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顶级投资家马克·安德森的十二条核心创投思想

原标题:硅谷顶级投资家马克·安德森的十二条核心创投思想

在硅谷的投资人中,马克·安德森是最狂热的科技热爱者。对科技趋势和科技创新机会,他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机器人、自动驾驶、比特币、人工智能、虚拟现实、飞行汽车,他都给予热切关注。

《纽约客》杂志这样描述他:“饱含信仰,是技术的传播者,热情洋溢地去重塑我们所理解的生活。他相信,硅谷带着使命,引领人类走向完美。为了论证这一点,他会运用三段论推理方式,摆出数据,对每个潜在反驳论点提前进行驳斥。他有很强的说服力。”就技术而言,安德森可入选“世界上最有趣的人。”

本文提炼了马克·安德森的十二条核心创投思想,值得反复阅读体会。从中可以看到,科技是如何塑造并改变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科技是如何改变世界经济的运行机制的?为什么科技进步了教育、医疗成本却越来越高?科技创业者如何面对自己的销售短板?

以下内容节选自《硅谷创业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

01

耐心是投资人应该具备的特质

风险投资的重要特点是,投资回报呈幂律分布。在美国,每年新成立的科技公司有几千家,这些公司都需要融资,而我们只能投30家。

每年我们会看到数以千计的项目,我们会从这些项目中筛选出几百个,再仔细地进行斟酌。

投资人会花很多时间研究这些投资机会,再花很多时间决定说“不行”。耐心是几乎所有投资人的特质,同样,它也是大多数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的重要特征。成功意味着要非常有耐心,但时机成熟时,就要果断出手、积极争取。

02

你要尽可能“武装好大脑”。尽可能多地学习更多的东西。与人初次见面,要尽可能地谦虚,像佛教禅宗那样虚心,要说“请教”。我们虚心地向那些最棒的创业者学习。

佛教曹洞宗铃木俊隆禅师曾说过:“如果你大脑是清空的,它就准备好接受一切,它就向一切开放。对初学者来说,总是有各种可能性。而专家的脑子里几乎没什么可能性。”参加初创公司内部会议时,如果投资人认为自己无所不知,他就什么都学不到。正确的态度是“学习一切”而非“知晓一切”。同样,如果投资人相信他能预测一切,那么他必将失败。正确的做法是:当时机来了,要乐观并积极争取,同时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保持谦逊。

03

你想一下子就发现那些大胆的想法……但是,就其实质而言,你不可能预测到它们。

我们认为,风险投资这门艺术的全部要点是大胆的突破性想法。大胆的突破性想法的实质是:不好预测。

多数大胆的突破性技术或公司起初似乎都很疯狂:个人电脑、互联网、比特币、爱彼迎、优步、Twitter,无不如此。突破性技术必须是大胆的,当人们第一次看到它们时会说:“我没明白,没搞懂。我觉得太奇怪了。这太异乎寻常了。”

会有这样一些时刻:围绕某新概念或新事物,所有一切相互碰撞,并达到临界状态,最终这个概念或事物对数目庞大的人群或大量的企业产生巨大的意义和影响。但是,这些确实难以预测。我相信有人可以预测。

霍华德·马克斯曾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很难进行预测,但我们可以做好准备。他这样描述这种正确的态度:

也许你会说:“这自相矛盾。为投资周期所做的最佳准备就是进行预测,而你却说很难预测。”这没错,但在我看来,这绝无大碍。正如我前面提及的,所有的投资都与未来有关,而我们对未来知之甚少。但是,只要我们承认对未来的认知存在局限并相机行事,这种认知局限不会导致我们失败。

应对马克斯所谈及的这种情况的最佳方法是:购买包含被错误定价的凸性机会的投资组合,而不要设法去预测不可预测的未来。1993年,沃伦·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中,说明了购买包含凸性机会的投资组合这一方式:

你可以有意识地投资包含风险的项目——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带来损失或损害,但前提是:你相信概率加权后的收益将远远高于概率加权后的损失,并且你可以同时投资几个相似但不相关的项目。

图1展示了由看法是否一致及看法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两个维度形成的四种结果。

图1 投资的结果

04

投资人决定投资一个项目时,90%是看人

投资人会花很多时间谈论市场和技术,会有很多看法,但做决策时应该围绕人。约90%的决策都关乎人。

我们寻找那种集勇气和天赋于一身的人。勇气(面对困难不放弃)是人们可以后天学到的。

如果你有一个充满战斗力的团队,那么他们出色的适应环境的能力、创新能力会给投资人和公司带来有价值的选择性。创始人想要打造的理想飞轮是一种勇气自我强化的景象。在恰当的环境下,勇气可以带来更多勇气:一旦种下一颗种子,其反馈环路会十分强大。

05

强大的研发能力使公司面对环境变化时可以有更多选择

相当多成功的技术公司最终进入的市场和它们开始进入的市场略微不同。微软最初是做编程工具的,但最终成了做操作系统的。甲骨文开始是给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做外包的。美国在线起初是一家在线视频游戏公司。

