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打假赛,电竞涉赌层出不穷!虚拟道具沦为变现渠道

原标题:买外围、打假赛,电竞涉赌层出不穷!虚拟道具沦为变现渠道

  继4月份《英雄联盟》LMS赛区DG战队因打假赛被永久除名之后,6月份又传出LGD俱乐部选手买外围被禁赛的消息。伴随着电竞赛事的逐步兴盛,涉赌案件不时出现,引发玩家热议。与此同时,一方面,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电竞博彩,不断跟监管部门“打游击”;另一方面,国内竞猜平台通过虚拟物品等规避着法律风险,不断收割着用户贪念带来的巨额收益。

乱象1电竞外围难禁止

在电影《反贪风暴2》里,由古天乐主演廉政公署首席调查主任陆志廉曾吐槽称:“外围球、假球全世界都有,香港人每年在外围球上就已经输了120亿”。如今,不只是足球等传统体育项目存在外围、“假赛”,电竞比赛中也不断出现赌博问题。

6月中旬,LGD战队选手向人杰(ID:Condi)因买博彩外围,被操盘手要挟,不得不“自爆”丑闻。随后,俱乐部和英雄联盟赛事官方介入调查,查明Condi存在参与、提供信息和协助他人实行影响公平竞技的不当行为等违规行为。此外,查明LGD战队LOL分部经理宋子洋在2019年期间,存在参与影响公平竞技的不当行为,以及曾尝试利用自身的职位影响游戏或者比赛结果。

最后,向人杰遭俱乐部解约,并被全球禁赛18个月,宋子洋则被俱乐部开除,且被终生禁赛且不得参与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和英雄联盟发展联赛的一切事务。此外,本次事件中,LGD战队中还有其他选手、教练、主持人等,遭到开除、禁赛等处罚。

向人杰(ID:Condi)

实际上,不少注册地在境外的博彩公司,早已把手伸进了电竞赛事。早在2018年8月的DOTA2国际邀请赛期间,南都记者便调查发现,参加比赛的18支队伍中,有9支队伍在赛前接受了涉及博彩业务的赞助,并在战队的名字中冠名了博彩网站的赞助商名字。另外,还有3支队伍接受了博彩网站赞助而未冠名。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亚洲大量的网络赌博公司和服务器都设在菲律宾,菲律宾政府也曾发出不少网络博彩的合法运营牌照。据了解,这类博彩网站主页上,不仅有足球、篮球、乒乓球等传统体育赛事,而且有《DOAT2》、《英雄联盟》、《CS:GO》等国内外热门电子竞技项目。

南都记者此前曾暗访发现,此类赌博集团往往通过广告弹窗、微博、QQ群等将国内用户导流到博彩网站进行赌博投注。境外注册的博彩网站虽经常会受到举报,受到有关部门封禁,但由于赌博网站的服务器设在菲律宾、马来西亚等赌博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而赌客完全处于匿名状态,有着极强的隐蔽性,我国公安机关往往很难申请国际协助,打击难度大,成本高。

乱象2虚拟物品竞猜盛行

根据公安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规定,企业不得按照游戏输赢收取不定金额的佣金,也不得提供将游戏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服务。因此,“抽佣金”和“双向兑换”,被视为判定网络游戏是否涉赌的依据。

针对上述规定,国内的一些竞猜平台往往利用“虚拟币”或者“虚拟物品”下注,来规避法律的风险。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预测环节”中,用户一般可以使用两种方式进行下注,一种是《CS:GO》、《DOTA2》中的游戏里可以交易的虚拟饰品或者游戏皮肤,另一种是平台自创的“虚拟币”,比如VPGAME的“P豆”,火猫直播的“猫豆”等。

在电竞的竞猜环节中,用户选择不同类型的“竞猜”,常见的有“猜输赢”、“让分局”、“十杀”、“一血”等竞猜项目。其中,杭州威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平台VPGAME还设置了“专家推单”环节,用户可以花一定的P豆观看“专家”对该局比赛走向与结果的分析,让用户对竞猜结果更有把握。

