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书福罕见握手李彦宏,一年前嘴炮不断,如今吉利车上喊百度小名

原标题:李书福罕见握手李彦宏,一年前嘴炮不断,如今吉利车上喊百度小名

2019年7月3日,百度开发者大会上,一场“宏彦祸水”后,李彦宏气定神闲,按照台本,继续自己的下一步表演——用小度音箱call汽车大佬李书福。

“小度小度?”

“在呢!”

“打给李书福的车。”

“你好Robin!现场的各位观众们,大家好!”

吉利博越PRO车上的李书福,容光满面,通过车载视频通话,跟现场的7000名观众打招呼。

然后,他从自己的博越SUV里一秒穿越到现场——两人握手宣告吉利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

从博越PRO开始,吉利汽车将全面搭载融合小度车载系统GKUI 19系统。

后者是吉利自主研发的智能车联系统。

一个是硅谷回国的精英创业者,一个是放牛娃出身的民营企业家;一个互联网人工智能圈的头雁,一个是放眼世界的中国汽车工业领头人;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互联网,不同背景命运轨迹甚至一度不太对付的两个人,此刻把手握到了一起。

回首这二位的创业史,你可以轻易看见中国互联网与汽车两大产业从零起步的各自艰辛,以及未来携手的希望所在。

浪潮之巅

1999年,在硅谷的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做工程师的李彦宏,拿到了“超链分析”的技术专利,这是奠定搜索引擎发展方向的基础发明。

当时的李彦宏,是硅谷公认的技术权威,高薪酬,拿着股票期权,然而,一场收购,把李彦宏拽到了选择的路口。虽然公司被收购了,但他明白搜索的前景光明,他想继续做。

这时,老婆马东敏给他指出了另一条路:回国创业。

于是,这年冬天,31岁的李彦宏,把妻子女儿留在美国的别墅,只身回到北京。

他的落脚点,是北大资源宾馆房间,李彦宏坐在那里,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母校,仪式感满满。

第二年1月,他创立了百度。

赶上中国互联网产业起步的风口,李彦宏成了沸腾30年里最闪亮的弄潮儿之一。

在同一批互联网创业者中,李彦宏的背景,不可谓不光鲜。

他是山西阳泉的高考状元,北大计算机系高材生,纽约州立大学硕士,硅谷精英。这么说吧,他的前30年,是每一个家庭教育孩子去学习的榜样。

而就在李彦宏在北方的冬天四季如春的时候,远在南方的李书福,正捧着一份报纸,欲哭无泪。

放牛娃的冬天

2001年,中国企业家杂志一篇《生死李书福》封面报道,道出了李书福的无奈。

那一年,中国加入WTO在即,最新一期《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即将发布,能不能登上这份公告名单,直接决定这家民营车企有没有造车资格。

对那份公告,李书福寄托了太多太多的期望。

左一为年轻时的李书福

当时的中国,一方面对汽车的内需逐年暴增,德国大众、日本丰田、美国通用赚得盆满钵满,另一方面,中国自主造车工业却百病缠身,技术落后不说,强大的合资企业和本土汽车利益集团为了垄断市场,通过游说让政策制定者相信,应该严控汽车生产牌照。

押上全部身家投身汽车生产领域的李书福,如果无法进入国家目录,就拿不到生产牌照,就等于直接破产。

吉利上报的两款新车,没有出现在公告里。

身边人告诉他时,他甚至没有勇气自己拿起那张报纸。

那一刻,同是60后、只比李彦宏大5岁的李书福,一下子沧桑了很多。

在给政府领导汇报工作时,他痛陈:“请允许民营企业家做轿车梦。如果失败的话,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吧!”

李书福自嘲,“我是一个放牛娃”。

作为马云的老乡,李书福天生有浙商的嗅觉,初中嗅到了改革开放的信号,高中一毕业,他迫不及待开始创业。

说是创业,其实就是走街串巷给人家拍照,启动资金来自他爸借的120块大洋。

倒霉的是,120大洋刚花出去,相机就被偷了。

感知到大势将至的他,说什么也要让亲爹再借一次。

“对变化的世界要有自己的客观判断,判断明天可能发生什么。”

靠这求来的第二笔启动资金,李书福完成了一个草根创业者的原始资本积累。

与硅谷精英李彦宏相比,李书福的实业创业梦,多了几分悲壮的注脚。

但他对社会宏观经济趋势的敏感,也成了自己创业最大的(可能也是唯一的)筹码,后来有一位领导这样评价他:我周围有那么多管汽车产业的处长、司长,但他们对中国和海外汽车产业的了解远不如李书福。正因为对国际汽车产业的发展趋势烂熟于心,李书福才会时常做出预见性的判断。

