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或正将万亿美元赤字风险转嫁8国,中国打破沉默发出黄金信号

原标题:美国或正将万亿美元赤字风险转嫁8国,中国打破沉默发出黄金信号

目前各经济体发行的纸币几乎都不是锚定任何贵金属的信用货币,而大多数读者朋友们不太了解到的是,许多国家的货币更是锚定本国美元储备率来发行的,而美国正是通过美债以投资品的形式成为各货币当局的核心储备资产,与此同时,美国经济也通过输出美元进而转嫁每年近万亿美元赤字和通胀风险。

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6月26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预计美国联邦债务将在未来30年内飙升,到2049年将达到GDP的144%(目前约为106%),据IMF在其2019年春季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19年美国的GDP或将达到21.34万亿,2018年为20.494万亿美元。

但截止7月4日,美国国债实时钟上显示的债务总额连跳三级超越22.43万亿美元,这是全世界最高的债务数据,占到全球债务总量的9%,而二年前(2017年6月),显示的数字才为19.85万亿美元,另根据美联储最新编制的报告显示,美国金融体系的债务现已达到72万亿美元,由于退休金和医疗费用的激增,预计未来十年每年将继续增加一万亿。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经济增长的核心逻辑就是债务规模增长的边界,美国经济已经资不抵债,只有被高估的美元在苦苦支撑,这会导致美国国债拍卖遇冷或投标覆盖率降低,德银在5月份发表的全球经济风险报告中认为,2019年,美国国债是否还会有大量投资者买单?还是说会发生滞销呢?这可能是今年市场的重大风险之一。

事实上,这些债务可能无法偿还,也无法在利率正常化时融资,一位曾成功预测货币历史波动的传奇经济学家埃格冯格雷耶斯在“Goldmoney”发表的文章作出如是见解,而这背后正是美国金融危机发生后的11年里,美联储印的无数美元已直接导致美元价值和国际使用份额在不断降低。

据IMF截止4月统计数据,美元占全球央行外储份额已经从2000年的高达72%下降到2018年底的不足62%,虽然,美元份额依然处于40年区间的中间位置,但全球央行的外储管理者们已经开始逐步提高了其他非美元货币的配置,而且接下去还将一直是这样。

对此,资深经济学家Jim Rickards近日表示,十多年以来,货币分析师们一直在寻找全球储备货币重置迹象,这将削弱美元的角色,而从货币历史和市场数据来看,这个全球最大的美元债务泡沫或终将会被黄金所刺穿(请参考下图中体现的美元对黄金的价值趋势),这个逻辑是这样的,也是需要读者朋友们牢记的。

自1913年以来,美元已经损失了超过95%的价值

近几十年以来,美国一直利用美元这个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的地位来获得货币信用红利之后,通过滥发美元来购买全世界的商品,并形成国际收支赤字和美债输出,这样做的前提是美国政府的负债率要处于低位。

但如今,其债务与GDP的负债率已经处于106%的高风险值上(按照IMF和世界银行的长期理论,一个经济体债务总额与GDP之比的警戒值为65%),如果再按以往的套路通过疯狂印刷美元纸张来吃世界和刺激经济,则意味着美元和美债需要继续扩大发行(美财政部规定大部分的美元以锚定美债规模来发行),而当美债价格和市场利率继续高速膨胀的时候,则意味着美国财政或将会走向债务危机。

然而,颇具玩味的是,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却因碎片化的全球经济趋势抬头而步入顶部之际,美联储却又将不得不改变原定的货币紧缩政策而突然转向宽松,这将加剧美债风险,美元信用也将大减,进而影响到美元战略地位,而这一点,从全球多个货币当局减持美债和增持实物黄金力度就可以说明问题。

而我们通过对过去数月美国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的查询,发现在近一年的多数月份包括中俄日等至少20大美债买家纷纷减持了美债,与此同时,据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报告显示,目前,包括中国、俄罗斯、土耳其、印度、匈牙利等多国已加快增持黄金速度,最新进展是,乌兹别克斯坦、塞尔维亚和菲律宾也加入到增持黄金的行列,截至5月,全球央行的黄金储备较年初增加145.5吨,较去年同期增长68%。

1971年以来全球央行以最快的速度增持实物黄金

据中国央行数据显示,5月末黄金储备约1920吨,实现自2018年12月以来连续6个月增持,共计增加约72吨,对于中国买家的购金,BWC中文网财经观察团队认为,这是一个让投资者很意外的消息,因为自2016年10月以来一直没有更新过。

由于包括俄罗斯、土耳其在内的多国正在商品交易或外储领域去美元化,而中国长期以来对其持有的黄金储备一直保持沉默,在2018年12月之前,中国央行两年多来没有报告黄金储备增加(如下图),那么,如果未来数月中国继续增持黄金的话,则很可能将是一轮类似2015-2016年的黄金增持举措。

而对中俄等多国央行的黄金储备再次大规模增长这些事发生后,对于读者朋友们来说,或也正在发出一个清晰的投资信号,似乎耐人寻味。对此,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分析称,中国打破沉默发出的黄金信号或是对上世纪70年代脱离金本位以来信用美元时代提前结束的明确信号,而一旦美联储此时开启了QE之门,源源不断美元再度膨胀进入市场时,美元市场份额则将进入更大的下降期。

这更将意味着美国经济或将进入万亿美元债务赤字可能无法买单的空心状态,甚至引发经济衰退,而近期美债无论是在持有总量上,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还是减持趋势上或都正在强调这个逻辑。

数周前,美联储宣布9月份缩表计划结束之后于2019年10月再次大规模的购买美国国债,并提高了今年首次降息的预期,这些都在说明美联储即将正式重启QE(或变相的量化宽松),这就意味着向全球市场发出了一个最强的金钱流向信号,这是自2015年12月开始的货币紧缩周期将提前结束的最清晰信号。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亦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由于美元储备货币的垄断性地位,美联储每一次货币松紧举措,都将牵动着全球多个市场的经济走势,对此,投资经理Coutts近日表示,美联储每次的货币举措都会拿脆弱经济体开刀,就像一群野生牛羚正在渡河,狮子会挑年幼体弱的下手......其他整群牛羚会继续前进。

数据显示,目前,各短期限美债价格上涨,已经使得短期美元流动性紧张,而目前,外汇融资市场的美元荒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变得更趋紧,如此一来,那些外储薄弱、外债高企及经济受高通胀威胁的国家都将不断陷入美元融资成本变贵及市场上的美元回流美国的模式,这也几乎成为美元不断调整货币政策的主要目的之一,而此时的美国能源战略正在推动其流入速度。

说到底,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制了收割这些市场投资者财富的过程,也是美国经济将每年近万亿美元赤字风险转嫁给多国市场的进程,因为多年来这些市场凭借着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快速膨胀,养成了对短期便宜美元融资的依赖。

此时,这些金融市场的货币当局必须出售外储以维持固定汇率,但这样做的后果却会进一步加剧国际收支赤字,由于本国实际的美元积蓄少之又少,在美元降息前后的切换过程中,美元资本纷纷撤离,最终这些市场则会不断上演流动性停滞的困顿景象。

根据彭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这8个国家的经济或正面临着美元流动性趋紧后巨大的经济挑战,这8个国家是:土耳其、黎巴嫩、厄瓜多尔、乌克兰、埃及、巴林、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