因为未来不确定、不可预测,所以,因拥有强大的团队及研发能力而具有凸性的公司往往会发生转向(关键转折),进入其他市场。如果你是那种在每个产业类别只投资一家公司的投资人,那么公司的关键转折就可能给你带来问题。但是,关键转折好于倒闭,当然也好于在注定失败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06

长期投资才能让投资人获取最大的价值

风险投资的最大好处是,我们的钱是锁定的、禁售的。与对冲基金或共同基金相比,风险投资公司一个很大的优势是,我们的钱是锁定的。

我们投给初创公司的钱有十年的锁定期。

公司可能会有四次赶上或失掉趋势的机会,我们可以投资一家这样的公司,这没问题,因为我们会一直在。

沃伦·巴菲特也发现了禁售投资人的股份是有价值的,他曾经的做法世人皆知:不再采用合伙方式,而是成立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与风险投资公司一样,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资本也是锁定的,这就避免了在市场行情下跌而引起恐慌时有人试图赎回资本。著名投资人布鲁斯·伯克维茨(Bruce Berkowitz)曾说过:“秘诀是:永久性资本。这是事情的本质。我想,这是巴菲特放弃合伙方式的原因。公司需要永久性资本,因为市场情形不好时,人们会逃跑。”风险投资公司在银行应该存有钱(或至少有能力使用有限合伙人在合同上承诺的钱),这就使得其在经济衰退时期也能进行投资,而经济衰退时期常常是创业和投资的好时机。

07

大多数成功的科技公司都被投资人错过了

所有风险投资公司的一个共同点是:大多数成功的科技公司都被它们错过了。

在风险投资中,我们所犯的错误不是投资了最终证明不行的公司,而是错过大热门投资机会。所有当初有机会投谷歌而没有投的那些投资人都觉得自己是个傻瓜,有机会投Facebook却没有投的那些投资人都觉得自己是个笨蛋。风险投资中真正的挑战是:过去50年,所有出色的投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都错过了大赢家。所以,还是那句话,要保持谦逊。

巴菲特和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称此类错误为“遗漏错误”(就是说,与所做的相比,没做的那些带来的损失更大)。每个投资人,无论是否意识到,都会犯遗漏错误。芒格指出:“伯克希尔公司历史上出现的极大错误就是遗漏错误。我们看到了投资机遇但没有采取行动,这些是巨大错误,我们损失了数十亿美元。我们一直在犯错,但越来越好了。我们永远无法避免此类错误。”在风险投资行业做得久了,不可避免地会在一开始就放弃或中途放弃一些最终取得巨大财务成功的初创公司。

08

年轻创业者总是处于脚踩在刀刃上一样的状态

一些科技行业的新兴创业者,他们一般25岁、30岁或35岁。他们干得很努力,身体已近极限。从外部看,这些公司似乎特别成功。在公司内部,如果你是公司的运营者,就总觉得公司处于失败的边缘,总觉得一切都快不行了。员工在请辞,竞争对手在进攻,媒体人在写抹黑你的文章。你好似脚踩在刀刃上一般。

创业不易,或者说胆小的人不宜创业。也许,有些人会把投身初创公司列在自己的愿望清单上,但愿望不是实践。许多人嘴上说得好听,说要离开大公司,投身初创公司,但这样的时机到来时,他们大多不会这么做。

09

技术型创业者更要关注销售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新一代创业者在硅谷崛起了。他们完全无所畏惧。

现在的创始人非常注重技术,他们以产品为中心,努力构建伟大的技术。他们对销售和营销毫无头绪,他们似乎讨厌学习这些。

许多开发出伟大产品的创业者并没有好的分销策略。如果他们坚持说不需要分销策略,或声称无分销策略为“病毒式营销策略”,情况将会更糟糕。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对那些重视、懂得营销和销售的人更感兴趣。

现在,看上去无所畏惧的创业者很常见。乐观是好事,但缺少畏惧之心也许会导致由傲慢和盲点引发的问题。例如,20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泡沫带来了一个重大问题:许多由销售和营销驱动的公司忘记了或未重视一点,即公司需要在有巨大空间的市场中交付核心产品价值(也就是说,产品要能解决真正的用户问题)。因害怕错失机会而将太多资金投入很多业务类别中,这样做会酿成大错。可能人们很早就开始宣传公司的产品了,这并不意味着销售、营销、分销渠道对公司成功不重要。例如,连续创业者、投资人里奇·巴顿(Rich Barton)相信:

搜索引擎优化和自然搜索结果在减少。随着替代搜索范式(手机、Alexa网站、APP)的增多,随着Facebook、YouTube、Snapshot使得获得“效用”的方式及量大大增加,我会说,我们正进入市场营销和品牌推广的新黄金时代。未来的营销团队构成会多样化、现代化——聪明的分析师能利用大数据做出更明智的决策,公关专家会用各种方式讲述吸引人的品牌故事,社交媒体专家知道如何占据最新媒介的头条,并直接与用户接触,是的,还有会令人感动得流泪的艺术家、讲故事的人。营销又回来了。