既然选择了创业,无论身家如何背景如何,未来都只能风雨兼程。

风雨兼程

百度起家,靠的自然是技术。

2000年5月,百度卖出第一套搜索服务,每年8万美元服务费。一年后,ChinaRen、搜狐、新浪……中国主流门户一个接一个采购百度的搜索引擎技术。

但光靠卖搜索技术,依然难以养活几十号人,抛妻弃子回国创业的李彦宏,目标只有一个:做大,越大越好。

屋漏偏逢连夜雨。

世纪之交,美股科技泡沫崩溃,殃及池鱼,中国互联网一夜之间进入寒冬。

手握大把钞票的银行家们都知道,互联网是未来,但买卖烧钱不赚钱,不愿意把钱投给嗷嗷待哺的互联网——他们更愿意在孕育房地产支柱产业的事业上插一脚。

最后还是靠外国资本,于是,那一代互联网巨头的大股东,统统成了外国人。

靠外国资本解完燃眉之急,怎样赚钱依然是李彦宏面前的难题,他想起早前看到的一篇新闻,介绍了一家国外公司靠做竞价排名活的很滋润。

于是就有了百度早期历史上著名的一幕:

2001年8月,深圳,带病参加电话会议的李彦宏,和散布在新加坡、美国、北京的董事们轮番上阵唇枪舌战。有高管反对他做竞价排名,觉得会影响现有的搜索技术销售业务。高管们纷纷赞同。

吵了3个小时,李彦宏怒了,“我他妈的不做了,大家也都别做了,把公司关闭了拉倒!”

然后,他猛地将手机朝桌上摔去。

最后,董事会同意了。

此时的李彦宏,其实心里也没谱,“我一心想将公司做大,出卖技术做不大,就要找别的出路,新出路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总比做看着就不行的事情强。”

2003年,百度宣布全面盈利,李彦宏长舒了一口气。

浙江的李书福,此刻却憋了一口气。

在谈判桌上被技术垄断的国外零部件供应商漫天要价之后,他暗下决心,吉利要走自主研发的路子。

他决定利用下一批新车立项研发的契机,实施质量战略,对吉利宁波基地大规模技术改造,光模具就花了1.1个亿。

吉利早期在宁波的造车厂,当时还叫“美日”

他给研发人员的唯一要求就是:不刮1克腻子。

看似简单的技术要求,却是吉利从敲敲打打向正规化造车的转型升级。

一年后,吉利自主研发的第一款正向设计车型,自由舰问世。定位A0级的自由舰,成了吉利第一款销量过万的车型。

至暗时刻

十年一轮回。

2009年,是中国互联网另外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它被视为移动互联网在中国萌发的元年。

如果说百度的前十年,是乘着互联网的东风与搜索引擎一家独大的绝对优势而一路飞扬,那么百度的第二个十年,是曾经在移动互联网崛起的背景下迷惘过的。

搜索是PC互联网的皇冠。

PC时代,百度的战略很简单,为搜索建立护城河,只要给搜索灌流量,它就能够给你吐出钱——2012年,全球互联网广告市场700多亿美金,搜索模式占了70%。

然而,移动互联网大潮来了之后,作为PC时代最赚钱的公司,百度的核心业务搜索却遭遇巨大冲击。搜索不再重要,APP才是王道,而百度所有的收入、认知、人才、技术、理念、组织结构、代理商、各种文化,都是基于搜索建立的。

李彦宏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寻找百度的二级火箭,重金收购91手机助手,烧钱扶持百度外卖……都以失败告终。

最终,他为百度找到了两架二级火箭:信息流和AI——信息流是现在,AI是未来——信息流推荐的核心技术,是大规模分布式机器学习,百度原有的技术积累,稍微改动就可以投入使用。

那AI呢?

2013年1月,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李彦宏亲任院长,无人驾驶项目也同步启动——这是后来百度转型AI战略的底牌。

这一年,百度在AI投入高达100亿,对技术的追求,李彦宏一直都是最坚定的那个。

All in AI,是让百度方法论可以再次奏效的机会——搜索积累的人才、技术和数据资源在AI具备非常契合的复用性,重回技术路线,跳出组织的窠臼,对于技术立身的百度来说,自然更有战略性意义。

但它同时也是一场豪赌,几年数百亿的投入,给百度近些年来并不乐观的现金流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百度迷失的那几年里,中国汽车自主品牌看起来也非常绝望。

