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林冲该真正恨谁?武松行侠仗义其实是被人利用?

原标题:《水浒传》中林冲该真正恨谁?武松行侠仗义其实是被人利用?

一部《水浒传》里,若论最叫读者们火冒三丈的人物身份,必须要有“衙内”。几乎每个“衙内”,出场都是花天酒地,见到美丽女子就走不动路,坑起人来更毫无压力,借着家中老子的势力,出手就是抢男霸女。看得好些读者,都恨不得上去抽一耳光。

不过,如果细细看《水浒传》,透过“衙内”们的坏,却更可看明白一个事实:比“衙内”还要坏的,当属“衙内”们的爹。

这事实,可以先瞧一位坏得知名的“衙内”:高俅家的高衙内。

这位高衙内的坏事,熟悉《水浒传》的朋友都熟:先是在五岳楼调戏林娘子,被制止郁郁而返。 贼心不死,设调虎离山之计,令陆谦约林冲樊楼吃酒,再使人诈称林冲发急病,诱林娘子至陆家。幸得使女报信,林冲砸门,方避祸事。

而《水浒传》原文里也交代,这个高衙内“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但其实也是个欺软怕硬之徒。比如这次与林冲家的冲突,高衙内屡起色心未得逞,却被惊吓而卧病在床。老都管前来探病(高俅太尉的贴心人),陆谦与富安邀在僻净处,出了一道选择题:

A.太尉出面害林冲性命,为衙内夺得林妻,病自然好;

B.听之任之,衙内病重难保。

对于此问题,老人家熟练得不用经过大脑思考,轻松给出答案:“这个容易。老汉今晚便禀太尉得知。”

得悉消息,高俅说道:“如此因为他浑家,怎地害他?——我寻思起来,若为惜林冲一个人时,须送了我孩儿性命,却怎生是好?”

此话耐人寻味,高大人第一反应不是论此事是否正确,而是问怎么出手相害?不愧是起于街头的破落户子弟,说话直奔主题。说完觉得不符合太尉身份,立即补了一句 “怎生是好”,把问题踢给老都管。您这问题直接是惜林冲、孩儿命的二选一,下属如何选?果然是踢球的好手,当年的功底仍在。

老都管直接力荐陆谦、富安。二人进来后,高俅问得很有艺术:“我这小衙内的事,你两个有甚计较?救得我孩儿好了时,我自抬举你二人。”有机会为高太尉排忧解难,又有“抬举”的承诺,陆谦二人很受鼓舞,立即献计。听完之后,高俅喝采道:“好计!你两个明日便与我行。”

由此,足见设计陷害林冲,对高俅而言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且实施得迫不及待。

然后,就有了林冲的蒙冤,家破人亡,风雪山神庙的愤怒一杀,白茫茫雪天里,凄凉奔去梁山的一幕。“高衙内”这个角色,也从此在读者里十分招恨。但细看前因后果,真正推波助澜制造这场悲剧的,就是“高衙内”家的爹:高俅。

不过论起来,“高衙内”也只是高俅的“螟蛉之子”,也就是干儿子。下面这位更耐人寻味的“衙内他爹”,就是金眼彪施恩的父亲:孟州管营大人。

施恩出场也有讲究。武松发配孟州,要按潜规则,也就是管营所说的“太祖无德皇帝旧制”,杖打一百杀威棒。施恩在他爹管营大人的耳朵,嘀咕了几句。

营管就以“害病”为由,寄下这顿杀威棒。武松道:“不曾害,不曾害,打了倒干净!”两边人都失口笑了,见过不配合的,没见过这么不配合的。管营毕竟久经沙场,笑而化解:“想是这汉子多管害热病了,不曾得汗,故出狂言。不要听他,且把去禁在单身房里。”

想打则是太祖旧制,不想打则是关怀。这份尊重与礼遇,是有原因的。

官二代施恩,仗着父亲资源,营里的八九十个拚命囚徒,在快活林过得很快活。开着酒肉店,还是独家供货——都分与众店家和赌钱兑坊里;收着保护费——有过路妓女之人,先要来参见他,然后才许去趁食。结果碰都后台更硬的蒋门神,人被狂殴,产业被夺。

无奈营管亲自上阵,由幕后到台前,牢中处处关照,家宴高规格招待。亲自与武松把盏,称之义士,令施恩拜为长兄,再动员武松出手:

.

愚男原在快活林中做些买卖,非为贪财好利,实是壮观孟州,增添豪侠气象。不期今被蒋门神倚势豪强,公然夺了这个去处。非义士英雄,不能报仇雪恨。

说得义正词严,大义凛然。称霸快活林也好,夺回快活林也罢,皆是公权私用,以公谋私。本质上,施恩与蒋门神并无区别。自此施恩的买卖,比往常加增三五分利息,各店里并各赌坊兑坊,加利倍送闲钱来与施恩。

这一场勾当,放在管营大人的口中,就成了“壮观孟州,增添豪侠之气”。在蒋门神打到快活林前,施恩受了父亲多少庇护,简单一句话,就是鲜活生动。

只以这些细节来说,《水浒传》位列“四大古典名著”之列,着实实至名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