

筼筜湖闸口白鹭觅食(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壮观奇特的场面,吸引不少市民驻足,也让老黄等十多位蹲守多时的摄影发烧友们兴奋不已,“长枪短炮”拍个不停。

老黄和摄影发烧友们等待拍摄白鹭(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臭水湖”变身“城市名片”

老黄是土生土长的厦门人,爱好摄影已有几十年,在他眼里,筼筜湖如今是观鸟拍鸟的胜地。然而上世纪80年代,这里却是“臭”名远扬的“龙须沟”。

老黄:“现在好了,以前筼筜湖是臭啊,所以这边的房子很便宜啊,那时候没买就亏了。”

老黄的话一点都不夸张。历史上,筼筜湖原是一个内湾渔港,“筼筜渔火”还是厦门八大景之一。上世纪70年代,厦门市围海造田,筼筜港从此变成基本封闭的内湖,城市生活污水、工业废水随之大量排入。到上世纪80年代末,湖区杂草丛生、垃圾遍地、污水横流,湖水发黑发臭、蚊蝇滋生、飞禽鱼虾几近绝迹,成了令人望而生畏的臭水湖。

1988年3月30日,习近平主持召开关于加强筼筜湖综合治理专题会议,提出“依法治湖、截污处理、清淤筑岸、搞活水体、美化环境”的20字方针。30多年来,厦门市先后对筼筜湖进行了四期大规模综合整治:通过环湖截污等工程,筼筜湖基本实现“晴天污水不入湖”;利用潮差每天开闸两次引海水入湖,相当于每三天就能把筼筜湖的水轮换一遍;同步开展清淤整治、红树林种植与园林景观提升,建成国内少见的中心城区红树林生态湿地景观带……一张蓝图绘到底、久久为功不放松,筼筜湖从昔日人们谈“湖”色变的黑臭死水,蝶变为人见人爱的城市“绿肺”。

厦门市筼筜湖保护中心技术质量科副科长徐向伟,就是这段激情燃烧岁月的见证者和参与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筼筜湖湖心岛郁郁葱葱,红树林、黄槿、木麻黄错落有致,白鹭三五成群,在枝头小憩。他说,这座由湖底清理出的淤泥堆填而成的小岛,历经多年土壤改良、树木栽种,才从不毛之地化身为湿地绿洲,而自己当年和同事们深一脚浅一脚,在岛上淤泥里种植红树林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徐向伟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陈庚采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马宁 摄)

徐向伟:“因为它这个都是淤泥嘛,你穿雨鞋下去‘嘣’一下雨鞋整个都陷在里面,所以一定要穿那种下水裤下去作业。我们那时候脚一踩下去,然后整个陷下去,还是自己用手拔着脚一步一步这样子挪。”

树活了,岛绿了,如何让逃离已久的白鹭再次回归?徐向伟和同事们更是煞费苦心。

徐向伟:“早期我们还建了一些这种吸引白鹭的饮水池,因为白鹭喜欢踩在水里面去吃鱼,我们买了泥鳅,放在饮水池那边。白鹭跟人一样也是有惰性的,他能够直接看到鱼去抓,它就不用去飞着到处找。后面一传十,十传百,慢慢的白鹭越来越多。”

如今,整个湖区已种植了大约2.6万平方米的红树林、半红树林植物,70多种鸟类和60多种游泳生物在这里安家,中华鲎等珍稀物种也陆续出现,波光潋滟、落霞孤鹜、秋水长天,让这座海水湖赢得厦门城市会客厅的美誉。不过,也有人不满意,厦门市筼筜湖保护中心副主任林雪苹就是其中一位。

林雪苹:“他们跟我讲说你在筼筜湖很好,天天逛公园,可是我跟你说对我来讲,我走在筼筜湖我看到的不是美景,看到的都是问题。”

林雪苹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陈庚采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马宁 摄)

原来,这座面积1.6平方公里的海水湖,承担着周边37平方公里区域的防汛排洪重任,由于雨污没有完全分流,加上一些住户、商家私自将污水、餐饮泔水等接入排洪沟,一到下雨天开闸泄洪,雨水、污水、垃圾、泥沙、枝叶、油渣等一齐涌进湖里,容易导致水体迅速淡化、水质恶化,造成鱼类死亡,湖水变脏变臭。林雪苹坦言,老百姓的期待越来越高,筼筜湖的治理任重道远。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陈庚采访筼筜湖打捞船上的工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马宁 摄)

