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的正面与侧面

原标题:百度的正面与侧面

“那个受用户喜爱的百度,已经回来了。”2019年开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李彦宏发布的内部信如是说。

然而,7月3日上午,2019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李彦宏开场演讲时,一位观众冲上演讲台,众目睽睽之下,向李彦宏头部倒了一瓶水。随后,倒水视频迅速火遍全网。这位观众以一种行为艺术的方式,告诉了李彦宏,他心中百度可能还远没有回来。

魏则西事变

作为一家公司的百度,诞生于新千年的第一天——2000年1月1日。选择这个日子,或多或少的表达了李彦宏对这个公司未来的期待。2001年10月22日,百度正式发布Baidu搜索引擎。就在当年,百度在国内首创了“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盈利模式。正是这种盈利模式,使得百度做的越来越大,也为百度跌落神坛埋下了伏笔。

竞价排名,指的是买断关键词搜索结果前几位的位置,再以竞价卖给商家进行广告目的的链接。竞价排名本身是一种合理合法的商业模式,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搜索引擎广告都采用竞价排名,谷歌、bing都是如此。

然而百度的竞价排名又有所不同。曾经百度的竞价排名一度采用“弱标注”的方式。与谷歌等公司的“强标注”相区别,在搜索到关键词时,谷歌的竞价排名广告会明显的标注为广告,而百度则将广告内容和正常的搜索结果混同,让用户难以分辨,甚至有些假冒的“官网”会将正确的官网挤出搜索结果页。

当然,采用“弱标注”的方式将有利于广告商,从而使得百度的收入增加。这种“竞价排名,价高者得”最终酿成了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

2014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大二学生魏则西被发现患有晚期滑膜肉瘤。在采取各种化疗、放疗的方法后,魏则西家庭通过百度推荐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尝试所谓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DC-CIK疗法),在付出大量医药费(超过人民币20万)和时间后,仍然没有效果,2016年4月12日,因病身亡。

事件爆发后,百度试图使用“技术中性论”推脱责任,百度认为搜索引擎是一个工具,工具是没有原罪的。然而,由国家网信办牵头成立的联合调查组公布的调查结果认为,百度搜索相关关键词竞价排名结果,客观上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

随后,李彦宏对媒体表示,百度搜索将进行整改,将控制商业推广信息占比不超过30%,同时加强了对“商业推广”字样的标注强度。

技术的漏洞容易弥补,但人心的失去却难以挽回。“魏则西事件”后,“血友病吧事件”、“推广赌博网站事件”、“假冒苹果官方售后维修店事件”、“‘复大医院’广告事件”、“‘上海美国领事’广告泛滥”等等一系列针对百度的公共事件,既是百度的风评出现“断崖无底式”下跌的表现,又是社会大众对百度的“愤怒”的发泄窗口。“不受喜爱的百度”最终酿成了“李彦宏被泼水”事件。

广告依赖症

从中国搜索市场份额来看,百度是绝对龙头。无论是2004年推出的搜狗搜索2012年推出的360搜索,还是2014年推出的神马搜索,都从未对百度造成实质威胁。唯有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的Google中国曾经紧追百度,占据中国搜索市场第二的位置。但随着2010年3月谷歌关闭中国大陆市场搜索服务并转至香港之后,其在中国市场份额逐渐萎缩,百度由此稳坐第一,再无敌手。

搜索业务的背后,是广告收入的大蛋糕。2001年,百度推出竞价广告后,业绩飞速增长。2002至2005年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速224%,2005年8月百度于Nasdaq上市,发行价27美元,开盘价72美元,首日涨幅354%。

“魏则西事件”的背后,反应的是百度的广告业务对医疗客户的重度依赖。据交银国际发布的研报,2013年和2014年,百度网络搜索收入分别为286亿元人民币、429亿元人民币,其中估计莆田系对百度收入的贡献分别为22%、19%。

而实际上,百度对广告业务的依赖至今难改。2018年,百度的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即广告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为80%,而在五年前这一比重更是高达99%。百度俨然是一家广告公司。

长期以来对广告收入的依赖也使百度自身的发展陷入瓶颈。2014年前后,国内的互联网行业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高度依赖广告业务的百度却一直没有找到的“敲门砖”。随着应用的APP化,以搜索引擎作为流量入口的百度首当其冲,如神马搜索、360搜索之类的竞争对手通过捆绑移动端浏览器蚕食了百度的搜索份额,百度陷入“流量焦虑”。

