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友斌归来 飞鹤乳业再上市

原标题:冷友斌归来 飞鹤乳业再上市

六年前,冷友斌经历了与红杉对赌失败、飞鹤乳业股价低迷从纽交所退市的困境。六年后,他携飞鹤乳业以“中国飞鹤”之名再谋香港上市。

飞鹤乳业最近几年又重新进入增长快车道。“中国飞鹤”7月3日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37.2亿、58.9亿、103.2亿,近两年的增速高达58%、75%;净利分别为4.1亿、11.6亿和22.4亿,净利率从2016年的11%增长到2018年的21%。

冷友斌在摩根士丹利的帮助下在2013年将飞鹤乳业私有化。2018年3月第一次递交了在港上市招股书,这次已是二次递交。

最新股权结构显示,中国飞鹤全资控股公司为开曼DIF Holding,现年50岁的冷友斌控制着DIF Holding50.64%股权,为飞鹤乳业的实际控制人。公司首席财务官刘华持股4.52%,冷霜(冷友斌之女)持股4.15%。

高端产品贡献大半收入

飞鹤的产品以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为主。按2018年零售额计算,飞鹤在国内乳品品牌中占据15.6%的市场份额,在整体市场中占据7.3%的市场份额。

从2016年到2018年,飞鹤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的销售额分别占其总收益的42.6%、64.5%、64.1%,到2019年3月底,该占比上升到65.8%。同时,普通婴幼儿奶粉的销售额占比不断下降,从2016年42%的半壁江山下降到截至今年三月底的24%,这主要是由于社会对奶粉品质的要求不断提高。

考虑到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的生命周期短暂,飞鹤也在进行多元化尝试,于2018年收购了维他命世界(Vitamin World)的零售保健业务(营养补充品)。该业务主要在美国进行销售,也通过天猫国际、京东香港等电子商务平台进行销售,去年此业务营收6.4亿元,占总收入6.2%。

而飞鹤的成人奶粉、液态奶、羊奶奶粉等其他乳制品,销售额占比不断下降,从2016年的14.6%萎缩至今年3月底的1.2亿占4.5%。飞鹤称,公司预计将继续集中向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投放资源,加大此类产品的收益占比。

从毛利率来看,飞鹤的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毛利率最高,平均在69%以上,可见其高端产品成本占比并不高;普通婴幼儿奶粉毛利率较低,平均在59%左右;销售额占比较低的成人奶粉、羊奶奶粉等乳制品,其毛利率也较低,最高毛利率仅33.1%。

未来形势依然严峻

飞鹤过去三年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但未来的产品质量、诸多风险性因素对飞鹤将是一个挑战。

经销商渠道是飞鹤的主要销售来源,截至今年3月底,飞鹤拥有1733名经销商及零售商逾9.2万个零售点。过去三年间,飞鹤向经销商销售的产品带来的收入占总收益的比重分别为77.6%、76.7%和67.5%。

但随着新零售的发展,飞鹤的传统经销商渠道优势可能减弱。尽管飞鹤也通过网站、微信、天猫等线上平台进行销售,但比重不大。未来飞鹤的线下渠道可能受到线上其他品牌的冲击。

未来,产品的质量问题也可能成为飞鹤发展的绊脚石。2014年2月,飞鹤投资关山乳业以发展羊奶婴幼儿配方奶粉业务。第二年,陕西陇县食药监局查出关山乳业生产的五批羊奶婴幼儿配方奶粉未达到国家标准,其中两批含有过量硝酸盐,三批含硒不足。产品召回、罚款等事项给飞鹤造成1.6亿元损失,随后飞鹤将关山乳业出售。可见产品质量问题带来的风险不容忽视。

从2016年到今年3月底,飞鹤共获得5笔吉林、黑龙江政府部门相关补助计11.6亿元,除了两份协议规定必须用于厂房和产线建设之外,其中大部分资金用于业务发展。未来如果飞鹤与政府之间的协议发生变化,补助可能减少这也将对其经营产生一定影响。

此外,飞鹤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投资3.3亿加元兴建羊奶、牛奶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设施,豪掷2800万美元收购Vitamin World的零售保健业务。对于飞鹤来说,这些都有一定的风险。此外,飞鹤还面临着国外奶粉品牌对市场的瓜分,以及国内奶粉品牌的激烈竞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