林雪苹:“水里面的问题实际上大部分在岸上。我们看到是湖泊,可是实际上它的毛细血管延伸都是在上游,筼筜湖流域面积有三十几平方公里,也就是说上游大家扔了一张纸,明天可能就在筼筜湖。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不可能说有什么东西让它一劳永逸。我们对它的一个流域管理工作肯定是要跟上的,然后周边综合治理,大家共建共管才有可能共享。”

在位于筼筜湖流域核心区的南湖公园,我们见到了正在跟保安沟通工作的“市民园长”陈磐。

陈磐:“道闸随时都要放下来,不然你稍微埋头吃饭,电动车一冲就进来了,遛狗的进来,你又没看见。”

共治、共管、共享的理念并非只是嘴上说说。

陈磐在接受采访时,看到垃圾也不忘随手捡起(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4年前,他刚退休,正赶上厦门市筼筜湖保护中心试行“市民园长”模式,公开招聘市民参与公园管理。家就在南湖公园旁边的陈磐报名参加,并成为首批“市民园长”中的一员。4年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到公园待上大半天,针对游客乱丢垃圾、遛狗、自行车电动车乱入、散发小广告等不文明现象,他和公园保安、志愿者团队一起商量对策,反复劝导,效果明显。

在林雪苹和同事们的眼里,筼筜湖是有生命的,需要用心呵护、平等对待,她的蝶变之路,远未结束。

林雪苹:“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尊重和平等的态度来对待她,然后观察她的一举一动,一呼一吸,她的所有的新陈代谢,你才能了解她的健康与否,她需要什么,然后我们怎么样去做。”

宏伟“地下城”的一笔经济账

如果说筼筜湖像“翩若惊鸿”的仙子,为厦门岛看得见的美增光添彩,那么在跨岛发展中与岛外新城同步规划、同步建设的几十公里长地下综合管廊,就像“深藏功与名”的侠客,默默支撑着厦门的健康成长。

漫步在厦门集美新城主干道上,我们发现,这里几乎看不到纵横交错的架空电线,路面也十分平整,连窨井盖也很少看到。原来,电力、通信、供水、排水等“城市生命线”,全都住进了宽敞舒适的“集体宿舍”——地下综合管廊。蹲点的第五天,我们跟随着厦门市政管廊公司工作人员的脚步,我们走进地下一探究竟。

记者马宁进入厦门集美新城地下综合管廊采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与想象中阴暗潮湿气味大的地下管道不同,地下综合管廊堪称一座宽敞整洁的“地下城”。整个管廊高约三四米,宽接近8米,人在里面一点也不觉得憋闷。电力、通信、供水等各类管线有序分布,就像安睡在上下铺。利用物联网技术,运营单位可对管廊进行24小时智能化管理,控制温度、通风除湿,工人们开着电瓶车,就能完成对全线市政管道的巡检。

管廊内犹如一座地下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2016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登陆闽南最强台风“莫兰蒂”正面袭击厦门,许多区域架空缆线遭到严重破坏,导致大面积停电停水、通信中断,但在湖边水库、集美新城片区管廊服务范围内,电力、通信、给水等共计353公里长的管线几乎没有受到影响。这次经历,让厦门市民程女士深切感受到地下综合管廊的作用。

管廊内的各种市政设施分门别类各归其位,再大的风雨都不怕(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程女士:“经常看到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哪里漏水了,又整个要在路面“开膛剖腹”把这个线路又挖出来,或者水管弄出来,如果没有这个管廊建设它会严重影响我们的生活,比如造成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粉尘和噪音的污染,会给居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扰。现在我们不仅面子上看起来很漂亮,在遇到一些自然灾害的时候,它也可以把我们的损失最小化。”

建设管廊的好处很多,但投入巨大,从经济账的角度划算吗?面对我们的疑惑,厦门市政管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规划建设部经理黄翀,给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

黄翀:“其实这笔钱可能就一次性投资会稍微大一点,但对城市长远的社会效益跟经济效益是非常好的。我们把管廊的建设资金分摊到每亩土地,一亩差不多要6万块钱。一亩土地如果是你招拍挂形式,6万块钱左右其实相对来说成本是不高的。像原来我们湖边水库,就是说高压电力缆化,整个缆化下节省了土地22万平,投资产出经济效益也是属于明显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马宁采访黄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陈庚 摄)

“海上湖”的蝶变和“地下城”的探索,只是厦门70年奋斗历程的两个缩影,却折射出这座城市面子和里子内外兼修的坚守与创新,也是它不断迈向高颜值、高素质的“通关密码”,这就是我们这次蹲点的一大收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