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黄金37日内的捕前辩护|法纳刑辩

原标题:如何做好黄金37日内的捕前辩护|法纳刑辩

随着捕诉合一,辩护审判前置已经越来越重要,如何抓住黄金37天进行辩护并取得良好效果。法纳君盘点了律所今年的不捕案件,总结了一些捕前辩护办案技巧和心得供大家参考。

01

做好首次会见,最大程度地了解案情是捕前辩护的基础

在案件信息严重不对称的侦查阶段,辩护人了解案情的重要渠道是会见和自行调查,通过会见向委托人了解案情则是最直接和最高效的渠道,而鉴于批捕前的辩护时间宝贵,所以必须在首次会见时最大程度地了解涉案情况以确定辩护策略和辩护日程。

法纳君通过总结不捕案件和已捕案件发现,取得良好辩护效果的前提是辩方与侦查、检察机关对于涉案事实不存在重大分歧和争议,如果律师在法律意见书中所确认的事实不能得到侦查机关、批捕机关的认可,很容易引起侦查、检察机关反感,对方会认为律师只是听信委托人一面之词,对律师主张的法律意见自然也难认同,更重要的是,说明侦查机关与委托人在事实方面存在争议,案件事实尚未查明,一般侦查机关不敢冒险取保或释放。

记得我们曾经办过一个案子,据委托人称其未参与,我们遂向公安机关提出释放的法律意见,但当侦查机关告诉我们,你们法律意见书中所述的事实很片面,一听这话那自然就取保没戏了。

02

做好事实甄别和验证,首次会见后,辩护人应客观地对委托人陈述的事实进行甄别和验证

首次会见后,经办人必须对委托人陈述的事实进行仔细甄别,有必要时还要做补充调查和验证。

举个栗子,我们曾办过一个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案件,首次会见时,委托人向我们陈述争议土地使用权由发包方承包,但我们通过现场勘查和实地调查,发现争议土地系发包方向在案发前向第三方租赁而来。而委托人因为自己不懂法律向律师作出误导性的陈述。鉴于该细节陈述的不一样,我们又专门走访国土部门,了解案发背景,并将相关事实梳理好,再次去会见委托人,确认涉案事实,后来并据此事实形成法律意见。

03

出具书面的内部案件分析报告(法纳用的是会见报告),对案件进行仔细深入的法律论证和分析

刑拘后37日内,侦辩双方的信息极为失衡,侦查阶段的辩护对于辩护人来说是把双刃剑,在不了解侦查情况时,很容易弄巧成拙,所以在出具法律意见前,办案团队应该对案件进行全面的分析,这种分析不仅包括对委托人有利的点,更要包括对委托人不利的点,很多不利的点正是经办机关的担忧,如果想取得良好效果,应尽量排除这些障碍,解除经办机关的担忧。

一般来说,书面的案件分析报告起码应该包括几部分:1)案件事实归纳和提炼;2)法律分析,包括有利点和不利点;3)大数据实证分析;4)辩护方案和策略;5)工作计划。

为何要用书面的报告呢?口头分析容易理所当然,易粗放,而书面报告白纸黑字,一旦分析不周全,日后可都是证据,这种方式督促经办律师自然而然就得精细化办案,挖掘全部的可能性。

04

捕前无罪辩护,辩护人应在积极主动调查事实,督促侦查机关第一时间内查明事实

根据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没有自证无罪的义务,只要侦查机关秉公执法,最终总是要放人的。但是对于捕前的无罪辩护,辩护目标不能局限于释放,而是最快释放。

如果确定37日内的捕前辩护为无罪辩护方案,辩护人应该竭尽全力地督促侦查机关尽快查明事实,有必要时,还要主动调查事实,毕竟早一日水落石出,委托人就多一天自由。

年初,法纳君办过一个涉嫌开设赌场罪的案件,首次会见时,经向委托人了解情况,获悉其系家中网络被盗用而涉案,属于无辜被卷入。会见后的第二天,法纳君着手到涉案地现场勘查、收集其在公司的考勤记录、银行流水记录等证据,并提供了许多证实委托人客观上不可能涉案的线索给经办人,要求其尽快核实。后来侦查机关未呈捕,直接在30日内释放委托人。

05

与经办机关的沟通,追求书面+电话沟通+当面沟通三管齐下

证据调查、案件分析做了那么多,关键是得让经办机关听到并采信才有意义。而37日内的捕前辩护,与经办人的直接沟通是捕前辩护中最难的工作,靠人品和运气。

根据法纳君在广州地区的执业经验,法纳君总结出37日内捕前辩护的沟通技巧如下:

1) 书面法律意见必不可少

刑拘后15日左右提交书面法律意见;

刑拘后20-25日内提交无罪释放法律意见或取保候审法律意见(申请书);

呈捕后第1日提交不捕法律意见书最佳,不迟于第4日;

2) 电话沟通则应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电话沟通除重复法律意见外,更要多做些非正式的交流、例如涉案原因、背景、委托人日常表现、人品、社会危害性等非法律事实,让经办人对委托人有更立体的了解,并且尽量地让侦查机关也讲讲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当然,一般是不会讲的哈哈哈)

3) 要拼了命也要面见批捕检察官

广州地区的检察官不是申请就会接受面见,主要取决于2个因素,1) 检察官个人认为是否有必要; 2)检察官是否有空;(其实,最重要的刷颜值哈哈哈)

最佳的约见时间为呈捕后3-4日,检察官基本已对案件有所了解,可以有针对性的沟通;太晚则会错过时机。

如果检察官执意不肯约见,也就不要勉强,就把法律意见书写好,电话确认对方已经收到并清晰法律意见即可。我们也遇见过检察官执意不见,但最后不捕的案子。

一切沟通的终极目的都是为了让经办机关有效地听取意见,只要意见得到有效听取,也不必执意具体的方式,适当照顾对方的体验也是极为必要的。

精细化刑辩已是不可逆变的趋势,如果要想取得良好的辩护效果,必须尊重每个阶段的特点并作出针对性的应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