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是小狗给闹的,哈——

原标题:(原创)都是小狗给闹的,哈——

(原创)都是小狗给闹的,哈——

0 君子伯牙

-

都说狗通人性!

楼上的刘钢和田丽就养了只狗。

刘钢和田丽是小夫妻俩,结婚3年了还没有要孩子,于是就把自己家养的宠物狗唤作“娃娃”。

这个“娃娃”就是一般的小京巴,有着很高的智商,不仅在主人高兴或者不高兴的时候会看主人的眼色行事,还有很高的记忆,所有来过他们家里的人,都表现的很亲切,尤其见到不认识的陌生人,会嗷嗷地不停地大叫,对主人很忠诚。

尽管街坊邻居们不大喜欢,可是这小两口对这“娃娃”钟爱有加。刘钢在某机关里当副科长,每当有饭局外出就餐后,就带回不少残骨头剩肉片等吃的来犒劳“娃娃”,田丽有事没事的时候也把它抱在怀里,乐一阵儿。

一天,田丽带着“娃娃”一起在社区的院子里溜达,忽然看到自己的丈夫刘钢和一个年轻女子从车上下来,“娃娃”马上就兴高采烈地迎过去,对那个年轻的女人,一个劲儿的摇头摆尾,十分地亲热。

田丽好生奇怪,不可思议地对丈夫道:“你和这个女的什么关系?”

刘钢结结巴巴地:“怎、怎么了,我的一个中学的同学,好多年都没、没有见面了。”

田丽:“也就是随便问问,看把你急的,她来过我们家么?”

刘钢:“怎么会呢!她前些年在外地发展,前段时间才回到我们这个城市。刚见面,还没说几句话,就被你看到了!”

田丽不解地摇头道:“怎么和我们家‘娃娃’这么亲热,好像早就熟悉似的!”

刘钢遮遮掩掩地答道:“这是、是狗的事,我怎么知道!”

田丽狠狠地瞪了丈夫一眼,不再言语。

刘钢叹了口气:“唉,我说你们女人啊!多心眼。”

自此,刘钢对这狗就没有了好感,有时候不仅对“娃娃”不理不睬,烦了还会踢上它几脚,每次从外边吃饭回来,也就很少带回那些残骨头剩肉片来。

田丽知道刘钢憎恨“娃娃”的原因,反而对“娃娃”更亲近起来,还经常地抱着“娃娃”到邻居家去串门。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几个月后的这天,刘钢要到省城开会,走到半道,忽然想起放在家里的一份材料忘记带了,就赶忙开车折回家里去取材料。谁知刚进家门取完材料欲走时,却听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正躲在床底下的“娃娃”很兴奋地叫了一声,很快就跑过来蹲在门口摇头晃脑,不停地用爪子扒着房门。

奇怪,谁啊?

刘钢打开门,看到一个比他还年轻的英俊小伙子站在门口,那狗却不像对其他不熟悉的人那样地大叫不止,而是很熟悉的把尾巴老摇,还用头去拱那个小伙子的裤腿。

刘刚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脸的不快,问:“你找谁?”

小伙子不知所措地:“我,我可能找错地方了。”

刘钢疑惑地继续追问道:“你,是人找错了还是地方找错了!”

正说话间,刚从外边买菜的田丽急急地走上楼道,看到那个小伙子,忙给丈夫解释道:“这是我的一个同、同乡,今天找他过来有点事情。怎么,你不是去开、开会了么?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刘钢一脸不悦,冷冷地答:“怎么,我不应该回来么?”

田丽结结巴巴地:“不、不是,不是说你不应该回、回来,是怕你多、多心么!”

刘钢:“我为什么会多心啊!你们是不是想我不在家的时候,要商量什么事情的吧!”

那个小伙子赶紧知趣地对小田说:“我先走了,不好意思!“

看着小伙子的背影,刘钢问田丽道:“那你说说,这个小伙子是你的同乡,他是不是经常来过我们的家?”

田丽:“怎么会呢?我们也是刚认、认识不久,他还是第一次来、来的呢!”

刘钢摇头道:“你骗人!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呢!你说这个人没到过我们家,可是我们家的狗怎么这么熟悉,还摇头摆尾的亲热,你说实话,你们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

田丽也生气地:“你还好意思说我呢,那天在门口你和你的那个女同学,我们家的狗怎么也是那么亲热,你们两个人关系正常么!”

再此,两口子都对这个小狗没有原来的好感,尽管这“娃娃”对它的主人都很忠诚,仍旧的见到不认识的人嗷嗷大叫,对熟悉的朋友摇头摆尾,但是刘钢和田丽对它已经没有往日的亲热和喜爱,有时候还忘记给它喂吃的,还时不时地因为它两口子开始争论起来,甚至还踢它几脚。

眼看这两口子的矛盾也一天天越积越深,已经发生到吵架骂人和摔碗的程度。

听说这小两口生活中有了矛盾,双方的父母相约在一起开了个家庭会,让刘钢和田丽小两口都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说了说。

最后,双方的老人才证实,原来是这只小狗惹出来的事情啊!

老岳母娘马上拍板道:“这好办!我把这狗带到我们家养几天!”

做婆婆的也马上接话道:“这样也好,我们两亲家相互轮着养,这样,你们小两口就不会因为这狗生气了!”

当天,做岳母的就把这个“娃娃”抱了过去。

可是,当天夜里已经很晚了,这刘钢和田丽两口子却吵的更凶,甚至还有摔电视机和砸电冰箱的声音,以至左邻右舍都能听到。

有一个好事的邻居对楼上喊:“我说你们养狗的这家啊!你们还让我们大家休息不?听你们家现在这吵闹声,还不如你们家“娃娃”的叫声习惯呢!”

后来,这小两口还真的离了婚,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给各自的同学同乡成了家,只听知情的老岳母对人就说:“原来这小两口过得好好的,怎么说离就离了呢!都怪这只小狗啊。”

一天,爱人对我说,咱们家也养只小狗吧?

我说,你看看楼上刘钢和田丽他们小两口,让狗给闹的!

爱人疑惑地看了看我,许久没有吭声——

看来,狗太通人性了,也不好。

(图片选自网络)

李战军:男,曾用“君子伯牙、君子行、子君一道”等网名,中国网络作家,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曾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纪检监察报》等报刊上发表过文章,出版过6本书,部分文章获奖并被转载,现为中国搜狐旅游热门达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