巨头的阳谋

很长一段时间里,销量前十的车型中,没有一款是自主品牌。

2013年,吉利实现56万辆销量,同比增长16%,但下一年,整个吉利集团的销量极其惨淡。

用“I Love You”征服了沃尔沃汽车工会全体代表之后,李书福还要隐忍好几年,才能最终收获这场收购带来的资源整合效应。

但历史终会证明,收购沃尔沃,将是李书福在传统车企阵痛转型的浪潮中,最大的王牌。

收购沃尔沃5年后,在硅谷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和Autoliv的支持下,李书福让沃尔沃开上了北京西六环实际道路上,完成了自动驾驶测试。

沃尔沃XC90是全球第一辆带有高度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全新S90轿车已经实现了时速130公里的自动驾驶。

(事实上,以安全为名的北欧贵族沃尔沃,早在2005年就开始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了)

蛰伏5年,李书福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

2015年,随着全新博瑞上市,吉利实现中国品牌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零突破;2018年,博瑞GE成为中国第一款搭载L2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的量产车型,连A级车缤瑞都有L2级别自动驾驶的强势加持。

望尘莫及的切换速度,显然离不开沃尔沃的自动驾驶技术助攻。

“迟来”的握手

很难相信,就在一年以前,这两个同是60后、同为李姓的企业家还没那么”对付“。

2018年两会期间,两会代表李彦宏公开点名怼李书福:“前几天李书福讲未来传统车企只有两三家能生存下来,我认为李书福没有注意到开发平台的存在,未来因为有了开源和开放,很多车厂都能拿到最新的技术。”

将Apollo系统开源给所有企业,让所有人共享系统,每一家企业为Apollo系统贡献数据,才能让这个系统越来越成熟,这是李彦宏开源Apollo的初心。

或者换句话说,对百度来说,自动驾驶难度越大,平台的吸引力越高,就会有越多企业放弃自研系统,加入Apollo生态。

不过,朋友遍天下的李书福有自己的算盘。

同是那一年两会期间发布的吉利自主研发系统GKUI,证实了他一定会把包括处理器在内的核心软硬件体验,都牢牢握在自己手里。

GKUI发布至今,用户突破百万,其中3/4都是吉利这两年力推的智能互联SUV博越的车主。

今天,GKUI甚至被有心人比喻成汽车领域的安卓,巧的是,百度Apollo一直对标的也是安卓。

即使在车载交互系统上最终牵手小度之后,这场微妙的博弈也没有结束。

就在董事长李书福北上的当天,坐镇杭州的吉利集团总裁安聪慧也出席了一场自家GKUI 19以及博越Pro云智能SUV全球首发的发布会。

更何况,蛰伏8年,他还有沃尔沃的全权技术投入加持。

沃尔沃对吉利的意义,绝对不止是造车。

就在百度开发者大会前一个月,吉利宣布瑞典公司Zenuity将成为它的辅助和自动驾驶软件的首选供应商(是的,并不是百度)——后者是沃尔沃汽车与瑞典科技集团Veoneer成立的合资企业,应用车型包括吉利全家桶里的极星、领克和莲花。

这家供应商CEO的这番话值得深思:“和吉利的交易对于Zenuity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进步,因为在市场的竞争之下,未来只有3-5款第一代自动驾驶软件平台能够存活到下一个十年末,而目前存在超过40个自动驾驶软件平台,Zenuity希望成为其中之一。”

换句话说,在自动驾驶软件的采购合作上,李书福起码目前应该会优先自家军。

朋友多多益善

“中国AI的头雁”,这是李书福在百度开发者大会现场对百度Apollo的形容。

对于这个称号,百度当之无愧——截至目前,搭载百度车联网功能的汽车品牌已经超过了60家,300多款上市车型搭载Apollo系统。

这里面,包括丰田、大众、福特、宝马、戴姆勒奔驰、本田、现代这些跨国车企巨头,也包括比亚迪、长城、一汽红旗这些自主品牌,红旗甚至直接跟百度联手打造了中国第一条L4级别自动驾驶乘用车前装产线。

对于朋友遍天下的李书福来说,暂时成为Apollo朋友圈的最后一名并不是问题。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道理,李书福当然再精通不过了。

当年GKUI的发布会上,高德、京东、腾讯、科大讯飞、喜马拉雅高朋满座。

当时的合作伙伴名单里也有百度,但只是百度旗下的太和音乐和百度地图,还没有Apollo什么事。

对于二李来说,他们更关心的还是Apollo平台的商业化进程,还是吉利全面切换到智能互联汽车的速度还能不能再快一点。

对百度来说,从车载交互系统这个小切口能撕开多深,还是一个问号,毕竟,两个各有图谋的企业家的握手背后,势必有商业谈判,有实力较量,有利益考量。

眼下唯一能确定的,或许就是两人未竟的决心,以及这些必将改变人类出行的颠覆性科技,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