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指定继承人就能算数吗?这恰恰埋下了蒙古帝国分裂的祸根

原标题:成吉思汗指定继承人就能算数吗?这恰恰埋下了蒙古帝国分裂的祸根

导读:在西征期间,窝阔台被成吉思汗选择为汗位继承人,原因系其长兄术赤与次兄察合台之间兄弟不协,惟太宗能对两位兄长排解而产生调和作用,也得术赤、察合台双方同意,成吉思汗乃作此决定。而正式的选汗大集会召开, 却出现拥戴拖雷的尴尬场面,已是汗位继承问题的不祥之兆。至太宗崩,同一问题的争执表面化。

大征服者成吉思汗西征兴尽,1225年春凯旋返抵蒙古本部,在外前后七年。其时,蒙古西灭西辽花剌子模,尽行并合中亚细亚、阿富汗斯坦、伊朗等回教诸地域,北方领土远及里海以北,南方又领有黄河以北汉族中国之半,原游牧国家再度跃进,大世界帝国形成

蒙古西征

西征归来途中成吉思汗大肆进行分封:长子术赤分与乌拉尔山东、西侧哈萨克斯坦之地;次子察合台分与西辽故地;三子窝阔台分与阿尔泰山以西,叶密立河一带的乃蛮故地,亦即以后清朝西蒙古之地;四子拖雷继承成吉思汗自身所保留外蒙古本土直辖地。内蒙古东半与清朝时代东蒙古地域,另予分封成吉思汗诸弟。进攻金朝花剌子模所得农耕文化地带,则非分封地而成立达鲁花赤制度,直接支配

成吉思汗诸子分封的处理原则,容易明了系从蒙古旧俗户主对其成年之子分与家产与家畜使其独立,父之最后残存财产末子承继的末子相续法,其留下的军队大部分都由幼子拖雷继承。1227年成吉思汗崩,生前指定继承人窝阔台登位为蒙古帝国第二代可汗。可是蒙古的忽里台制(部落议事会制度)仍然在起作用,窝阔台不能简单因其父的遗命继位,必须等待忽里台的最后决定。其间,王位空缺两年,便由拖雷监摄国政

1229年秋,为了推选新大汗蒙古的宗王和重要大臣们举行大会。宫廷内就有人恪守旧制,主张立幼子拖雷,反对成吉思汗的遗命,大会争议了40天。此时术赤已死,察合台全力支持窝阔台,拖雷势力孤单,只得拥立其兄窝阔台即位。拖雷在成吉思汗诸子中军事能力是最强的,1232年夏,在南征金国途中由于天气酷热,只得率军回师,后在途中得病而死。另一说,他是被窝阔台害死的。

窝阔台时期的蒙古帝国

太宗窝阔台继承其父成吉思汗的治绩意义,正是蒙古帝国创业与守成之功的密接配合。太宗在位十三年,较其父岁月为短,包括灭金的三大外征固仍蹈袭其父脚步。内治方面,强化统治而奠立发展中的蒙古世界帝国立国基石,则是成吉思汗未实现的理想完成。

成吉思汗所定法令为基础,屡次新颁大札撒,加强国家机能的制度化与法治化之外,入 《元史·太宗纪》的如下文字都堪注目:

——元年(1229年)“命河北汉民以户计出赋调耶律楚材主之,西域人以丁计出赋调, 麻合设的滑刺西迷主之”。

——三年(1231年):“始立中书省,改侍从官名,以耶律楚材为中书令” (《新元史》补充:“耶律楚材奏请州县长吏专理民事万户府专理军政,课税所专理钱谷,各不相统摄,从之”)。

——五年 (1233年,是年陷金汴京, 翌年金亡):“诏以孔子五十一世孙元楷袭封衍圣公”;“勅修孔子庙及浑天仪” (“新元史” 太宗纪六年条:“设国子监

——八年 (1236年):“耶律楚材请立编修所于燕京,经籍所于平阳,编集经史,召儒士梁陟充长官”;“诏以真定民户奉太后汤沐,中原诸州民户分赐诸王、贵戚。耶律楚材言非便,遂命各位止设达鲁花赤,朝廷置官吏收其租颁之,非奉诏不得征兵赋”;

《新元史》 太宗纪九年 (1237年):“命断事官术虎乃、山西中路课税所长官刘中,试诸路儒士,中选者蠲其赋役,令与本处长官同署公事,得四千三十人”。

属领征服的混乱阶段渐渐过去,安定秩序便于太宗治世期回复。而成吉思汗所制定仅对游牧国家适用的统制机构与统治方式,于并入了广大汉地与中亚细亚、西亚细亚定着民的新领土,蒙古发展为世界帝国时,稳固支配征服地所必备条件的国家统治大方针变更政府机构改革性整备,也都自太宗时代实现。

