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去世后,宝玉会有怎样的表现?曹公在前八十回已经告诉了我们

原标题:黛玉去世后,宝玉会有怎样的表现?曹公在前八十回已经告诉了我们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是北宋著名词人苏轼的《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中的句子。

苏轼在爱妻王弗去世十年之余,又在梦中相见,往事历历,悲痛萦心,挥笔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悼亡之词。

苏轼与王弗琴瑟和鸣十几年,王弗的早逝给苏轼的打击非常大,那种无限深切的怀念,那种无比锥心的疼痛,力透纸背,读之让人不觉“泪千行”。

宝玉和黛玉作为《红楼梦》中的一对有情人,他们之间情投意合、惺惺相惜的故事也是令人称颂和感慨的。《红楼梦》止于八十回,我们虽然知道“狠心”的曹公的意图是让黛玉泪尽而逝,宝黛最终是有情人未成眷属。对黛玉情真意切的宝玉在黛玉去世之后,会有怎样的痛苦表现,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细读前八十回,原来曹公早已将宝玉的失魂断肠、悲痛怀念都隐藏在了那字里行间......

一、恸倒山坡,心碎肠断。

黛玉自幼丧母,外祖母贾母疼惜,接到身边抚养,自此“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

宝玉和黛玉在耳鬓厮磨、形影不离中,培养出了深厚的感情。黛玉一旦亡故,宝玉的伤心程度可行而知。在二十八回中,饯花之期之日,宝玉看到了地上各色花瓣锦重重的落了一地,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他把那些花瓣兜了起来,登山渡水,过树穿花,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花冢而去。

还未转过山坡,宝玉听到有人呜咽吟唱“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词句,便想到了“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不觉恸倒山坡之上,霎时心碎肠断。吟唱如此伤心幽怨词句的不是别人,也正是宝玉联想到林黛玉。

这些词句也是黛玉的“葬花吟”中的结语,更被后世视作黛玉的“诗之谶”。黛玉惜花葬花的行为,以及在中秋之夜吟诵的“冷月葬花魂”的句子,都表现出了她的命运是与花紧密相连的。

黛玉葬花是为自身爱情与现实的无奈而立冢悲泣,黛玉葬花亦是葬己。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宝玉在饯花之期,拥花奔花冢,心碎肠断,恸倒在地,俨然是宝玉惊闻黛玉香消玉殒的噩耗,足不能迈、口不能言,心碎肠断、轰然匐地的场景,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二、含泪施礼,撮土为香。

第四十三回中,九月初二既是凤姐的生日,又是大观园的诗社起社日,贾府内热闹非凡,而宝玉却一早穿了素服,偷偷地独携了贴身小厮茗烟来到郊外的水仙庵,借来庵内的香炉,“来至井台上,将炉放下。茗烟站过一旁。宝玉掏出香来焚上,含泪施了半礼,回身命收了去”。

在祭奠结束回到贾府后,见到王夫人的丫鬟、金钏儿的妹妹玉钏儿,宝玉陪笑道:“你猜我往那里去了?”。这一系列的表现,都把宝玉偷偷祭奠的对象指向了因为他的“亲密举动”而挨打,继而跳井自杀的金钏儿。实际上,宝玉偷偷祭奠的是黛玉。

一是看宝玉的眼泪。水仙庵中供奉着洛神。洛神是一个虚拟的神话人物,她是“宓妃,伏羲女,溺死洛水,遂为洛水之神。”在《红楼梦》中黛玉是与唯一“水”有不解之缘、具有“神仙”气质的姑娘,因为黛玉本为仙界灵河岸上的仙草,为了还灌溉之“水”而下凡的,况且初见时,在宝玉的眼里黛玉就是“神仙一样的妹妹”。

在曹植的《洛神赋》里,有“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之句,曹植把“洛神”比作了“芙蕖”,芙蕖即水芙蓉,黛玉在宝玉生日晚会上抽到的花签就是芙蓉。当宝玉看到水仙庵中的洛神之像时,“不觉滴下泪来”,这泪水肯定不是为那庵内泥塑的“洛神”而流的,而是为像“洛神”一样的女子而流的。

二听茗烟的话语。茗烟在宝玉祭奠之后,也跪下祝道:只是这受祭的阴魂虽不知名姓,想来自然是那人间有一、天上无双,极聪明极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二爷心事不能出口,让我代祝:若芳魂有感,香魂多情,虽然阴阳间隔,既是知己之间,时常来望候二爷,未尝不可。

