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时候,他们忘记了孤独

原标题:读书的时候,他们忘记了孤独

我爱看恐龙的书,爱看外星人的书,

其实,我爱看所有的书!

虽然,

我只是可爱的狗狗

我爱看恐龙的书,爱看外星人的书,

其实,我爱看所有的书!

虽然,

我只是可爱的狗狗

有一天,我拿起了画笔,

把自己画进了一个新世界里,

那里面有很多朋友,充满了惊奇和冒险。

有过尴尬,有过孤独,

也有过开心的时候,

爱书的人:

请听我说说与书的故事。

有一天,我拿起了画笔,

把自己画进了一个新世界里,

那里面有很多朋友,充满了惊奇和冒险。

有过尴尬,有过孤独,

也有过开心的时候,

爱书的人:

请听我说说与书的故事。

我爱书的一切!

Pleasure of reading

小狗爱书——

小狗太爱书了。

于是,他决定开一家自己的书店。

拆包、开箱、摆好书

准备开业!

可是,没有一个人来。

他让自己忙起来,

等待着。

来喝茶的、问路的——

小狗灰心极了,

他决定不再等待下去。

他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

他读书的时候,忘记了他在等待;

他读书的时候,忘记了他的孤独;

每一本书

都是一次冒险

有这样一群孩子,

他们和爱书的小狗一样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们刚一出生

就被命运按下了“静音键”。

他们是听障儿童

图片里的孩子叫小桃,来自甘肃农村。孩子一出生就被发现是100分贝的极重度听力损失,伴随严重的耳蜗畸形。可是坚强的爸爸妈妈并没有被这一结果击垮,反而变卖了家产来到北京,为小桃进行积极的救治和康复。

功夫不负有心人,小桃接受了国家救助项目后,顺利的佩戴上了人工耳蜗,同时,在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的两年时间里也得到了老师们的专业指导,言语发展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

为了能让小桃有更好的融合能力,并像其他健康孩子一样进入到普通学校学习,小桃妈妈带着孩子积极参加了由听障儿童公益救助联盟发起的“爱带我阅读”活动,每周到“小耳朵康复阅读馆”借阅绘本,同时,并得到专业阅读老师对家庭进行一对一指导及答疑。

起初,小桃对阅读的排斥让妈妈苦恼不已,情绪稍有失控就是母女间的一场“恶斗”,以至于小桃每次见到爸爸从外地打工回来,就会立刻划清和妈妈的界限并宣布:“我和爸爸是一家人,妈妈你自己是一家人”。但是,失落的妈妈并没有失去陪伴小桃阅读的信心,在老师持续指导和鼓励下,小桃妈妈也逐渐开始阅读,并掌握阅读相关知识和常见问题。半年下来,在妈妈耐心的亲子阅读陪伴下,小桃不仅深深的爱上了阅读,同时,言语更加清晰,表达更加丰富,就连识字也在不知不觉中同步完成。

“妈妈,我好爱你呀”,有一天和孩子一起读完书后收到的突然表白,让这对曾经陷入冰冻状态的母女关系瞬间被暖化,小桃妈妈泪如雨下。

而就在小桃言语飞速康复的黄金阶段,一家主要经济来源的爸爸却意外失业了。留在北京?高昂的成本已经让倾家荡产的一家人望而却步。离开北京回到农村老家?可老家哪有那么多图书可以读?更没有专业的老师可以指导亲子阅读。文化程度不高的小桃妈妈多么希望孩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阅读习惯可以坚持下去。

据统计,我们目前有0-6岁听障儿童13.7万人,每年新生听障儿童2万多人,是世界上听障儿童最多的国家。研究表明,2岁是幼儿口头语言发展的关键期,4-5岁是学习书面语言的关键期。若能抓住关键期的有利时机进行适当的培养和康复,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小耳朵康复阅读馆”已经分别在北京和赤峰落地,而第三所也在支付宝公益同步发起,希望各位爱心人士助力支持,帮助孩子们有书可读,早日康复并回归社会。

本书的奇思妙想,

小狗版《神笔马良》,

小狗和画笔下的人物做朋友,

《爱书的小狗》《爱画画的小狗》

路易斯·叶茨 文/绘

适合三岁以上的小宝贝

把其他一切统统抛掉,

和会把自己诱离要点的一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