所以,与大札撒效力相辅成,诸王对征服地人民的特权,以及蒙古部将的征服地上横暴行为,一概都已加以限制。相对方面,从蒙古人一时占领汉族中国发展为其后征服朝代的元朝两面制统治的最早形成,便始于太宗窝阔台之世。推动蒙古历史此一关键时代形成的中心人物,乃是辽朝宗室后裔的政治家耶律楚材

耶律楚材(1190年—1244年)父、祖自辽亡后均仕金朝为高官,自身也由科举供职燕京,蒙古军取燕京被俘。成吉思汗与之言谈投机,留身边任政治顾问,时耶律楚材年二十七岁,自是得成吉思汗信任日深携带扈从西征,并郑重推介与指定的汗位继承人窝阔台。事实上,1229年大集会,太宗汗位僵局的最终打开,便是耶律楚材向拖雷与察合台弟兄转圜之力政治枢轴,《元史》其传记的几段动人记载:

中原甫定,民多误触禁网,而国法无赦令。楚材议请肆宥,众以云迂, 楚材独从容为帝言。诏自庚寅正月朔日前事勿治。且条便宜一十八事颁天下,其略言:“郡宜置长吏牧民, 设万户总军, 使势均力敌,以遏骄横。中原之地,财用所出,宜存恤其民,州县非奉上命,敢擅行科差者罪之。贸易借贷官物者罪之。蒙古、回鹘、河西诸人,种地不纳税者死,监主自盗官物者死,应犯死罪者,具由申奏待报, 然后行刑。贡献礼物,为害非轻,深宜禁断。” 帝悉从之,唯贡献一事不允,曰:彼自愿馈献者, 宜听之。楚材曰:蠹害之端, 必由于此。帝曰:凡卿所奏,无不从者,卿不能从朕一事耶?

太祖之世,岁有事西域,未暇经略中原,官吏多聚敛自私,资至巨万,官无储待。近臣别迭等言:“汉人无补于国,可悉空其人以为牧地。” 楚材曰:“陛下将南伐,军需宜有所资,诚均定中原地税、商税、盐、酒、铁冶、山泽之利,岁可得银五十万两,帛八万匹,粟四十余万石,足以供给,何谓无补哉?” 帝曰:“卿试为朕行之。” 乃奏立燕京等十路征收课税使,凡长贰悉用士人,参佐皆用省部旧人。辛卯秋,帝至云中,十路咸进廪籍金帛陈于廷中,帝笑谓楚材曰:汝不去朕左右,而能使国用充足。即日拜中书令,事无巨细,皆先白之。

蒙古攻城图

旧制,凡攻城邑,敌以矢石相加者,即为拒命,既克,必屠之汴梁将下,大将速不台遣使来言,金人抗拒持久,师多死伤,城下之日,宜屠之。楚材驰入奏曰:将士暴露数十年,所欲者土地人民耳,得地无民,将焉用之。帝犹豫未决,楚材曰:“奇巧之工,厚藏之家,皆萃于此,若尽杀之,将无所获。” 帝然之,诏罪止完颜氏余皆勿问。时避兵居汴者得百四十七万人。

耶律楚材的可敬,正以其一方面对蒙古国家获得庞大领土后的高度统治技术指导,具有莫大贡献;另一方面,更对汉地生命与文化的维护,诚挚付出其最大的心力。太宗崩后第四年与贵由汗选出前一年的1244年,寿五十五岁的耶律楚材去世,其努力于汉族中国查实户口整理户籍,又于法定税率为基盘的租税体制下,所自汉族人民征起的税收,未来终成立为支持蒙古帝国财政最大的财源

对于拥有特大面积领土的蒙古世界帝国而言,国都和林规模很小,未免授人以贫弱的印象。然而,与国都和林建设约略同时的驿传制度整备,却是强烈对照的大气魄扩张。以国都和林为中心,向蒙古帝国四方网状伸展交通路上,视地形与有无居民不定距离建立驿站,大体均依马行一日程为标准。蒙古帝国时代以迄元朝,驿传制度的发达可以想像。

马可波罗

国际间、国内诸王间使者往返、公文书传递、军情相通、贡物上达等公务,以及国内各地区相互间物资输送,都能因而顺利进行,远至欧洲的外国商人、传教士、学者文人、技术家等,也以整然驿传制度下交通发达,旅行便利,而此时期大活跃于蒙古或汉族中国。太宗窝阔台(去世)讣报的短短数月间便已传达中欧拔都远征军总部,古今历史上均堪惊叹其迅速,又是其时驿传制度通讯效率发挥的明证。

