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横行港粤,修建2座“化骨池”,残害我10万同胞!

原标题:日军横行港粤,修建2座“化骨池”,残害我10万同胞!

作者:明月照秃猫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说起日本的细菌战,可能很多人首先会想到日本关东军的731部队或100部队。前苏联伯力法庭只注重追究731部队、100部队针对苏、蒙发动的细菌战活动及罪行,却忽略了其他几支在中国内地及新加坡等地实施细菌战的日军部队。

其中有一支部队,曾在我粤港地区发动大规模的细菌战,至少造成了我10万同胞惨死。日军这一罪行被极力掩盖,直到数十年后才被揭开,少有人知。

石井四郎,中将,医学博士,日军细菌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却并未受到审判,于1959年死于老家千叶县

(一)港岛沦陷,日军将市民驱逐到广东

波字8604细菌部队建立于1939年4月8日,初期配置人员为655人,又在南宁、钦县、佛山等地设置六个支部各置225人。这支细菌部队直属于“南支那派遣军”,正式名称为“南支那派遣军防疫给水部”或“华南方面军防疫给水部”。

8604部队本部驻地为当时的中山大学医学院(现广州中山二路中山医科大学),这里有现成实验室、化验室、解剖室、教室、宿舍等基本设施,被8604部队用于人体试验及动物、细菌培养等。

日军占领香港后,于12月28日分别在九龙半岛和香港本岛举行入城式,图中为首的是23军司令官酒井隆中将和海军司令新见政一中将

1941年12月,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港岛沦陷。不久,日军将大批港岛难民遣到广东。这一批难民数量巨大,1941年12月,港岛人口数量约为150万,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仅剩下60万,而剩下的90万人基本被当作难民来统计了。

大批难民涌向了广州,而日军将他们安置在了南石头难民收容所中。说是收容所,其实是为了防止难民涌入市里。由于缺乏粮食,经常有难民饿死。但可怕的事情,远不止于此。

(二)难民成病毒试验对象,日军修建2座“化骨池”

日军一直在尝试着将病毒武器用于战争,而难民收容所的人口众多而密集,竟然成为他们的试验对象。

8604部队检索班长丸山茂曾经坦白:“军方为了保证广州市区的治安,把来广州的难民安置在滩(南)石头收容所,但由于难民太多,收容所已人满为患,就命令南水部用细菌杀死他们。”

多年后,8604部队检索班长丸山茂在粤港难民墓地忏悔

8604部队除了培养炭疽杆菌、伤寒杆菌、霍乱弧菌、狂犬病病毒用于人体试验外,也培育了大量携带鼠疫的跳蚤。8604部队生产的鼠疫跳蚤从最初的每月10公斤,扩展到20公斤,并从白云和天河机场用飞机运走,攻击昆明、丽水、玉山、衢县、桂林、南宁等地区。

为了检验细菌战成果,8604部队在难民收容所中肆意传播这些传染病。他们不仅派人在难民居住区释放鼠疫跳蚤,还对他们的食物、饮用水添加病菌,甚至直接地将难民抓去“喂蚊”,观察其感染疟疾的情况。

在难民染病后,他们会将一部分死者进行解剖,观察其身体的病变情况。有时一天会解剖5具以上的尸体。

在难民所中,大量同胞遭到残害, 8604 部队处置尸体时,除了常用的焚化手段, 还修建了2座容积各为 80 立方米的“化骨(尸)池”来降解尸体, 并雇佣抬尸人将尸体转移到其他地方掩埋。仅就其一公里外的邓岗,每天需要掩埋的尸体至少有数十具。

日军在罐装毒气

(三)日军派汉奸潜入民间投放病毒

仅在难民收容所进行疾病传播,已经无法满足8604部队的变态欲望。为了进一步传播疾病,他们将一部分轻病症的带菌者向其他地区转移,以扩大感染面积。

1938年至1939年,日本在两广、福建地区通过空投带菌棉花传播霍乱,造成百万人员感染霍乱而死。

1941年5月至6月,日军派汉奸潜入广东后方的乐昌地区,将霍乱、肺病、疟疾、痢疾等疾病的病菌混入居民水源之中,造成大量人员染病而亡。

1942年,日军以空投的方式在粤北地区传播鼠疫,造成1942年至1943年间广东地区鼠疫的大规模爆发。

这些穿白大褂的所谓“医护人员”,全部是罪恶的日本刽子手

这些仅仅是不完全记载,有许多档案资料都在日本投降、转移前后遭到销毁而无从考证,许多发生在偏远地区的灾难也无人可知。

波字8604细菌部队,在华南通过细菌战杀害了至少10万粤港群众,但这个数字仅仅是可以确定的,也是被远远低估的。因为在化尸池里、焚烧炉中的尸体,早已不见踪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