同时,这种焦虑也传递到二级市场上,2015年至今,百度的股价陷入停滞期,同为BAT的阿里和腾讯,在此期间股价分别上涨70%和230%,而百度则下跌了50%。百度几乎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上半场。

All in AI

其实减少对广告业务的依赖,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也是百度一直想做而没做成的事。2012年,百度建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此后相继建立了大数据实验室和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

实际上,很早就进入人工智能布局的百度已经成为中国AI领袖的黄埔军校。2018年,AI领域知名科技媒体TOPBOTS评选出了20位驱动中国人工智能改革的科技领导者,李开复、陆奇、王海峰、林元庆等众多来自业界学术界人工智能领域资深人士均榜上有名。在评选列举的20位中国AI领袖中,百度现任和离职的AI领袖占了10位.

作为百度AI转型的关键一步,2017年1月,李彦宏邀请陆奇加盟百度,意图通过引入陆奇重整百度的生产线。陆奇入职后,开始清理百度的“护城河”。2月28日,医疗事业部被清理掉;百度外卖作价5亿美金,卖给饿了么。

陆奇把此前百度的繁杂业务分为两块:以feed流和人工智能组成的主航道,代表百度未来;为主航道保驾护航的的其他业务,比如百度百科、百度知道等优势产品,代表百度的现在。另外,打造若干新的AI赋能的业务,尤其是用于自动驾驶的Apollo和用于对话式人机交互的DuerOS。

陆奇入职后的一年中,百度股价有所回升,最高曾到达每股284美元,这也是百度股价的最高峰。正因为陆奇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位年过五十的前微软高管就已被外界视为百度复兴的关键先生。

敌在本能寺

然而,2018年5月18日,百度突发新闻消息,宣布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将从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但仍将继续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受此消息影响,百度股价暴跌9.54%,收报253.01美元,市值882亿美元,一夜蒸发94亿美元。

在百度做的风生水起的陆奇,为何突然离职,媒体产生了诸多解读。实际上,实际上从一个细节上,我们或许能了解到百度的另外一面。

2017年的百度开发者大会上,陆奇喊出“百度 All in AI”的口号。然而6个月后,李彦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从未说过百度All in AI。”随后,李彦宏进一步说道:“我这人说话还是倾向于留有余地,我是非常相信AI的,这个大家都有感受,但是没有这样说,还是希望大家不要把一件事情绝对化。”

李彦宏表示,其实今天搜索背后的技术完全是人工智能技术,但不希望大家说百度All in AI,好像百度所有的资源都去做无人车、度秘了,其实不是的,百度大多数的资源可能还是在百度搜索、百度的信息流等相对比较核心的业务上。

关于AI定位的这种微妙分歧,也反映了李彦宏一直以来遵循的思路。在早期的演讲和访谈中,李彦宏最常强调的话是,“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情,适度放弃不切实际的梦想。”

李彦宏说,谷歌用两年时间,请20位人工智能科学家开发出AlphaGo。在百度这个项目会被否定。“我们会问,你花这么大精力做一个东西到底能实现怎样的价值?”他认为,百度最主要的资源应放在更有市场前景的方向上,而不是去开发一个只会下围棋的机器人。

敌在本能寺,这也许就是陆奇在百度遇到的困难的根源。据媒体报道,陆奇在任职期间曾要求百度不再对某些垂直行业提供竞价排名广告,随后遭到了多位高管联合抵制。

再无BAT

2019年5月17日,百度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财季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显示,百度第一财季净亏损为3.27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67亿元,这也是百度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与此同时,百度又公布了一项战略变革及人事变动。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该业务,原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任。

百度股价也经历了断崖式下跌。在一季度财报发布的下一个交易日,百度股价下跌16.52%,报128.31美元,一夜市值蒸发89亿美元。截至7月3日,百度股价再跌至118.56美元。这表示陆奇离职以来,百度股价下跌已经超过50%。

随着市值的持续缩水,百度一度被京东、美团等公司超越,许多人感叹,中国互联网江湖再无BAT。

关于百度的未来,李彦宏被倒水的骚乱过后,李彦宏穿着湿衣动情地说:“在AI前进的道路上,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展,但百度前进的决心不会改变,AI会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