据了解,由于不少饰品或者皮肤有着相对稳定的市价,价格则依据功能、属性、等级、发售量的差异而定,价格区间梯度较大,下至个位数,上至六位数。南都记者发现,《Esl One Cologne 2019》赛事某场比赛“预测”中,VPGAME平台中便有玩家以14个《DOTA2》中的游戏饰品“龙爪弯钩”下注,而“龙爪弯钩”在第三方交易网站的交易价格为3174元/个。

据了解,赚取的“虚拟币”或者游戏饰品,不能直接在平台上兑换真实货币,VPGAME、火猫直播等网站上也都有类似的免责声明,表示所获饰品和虚拟货币均不能兑换人民币,用户只能兑换相应价值的商品或者游戏饰品。

不过,现实中有灰色地带和渠道完成“双向兑换”中的“游戏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环节。有着丰富竞猜经验的高铮(化名)向南都记者透露,一般在竞猜平台获得游戏饰品或者皮肤,会通过如C5GAME、IGXE等第三方交易平台或者网络银商进行变现。此外,完成变现需要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实际上也构成了“抽佣金”。

此外,火猫平台虚拟货币“猫豆”在其神秘商城中,虽然不能直播兑换游戏饰品或者现金,却可以兑换100元-500元的话费充值卡、购物卡或者Q币、苹果充值卡等物品。

乱象3选手与战队比赛放水

根据人社部今年初发布的《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我国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含俱乐部)多达5000余家,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

不过,易观分析师廖旭华称,电竞本质是新兴商业,虽然其商业模式比传统体育更有发展空间,但目前电竞的赞助价值开发、利益分配等环节还比较初级。

“电竞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僧多粥少"的情形。”有分析师向南都记者表示,无论是奖金收入、赞助商资助以及衍生品收入等都基本是由国内头部俱乐部把持着。受此影响,二三线的俱乐部和选手收入并不高,一些战队和选手不得不铤而走险打假赛、买外围。

今年4月,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爆假赛丑闻。LMS赛区的DG战队因被举报打假赛而被永久除名。其中,依据职业联赛相关规定,对DG战队经营者胡伟杰处以永久不得经营全球英雄联盟职业、业余赛事战队,同时DG战队立刻从LMS赛区除名,对涉事的选手和教练给予18个月禁赛处罚。

阿里体育WESG赛事负责人曾向记者透露,目前电竞比赛确实存在选手打假赛押注自己博彩的行为。“很多二三线电竞战队不靠奖金,不靠工资,就指望着盘口盈利”,该负责人说“这种行为很难鉴定,无法第一时间判罚”。

律师观点:

“帮助用户转让竞猜所得物品,平台或涉嫌开设赌场”

据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律师介绍,我国司法解释对于网上开设赌博专门规定了一些行为类型,包括: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等。

赵占领表示,对于直播平台或者网络游戏中的游戏虚拟物品竞猜是否涉嫌构成赌博,需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判断。一是参与竞猜的资格如何获得,构成赌博的前提之一是使用法定货币直接购买,或者购买虚拟货币后再购买竞猜资格,如果竞猜资格是免费获得,则不构成赌博,“有的网络服务商通过在用户付费购买某种商品时赠送竞猜资格的方式进行规避”,

“其次是竞猜获得的物品本身能否变现”,赵占领称如果竞猜获得物品不能变现,只能继续在游戏中使用,则不构成赌博。

最后是看网络服务商对于竞猜所得物品是否提供了变现的渠道。“如果直接接受用户回兑成法定货币,或者为用户之间转让竞猜所得物品提供交易平台,则均涉嫌构成开设赌场。”赵占领表示如果完全是用户私下进行交易,网络服务商并不知情,没有为其交易提供帮助,则网络服务商并不涉嫌构成开设赌场。

赵占领表示,针对使用虚拟道具进行的竞猜和变现来规避法律风险的行为。相关法律也有基本规定,但并不细致,针对性没有那么强,如果行业主管部门能出专门的规定更好了。

采写:见习记者 陈培均 南都记者 石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