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海地僵尸事件”解密

原标题:神秘的“海地僵尸事件”解密

在中国古代有这么一句话“死而不腐,称为僵。死而如生,称为行”说的是僵尸和行尸,这都是传说,不足为信。但是死而复生这可真的有。

都说人死不能复生,为什么有的人医生都宣布死亡了,后来还活过来了呢,其实这种“被死亡人”当时应该处在“假死”的状态,这种事古今中外有很多,今天咱们说一说“海地僵尸事件”。其实说白了就是死而复生事件。

1980年人们在海地乡村的大街上看见了一个在18年前就已死去的人——纳西斯。他能准确地说出自己的家庭状况和生前的所有经历,甚至连亲密朋友都不知道的细节他也能对答如流。但医院明明就有他详细的疾病和死亡记录,就连他自己也说自己是于1962年5月2日死于海地的阿尔贝特·施韦泽医院。据纳西斯描述,自己被推定死亡的时候还有知觉,他能听到旁边人的对话,甚至能感觉到医生拿着床单盖住了自己的脸。但他动弹不得,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送进坟墓。

后来,纳西斯称,是一位巫师将他从坟墓中挖起,并使用巫术帮他恢复了行动能力和语言功能,巫师“救”了他。在此后的近20年里,他一直在一个甘蔗园里从事苦力劳动。根据他的经历和说法,当地人包括他的家人都认为纳西斯是一具复活了的僵尸。

为了找出答案,加拿大人类学家韦德·戴维斯博士走遍了海地,有了一些令人欣喜的发现。在戴维斯到达海地之前,就曾有科学家推测,海地的僵尸事件很可能是由某些药物造成的。而根据“僵尸”临死前的感觉及复活后的状态,科学家们也推测,这些药物或许涉及医疗领域,特别是麻醉学。

在海地实地走访和调查研究的过程中,戴维斯发现,巫师在对病人“施法”的仪式中使用了一些复合药剂,而这些药剂都是利用动植物风干研磨制成的。戴维斯分别在四个地区收集了八份样本。这八份样本的成分虽然不尽相同,但它们基本都以下列四种成分为主——一种或多种河豚,通常包含一种致命的河豚毒素;海蟾蜍,可产生许多有毒物质;雨蛙,可分泌一种刺激性(但不致命)物质;人体遗骸。此外,这些药剂中还不同程度地包含了其他动植物成分,比如蜥蜴、蜘蛛,有些药剂甚至还含有毛玻璃的成分。

戴维斯认为,在这些药剂的成分中,起关键作用的是河豚毒素。它是一种可以致命的神经毒素,其毒性是氰化钾(剧毒,接触皮肤的伤口或吸入微量粉末即可中毒死亡)毒性的500多倍。在僵尸事件中,戴维斯认为河豚毒素的作用原理在于它通过封住人的肌肉和神经细胞中的钠通道,迅速麻痹肌肉,使人像死了一般无法动弹。中毒者一般到死亡前夕都还有知觉,只是药效使他们无法对外界做出任何反应。就连临床医学也曾记录过关于河豚中毒的病例——摄取河豚毒素的人看似死亡,但最后却完全康复。这与纳西斯所描述的死前的感觉十分相似。

而药剂中的其他成分可以刺激受害人的皮肤,通过在皮肤表面产生伤口,使河豚毒素能够顺利进入血液。由于河豚毒素至今并无解药,戴维斯认为巫师们只是控制了毒素的剂量,使得受害者在棺材中或在移出棺材后不久重新恢复知觉。而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在被巫师从坟墓中“解救”出来后,待毒素药力消退,就会在巫师的“糊弄”下相信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具“僵尸”。

这就要靠巫师每天提供的“僵尸浆糊”了。戴维斯在这些浆糊样本中发现了大量的植物曼陀罗成分。这种植物本身含有毒性,也是制作迷魂药的原料。人一旦服用了曼陀罗,一般在半小时内会出现发烧、幻觉、呼吸困难、四肢麻木等症状,而这些症状在24小时之内也会基本消失。所以,“僵尸”每天都需要在巫师的督促下服用这些“迷魂药”,以使其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相信自己真的发生了变化,是一具“僵尸”。

所谓的僵尸,其实是某些巫师利用违禁药物控制了一些底层人士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使其成为没有思想的免费“苦役”奴隶。直到今天,海地僵尸的研究还是一个相当热门的话题。虽然河豚毒素与曼陀罗药性能够解释人类死而复生、失去意识的现象,但这些生物、化学的答案却无法从本质上彻底解释海地频繁且大规模出现的“僵尸”事件。

实际上,正是因为海地长期被殖民所带来的贫穷落后和教育匮乏,使得他们的身体状况欠佳,平均寿命也很短。而年纪轻轻就离去的事情在当地本来就时有发生。知识的匮乏,加上对亲人的思念,对巫术的笃信,对僵尸的恐惧,才是僵尸频频在海地出现的社会基础和本质原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