《红楼梦》中“人间有一、天上无双,极聪明极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还是宝玉的“知己”,必是黛玉无疑。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黛玉去世,宝玉虽处在热闹非凡的贾府之中,他心心念念的仍是唯一的知己黛玉。

三、流泪叹息,焚纸作悲。

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在五十八回中,清明之日,宝玉带病在大观园中散步,欲去探望同样在病中的黛玉。

行至沁芳桥一带,遇到了在山石后偷偷烧纸祭奠、又被管园婆子发现的藕官,管园的婆子不依不饶地要拉了她去见太太。藕官这样的“违规”行为,见了太太必然会受到重罚。宝玉编造了谎话,替藕官解了围。

后来,宝玉又通过芳官了解到藕官祭奠的是死去的“亲密爱人”小旦菂官。这次清明节焚纸祭奠的行为看似藕官在祭奠菂官,但是宝玉为了替藕官解围而撒的谎却是这次清明焚纸的真正含义。

宝玉先是向婆子掩饰:“他并没烧纸钱,原是林妹妹叫他来烧那烂字纸的”,谁知被婆子识破,便又编造了新的谎话,“我昨夜作了一个梦,梦见杏花神和我要一挂白纸钱,不可叫本房人烧,要一个生人替我烧了,我的病就好的快”。

这两个谎言隐含暗示了两层意思:一是焚烧的“纸钱”,被宝玉说成“黛玉的字纸”。试问,在什么情况下才会焚烧某人的东西,不外乎此人已经亡故了;二是本来是应该宝玉烧的,为了病好的快,才“一个生人替我烧了”。

再者藕官和菂官身上皆有宝玉和黛玉的“属性”:藕官在抄检大观园之后,出家去了水月庵,宝玉在黛玉面前也多次提到“你若死了,我当和尚去”。藕官最终去了水月庵与宝玉“当和尚”的去处如出一辙。而菂官的“菂”字字意为“莲子”,莲也叫水芙蓉,黛玉亦可称“芙蓉”,况且菂官和黛玉一样早早地亡故了。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黛玉逝去,宝玉心痛,思虑成病,不能到坟前诉说悲肠,遂化身“藕官”,在清明节之时,偷偷地焚纸作悲,祭奠了化身“菂官”的黛玉。

四、一心凄楚,夜月泣诔。

在七十八回中,晴雯在病中被撵出了大观园,不久便病亡了。众人皆不挂心,独有宝玉一心凄楚,看到芙蓉花,想起小丫鬟说晴雯作了芙蓉之神,便为晴雯作了长篇的诔文“芙蓉女儿诔”,在夜月下芙蓉花前泣念,寄托哀悼之情。

在七十九回开篇,宝玉作完了诔文,黛玉从芙蓉花丛中走了出来,二人在一番对话之后,脂砚斋夹批:明是为与阿颦作谶。脂砚斋何出此批语呢?从晴雯和黛玉的样貌上,王夫人描述晴雯的样貌就是“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从诔文的题目,也指向了黛玉的别称“芙蓉”。

再者,从诔文的内容,也指向了黛玉的日常。比如“玉得于衾枕栉沐之间,栖息宴游之夕,亲昵狎亵,相与共处者”,是宝玉与黛玉从小“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的写照。

比如“花原自怯,岂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与黛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处境相吻合。

比如“鼎炉之剩药犹存,襟泪之余痕尚渍”,是黛玉汤药常伴、眼泪长流的日常。再比如“芳名未泯,檐前鹦鹉犹呼”,对应了在三十五回中,黛玉从外边回到潇湘馆,潇湘馆廊前挂的鹦鹉学舌大叫:“雪雁,快掀帘子,姑娘来了”的场景。

而且,七十九回中,当宝玉把诔文中的“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之句改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时,脂砚斋再次点明了诔文祭奠的对象:如此我亦为妥极。但试问当面用“尔”“我”字样究竟不知是为谁之谶,一笑一叹。一篇诔文总因此二句而有,又当知虽晴雯而又实诔黛玉也。自蓄辛酸,谁怜夭折!仙云既散,芳趾难寻,宝玉对黛玉的深情怀念早已溢出了诔文之外。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宝玉对黛玉有着无限的深情,黛玉去世,宝玉或号恸崩摧、或临水撒泪、或焚纸清明、或夜月泣诔,仍是道不完这满腔的眷恋与悲伤。凤尾森森换作落叶萧萧,龙吟细细唤作寒烟漠漠,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茜纱窗.......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