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驯|杜嘉怡

原标题:不驯|杜嘉怡

东院边上的瓦墙不高,却是野猫和一一间最鲜明的界线。即使平日里行事再肆意张扬,野猫每每也只是立在墙头与一一交谈,始终没有越过雷池一步。

至于原因,它们俩都心知肚明。墙内很好,却无自由。

野猫不是没有羡慕过一一的生活。每日精心准备的猫粮,数不清的新奇玩具,还有一家大大小小的亲近与宠溺。每当寒冷安静的夜晚来临,墙里橙红色的灯光就越发明亮安逸。一度是野猫梦里最温暖的幻境。但经验告诉它,这样的想法很危险。所以它隔三岔五便会来找一一聊聊,以此警醒自己。它,不想被驯服。

“我要死了。”一个平凡的午后,又在墙边,一一如是说道。它努力地遏制自己呕吐的欲望,柔顺光滑的皮毛也掩盖不了身上的虚弱病气,尾巴恹恹地垂在地上,染上了泥土的尘灰。它扒拉着小小的爪子一次次想要攀墙而上,却因修剪了指甲而用不上力气。

“你为什么不让人类带你去医院?”野猫瞧着墙里,屋里有人影移动。

一一漂亮的蓝色猫眼里飞快地闪过了些什么,“我弄坏了她的手机,她正生气……不会开门的。请你帮帮我,我想离开这。”

闻言,野猫心下了然,神情多了几分同情。它打量着一一比自己小上几倍的身体,默默思量着这就是家养的后果。然后,一个利索、充满威势地跳跃,轻盈落地。乌黑的短毛在阳光下泛着如针般的光泽。

一一在它背上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禁闭的大门,就那样,一点点,被高高的瓦墙全部遮盖。

“你知道医院怎么走吗?”野猫熟练地穿梭在胡同之中,到了外边的它,身上多了点戒备,也多了点轻松。

一一:“我说过了,我要死了。”

野猫蓦地停住,过了一会才不解地问:“那为什么还要从墙里出来?”

“如果我今天死在家里,那么她就会为今天没有开门而后悔。”一一慢慢说着,身体里某个地方抽动着,由剧烈到麻木。恍惚间,它好像又回到了多年前,主人给它取名“唯一”的时候。

后来,虽然一一不在了,但野猫还是习惯性地去墙头站着,还是谨慎小心地不越雷池一步。但那更像是笨拙的害怕打碎一个珍贵渴求的美梦。而墙里的人也再没有养过猫。

野猫一直觉得猫应该是桀骜不驯的。但看见为了人类收起一身爪牙的一一,它又迟疑了。因为一一虽然被驯服了,但同时也驯服了人类。

记叙文组 作者:杜嘉怡 作品ID :10009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