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印、金锭、金册……沉睡江底300多年的珍贵文物惊艳亮相

原标题:金印、金锭、金册……沉睡江底300多年的珍贵文物惊艳亮相

   “沉银重现——四川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在粤博开展

文/金羊网记者 黄宙辉、通讯员凌浩翔

图/金羊网记者 邓勃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册封金册、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7月4日,“沉银重现——四川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在广东省博物馆(以下简称“粤博”)开幕,一大批在四川岷江江底沉睡了300多年的珍贵文物惊艳亮相。该展将持续展至11月3日,观众可前去现场免费观赏。

明末张献忠沉银传说得以证实

江口镇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府河在此汇入岷江。清代文献曾有记载,此处为明末农民军领袖张献忠沉银之处,当地一直以来也有许多关于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在过去的300多年里,“江口沉银”始终不曾被淡忘。2015年底,来自国内多家文博机构的专家聚集在彭山,经过多番调研与讨论,基本确定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即为历史记载的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

经过一系列科学勘探后,2017年初,“江口沉银遗址”开始了正式的考古发掘工作,大量金银文物陆陆续续重现于世。“西王赏功币”“大顺通宝钱”等文物的发现,证明了此处为江口沉银的中心区域。流传了数百年的沉银传说得以证实,沉银重现于世。“江口沉银遗址”(即江口古战场遗址)也因此获得了“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据了解,江口沉银遗址目前探明的范围达100万平方米以上。目前,“江口古战场遗址”通过2017、2018年两度发掘,共出水文物42000余件。

江口古战场遗址发掘创三项“第一”

对于江口古战场遗址的发掘,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周科华坦言,“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属于水下考古范畴,但又不同于一般的水下考古,考古难度更大。“遗址中的大量文物散落分布在水下的卵石层中。这些卵石层的厚度可达四、五米,加之江口河水湍急,能见度也比较低,传统的下潜式考古很难发掘出这批文物。”因此,在多次听取专家意见和论证后,考古人员最终大胆采取了围堰方案:直接把水抽干,再进行发掘。

这个工程量可谓十分巨大,但也大获成功。

据介绍,江口古战场遗址在第一阶段的水下考古发掘中取得了重大突破。包括:“三项第一”——国内第一次内水围堰考古;国内第一次考古发掘直接与民间传说相印证的最高级别沉宝遗址发掘;国内第一次发现张献忠册封妃嫔金册。

“五项之最”——数量最多的“西王赏功”金银币(此前全国传世的“西王赏功”金银币仅3枚),本次已出水200余枚;数量最多的明代册封藩王金银册,出水明代册封藩王、郡王和妃子的金册、银册20余页;数量最多的国内明代官银,出水明代官府刻有铭文的五十两银锭100余枚;数量最多的大西政权高等级文物,已出水文物1000余件;数量最多的金银首饰,已出水金银戒指、耳环、手镯等共计4500余件。

被追缴的4件国家一级文物亮相

“沉银重现——四川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由广东省文物局、四川省文物局和眉山市人民政府指导,广东省博物馆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主办。展览重点展出“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成果。

此次展览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沉银之谜”,讲述“江口沉银”从传说到实证的历程。第二部分“江口沉银”分为大西政权、金银充库、江口鏖战,展示明中晚期及大西政权建立前后的历史。第三部分“水下考古”,分为新尝试——围堰考古、新方法——科技考古和公众考古,主要展示遗址发掘过程以及考古中使用的新方法、新技术。

本次展览共展出江口古战场遗址相关文物421件,以江口古战场遗址出水文物为主,另外纳入了当地在工程施工时采集的文物。此外,“5·1彭山区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追缴的4件国家一级文物(包括: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武冈州“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和册封荣王世子朱翊鉁金册(上册))也在本次展览中亮相。展品主要以金银器为主,另有少许铜、铁、木等其他质地文物。

“本次到广东省博物馆做展览,主要是让文物活起来,走出来,让广东观众深入了解"江口沉银遗址"的出土文物以及四川的文物,推动四川和广东两省的文化交流。”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马炜告诉记者,本次展览是“江口沉银遗址”出土文物第二次出川。去年10月,“江口沉银遗址”出土文物在国家博物馆进行了展览。

【重点文物展品】

1、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此金印的印面文字为九叠篆阳文:“永昌大元帅印”,印台上阴刻“永昌大元帅印,癸未年仲冬吉日造”。该金印铸造于1643年(明崇祯十三年)农历十一月,是张献忠沉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对考证沉船文物性质极为关键。

2、册封金册

这是张献忠册封嫔妃的金册,正面阴刻楷书“思媚用册为修容。朕德次嫔嫱,匪由爱授,螽羽和集,内教以光,钦哉”26字。“修容”为古代“九嫔”之一,此为册封“修容”金册第二页。

3、册封金册

这是张献忠册封后宫的金册,形制与明代册封金册相似。金册正面阴刻楷书“维大西大顺二年岁在乙酉五月朔日壬午,皇帝制曰:朕监于成典,中官九御”30字,背面素面无字。此为大西政权建立后宫制度的物证。

4、武冈州“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

此银锭内錾刻铭文“征完万历二十七年分都水司正银壹百两正,万历二十七年四月日武冈州知州应楠,史何添继,银匠王文青”。明代存世银锭多为五十两形制,一百两官银极为罕见。

5、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

此金锭内底錾刻铭文“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伍拾两正,吏杨旭,匠赵”。这是长沙府上供藩王府的岁供黄金,为已知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型,存世稀少。1643年8月,张献忠攻克长沙,可能是从吉王府中得到此金锭。

6、“西王赏功”金币“西王赏功”币铸造于张献忠占据四川之后,有金、银、铜三种材质,用于奖励有功部将,并非流通货币。存世极罕见,是中国古钱“五十名珍”之一。江口古战场遗址出水了金质和银质两种“西王赏功”币,而且数量巨大。

7、册封荣王世子朱翊鉁金册(上册)

金册正面阴刻楷书“维嘉靖四十五年岁次丙寅四月壬戌朔二一日壬午,皇帝制曰:朕维亲王之子长者立为世子,此太祖高皇帝之制也。朕袛承天位,率由旧章荣王第一子翊”。这是册封第四代荣王朱翊鉁为世子的金册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于2017年江口古战场遗址发掘出水。

8、双流县五十两银锭

此银锭内底錾刻铭文“西朝双流县,艮(银)匠黄杨”。双流县明代属四川布政使司辖成都府,在今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此银锭为大西政权征收的田赋折银。

作者:黄宙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