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东:警惕顾头不顾腚的虚假宣传

原标题:王开东:警惕顾头不顾腚的虚假宣传

随着高考的硝烟散去,中考喜报炒作又开始了。某教师给我发来一则喜报,说她10岁的孩子都看出了猫腻。喜报中说,热烈祝贺我校650分以上1人,640分以上15人,620分以上52人……校前十五名均分高达646分,前50名均分达639分。

孩子说,650分只有一人,640分以上15人,620分以上52人,前50名不可能达到639分,怎么算都不可能啊,除非这些人的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但语文老师也不敢这么教啊。但有人真就敢这么写。有人质疑,还质疑无效,而且还必须这样写。

为什么?答案是招生。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更重要的是,只要大胆地吹,招到好的生源就万事大吉了。你考得好,提高几个百分点,把命都耗尽了;但人家一张喜报,轻飘飘就能把你所有努力消灭殆尽。这是什么世道?走正路的总是玩不过邪的。但一所学校这么玩,让本校的老师都感到邪气,感到鄙夷,感到无力吐槽,未来还怎么玩下去?

《锦衣卫》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当别人看到你成功的光芒后,就会忘记你手段的黑暗。”但不论如何成功,就算别人忘记了你手段的黑暗,但事实不会改变,你自己也不会忘记,午夜梦回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一丝愧疚?毕竟是搞教育的人,教书育人的场所,如果连最起码的脸都不要了,至贱当然会无敌。但读书本来是做贤人的,结果却做成了贱人。

午饭时和朋友说起这个问题,朋友说:“开东,你傻啊,宣传就是宣传,是利益,不是真理。如果从宣传中寻找真理,这不是别人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如果100个人看到,有80人不信,又有什么关系呢?有20人相信,他的宣传效果就好得不得了。宣传就是说给愿意相信的人听。

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深得宣传的精髓,他有两大厉害观点:一是我们的宣传对象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传的论点须粗犷、清晰和有力。

二是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真理是不重要的,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学校讲的就是弥天大谎,谁能相信一所学校敢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所以它成功了!

了解到这些,我们就明白,为什么喜报中的水分有那么多,谎言有那么厉害。答案是真相和真理都不重要,要撒谎就要撒大谎,简单粗暴直接就能够唬住人。不管黑猫白猫。能把好生源抢过来的就是好猫。至于抢过来之后会怎样,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只有天知道。

其实与一流大学比起来,基础教育学校的招生拙劣宣传根本不是事,每年吃瓜网友最喜欢的就是看两大名校抢状元。看不见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不仅明面上针尖对麦芒,硝烟滚滚,火星四射,更多则是《潜伏》和《暗算》,斗智斗勇斗无赖。某校招办把优秀学生骗到某某园,使之失联,然后瓮中捉鳖。隔壁的也不是省油的灯,用专车 1000公里长途奔袭,迎接状元还朝。

更为掉节操的是,志愿填报最后一天的最后三个小时,某校招办人员居然冒充学生给另一招办所有老师打电话,使得电话总是处于忙音状态,其目的就是让考生在关键时刻无法咨询,让你唇焦口燥呼不得,最后还安乐死。另外还有学校冒充招生老师告知学生,让学生谨慎填报自己学校,事实上就是釜底抽薪,让学生临阵倒戈。

不愧是名牌大学,连掐架都充满着宫斗的水准,充分展示了我们老祖宗36计的高妙之处。与这两所名校相比,我更喜欢浙江大学,根本不玩阴的,也不谈什么情怀,说什么理想人生,那都是虚幻的东西,简单粗暴直接:全省前100名学生报考浙大,奖励50万元,全省前300名的考生报考浙大,奖励20万元。

浙江大学简直太耿直了,太豪爽了,皇城套路深,不如回农村。浙大这种做法相信是有效的。但根据高校招生工作“30个不得”禁令,譬如不得以向考生违规承诺录取、“签订预录取协议”、给“新生高额教学金”、“入校后重新选择专业”等方式恶性抢夺生源。对此,教育部要求浙江大学查实有关报道,立即纠正招生宣传行为。

在我看来,浙大重金抢夺优质生源,背后肯定有难言之隐。当年浙大兼并几所高校,直接奔着清北而去,这些年不但没有追上清北,而且第三的位置坐不稳了。

这很难说是浙大的错,而是区域的错。浙大在杭州,虽然苏杭也是一个好地方。但很难对全国产生巨大吸引力,让全天下的优质学生趋之若鹜。学生更多奔向的是北京和上海。生源问题决定了学校质量,决定了学校办学的高度。类似的学校还有中国科技大学,这些年办学可以说绝对是杠杠的,但很多人之所以不选择科大,就是因为区域。

简单的比较一下,比如2019年北大在江苏省招生,招生办说,文科进入全省前20—30名可以填报,理科进入全省前55名的学生可以填报。

但浙大全省前300名报考还要奖励20万元,而且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浙大为什么要奖励?道理很简单,不奖励这些学生很可能就不会报考。但这些学生很明显上不了北大清华,那么他们会去哪?事实上就是被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学校抢走了。

不抢生源会和其他兄弟学校拉大差距,抢生源又被更多人不齿,浙大的日子不太好过。大学之大,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奈何大师更愿意呆在清华园里,未名湖畔,你让二线城市的一流大学们怎么办?

谁都知道要在教学质量上下功夫,应该将更多的精力与财力放在培养学生的社会竞争力上。谁都知道高校是象牙塔,应该是一块净土,不是机会主义的乐园,但时间不等人,录取分数线要见人,招生结果很怕人。长此以往,名校将不再是名校。甚至会被一些最美大学妥妥地超越,还有一些大学打青春牌,青春靓丽的女子一字排开,说,妹妹在某某大学盘你。你可能说这个招生宣传很庸俗,但庸俗是庸俗,不过很有效。低级趣味也是趣味。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希望优质生源能够入读本校,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但抢生源不能变成恶性竞争。通过砸重金抢生源,违背了招生规则。高校招生不是财力大比拼,纳税人的钱更不是随便拿来抢人的,而要获得必要的尊重。

更重要的是,如果考生不是为兴趣和爱好选择,而是奔着金钱而来,指望这样的人成为最顶级的人才,肯定是要打问号的。泰戈尔说,鸟的翅膀上绑上黄金,鸟是飞不远的,那简直是一定的。

来源:王开东,版权归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