在西征期间,窝阔台成吉思汗选择为汗位继承人,原因系其时尚未去世的长兄术赤与次兄察合台之间兄弟不协惟太宗能对两位兄长排解而产生调和作用,也得术赤、察合台双方同意,成吉思汗乃作此决定。而正式的选汗大集会召开, 却出现拥戴拖雷的尴尬场面,已是汗位继承问题的不祥之兆,至太宗崩,同一问题的争执表面化

争执源由,关系成吉思汗分封诸子后蒙古帝国Ulus(指蒙古各汗王的封地) 性格增强,太宗以受成吉思汗遗命而登位, 在位期也继承成吉思汗所集中的权力但底子仍是 Ulus 之一, 大汗或共主的统御力随其崩而消失。太宗子嗣回复同于诸王也平等的窝阔台汗国地位,与最初氏、部时代蒙古部汗并无二致虽然大汗所遗命继承人,于次代汗位选举中占有优势的游牧传统仍旧,然而, 此项遗命并无绝对约束力,大会毋须定必遵从同样也是游牧传统。蒙古帝国成立未几汗位便起纠纷,损害帝国团结而裂痕初现,都导源于此。

忽里台大会

太宗之崩预定的嗣位人选,乃最宠爱而殁于出征时的第三子之子——其孙失烈门。随从拔都西征的少壮王、将外留于国内的老辈,则属意察合台,依游牧习惯摄政当国的太宗可敦(相当于汉族的皇后)乃马真氏(非失烈门祖母),又拟立己身所出的太宗长子贵由察合台翌年去世,可敦以失烈门尚未成年为理由而改立贵由的意见,乃获得支持。

但是由于贵由参与拔都西征期间,却与拔都发生冲突,被太宗斥责而先期召回,归途中先闻其父噩耗驰返。待贵由得母提名并拥戴大势在内已定,消息续向外西传时,严重对立形成,乃演出前述术赤(拔都之父)系诸王、将中止东归参与选汗大集会事件,拖雷系也以太宗在位曾为自己的窝阔台系侵夺其兵额而表示缄默

所以,大汗选举大集会连续召开两次(1244—1245年)均以拔都人选非太宗预定为藉口拒绝出席而流会,再翌年的1246年,亦即大汗缺位已第六年的第三次大集会上,终于拔都系缺席状态下,拥戴贵由为第三代可汗,是为元朝追尊的定宗。定宗汗位稳定后,1248年决意发兵讨伐拔都,而崩于途中。在位仅三年,年四十三岁。

长子西征,又称拔都西征

拔都(1209—1256年),成吉思汗之孙、术赤之嫡次子,术赤去世后拔都袭封其汗位及封地。1235年,奉大汗窝阔台之命,率大将速不台及宗王拜答儿、合丹、贵由、蒙哥等西征。

拔都预得定宗秘密图己的情报,也已陈兵东境相待,讣报至,虽避免了两军冲突,拔都已断然以当代辈份最高者身份通告各王族,翌年1249年于其地召开大集会。会中大会召开时,窝阔台系、与其携手者察合台系主流诸王均未参加,仅定宗摄政可敦派遣代表,会中术赤系拒绝可敦重立失烈门建议,指责窝阔台系先已自毁太宗遗命。

术赤系、拖雷系、成吉思汗诸侄系统,以及定宗在位时干预察合台汗国后继者的察合台系拔都成吉思汗长房长孙而予拥戴,拔都不接受,授权拔都提名而一致无异议通过的继位人选,是同年四十岁的拖雷系长子蒙哥

蒙古大帐图

可敦以大会在蒙古本土以外召开为违法的理由抗议,与会者因而决议翌年春再集会。会后,拔都蒙哥伏尔加河本部。但翌年 (1250年) 开会时反对派拒绝出席,流会

再翌年1251年斡难河源第三度集会,已不理会窝阔台系继续缺席蒙哥拔都的强力支持下,正式登位为第四代可汗(窝阔台系暗杀宪宗失烈门在内的和林诸王均被诛杀或处流刑。却是,蒙古帝国的汗位固然由是自窝阔台系拖雷系,两系间的对立则已尖锐化,几十年之后仍纠缠不休。

姚著中国史 姚大中 著 华夏出版社

中国历史是伟大的,但没落的世家子而尽缅怀昔日荣华,表示的惟是懦弱。知耻庶近乎勇。忘怀历史的民族注定灭亡,顾影自怜或自怨自艾,又或只会自打嘴巴,同样为没出息”。——姚大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