10

投资的真谛是帮助创业者成功

你的大部分时间都会花在帮助你投资的公司中那些面临困难的公司上。这些在困难中苦苦挣扎或正面临失败的公司才需要最多的帮助。已成功运营的公司没有你也会一切顺利。面临失败的公司才需要帮助和支持。因此,最后你所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帮助深陷困境的创业者。这会令人一直保持谦恭之心,你是一个问题解决者。总有什么地方出问题,我们会跟我们的合作伙伴说,要做好情况不顺的心理准备。这行业看上去风光无限,令人激情澎湃,实际上,其中更多的是挣扎和痛苦。如果你能接受(因为挣扎和痛苦是此行业的一部分),那么总体而言情况尚好。

风险投资是一种服务行业。它并不是坐在昂贵的椅子上挑一些赢家进行投资,也不是在大会上发表谈话,而是夜以继日地工作在一线,帮助创业者取得成功。卓有成效的投资人会在这些事情上花时间:为所投资的公司招聘工程师和其他人才,帮助所投资的公司实现销售、找到新的分销渠道。安德森的意思是说,虽然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应有创业旅程充满困难的思想准备,但还是值得一试。生活中几乎一切重要的东西都有得有失,风险投资也不例外。

11

数据和算法正在吞噬全世界

每个人都会拥有电脑,每个人都会上网,那是全新的世界——一个我们以前从未体验过的世界。我们不知道这会是怎样的世界,它是全新的。唯一知道的一点是:你突然想到一个关于产品或服务的点子,想到通过软件交付此产品或服务的方式,你现在就真的可以去做。

使用软件会节省许多成本……现在我们可以对每个领域、每个类别、每个行业、每个产品一一核查一遍,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这些都可以实现软件化,那会是怎样的情形?”

安德森提出“软件正在吞噬全世界”,这个想法总令我想起比尔·盖茨说过的话——他这样解释在微软早期他决定不生产个人电脑的原因:

如果每隔两年,个人电脑微处理器的处理能力就翻一番,那么在某种意义上,你可以将电脑的处理能力看成近乎免费的。那你会问:为什么进入一个生产近乎免费的产品的行业?什么是稀缺资源?什么是可以从电脑无限的处理能力中挖掘出可以带来价值的有限的东西?答案就是:软件。

如今,所谓全新的世界以及安德森所说的“软件正在吞噬全世界”是指:在全球范围内,硬件已经到位,正等待软件的到来。软件公司不再需要制造可运行软件的硬件系统,智能手机越来越普及,计算机和储存器可按需定制。软件驱动了越来越多的变革,这是安德森颇具感染力的乐观精神的来源:

有些人担心创新会放缓,在这方面我持完全相反的观点,我认为创新正在加速。因为,一旦将没有软件化的东西实现软件化,在未来使其发生变革的速度会快得多。与改变现实世界中巨大的有形物体相比,软件的变化要容易得多。

12

经济正在变得两极分化

说实在的,干风险投资这一行,真的很难做到不乐观,因为每年会有2 000名创业者来到这儿,就坐在那边椅子上,谈论他们的一切,描述未来,他们积极乐观,否则就不会来这里。他们带来的都是全新的想法。我想,如果是风险投资公司之外的人看到、听到这些创业者及他们的想法,这些人也许会更乐观。

经济包含非常不同的两部分:第一部分,科技的变化突飞猛进,生产力快速提高;第二部分,正好相反,质量没有提高,价格却在上涨。

经济已两极分化。在生产力高的行业,价格在降低,而价格越来越低的行业在经济总量中的占比在缩减。在未来,电视可能会仅卖10美元一台,而医疗费用可能会高达百万美元。

现代大学教育成本不断上涨,令人咋舌。在生产力快速提高的行业,人们都吓坏了,因为,在一切都实现自动化之后,他们何去何从?在经济的第二部分,即医疗和教育行业,人们担心的是:“天呐,这些将占用我全部的预算!我全部的个人预算都要耗费在这些上面了。教育和医疗将花掉我个人收入的每一块钱。而且它们将吞噬国家预算,使美国破产!”在将来,每个人要么成为护士,要么成为教师。这很有意思,人们对经济中的这两部分的情感反应也是完全相反的。

当今技术的进步带来了效率的提升,进而降低了成本,这意味着开支和标准国内生产总值的降低。用更少的投入干了更多的事,但是根据传统测算方法,在更有生产力的行业中投入的钱更少了,这意味着生产力下降了。而且,许多人主观认为,创新会带来更多的生产者剩余和利润。查理·芒格这样描述这种现实:

微观经济学非常重要的一课是,学会区分技术何时是有帮助的、何时是有害的。大多数人没弄明白这一点。有各种各样很棒的新发明,这些新发明不会给发明者带来任何好处,只会让他们在一个并无价值的项目上不断烧钱,你还是赚不到钱。伟大技术进步的所有益处最终都应惠及用户。

这些容易让人困惑,但是不能因此就对创新带来巨大有益影响的潜力持悲观态度。毫无疑问,如今经济的发展,以及驱动经济增长的技术变革,带来了一系列的新问题,如员工的再培训。我们必须找到新办法来解决这些新问题,这又涉及多种形式的创新。

作者: [美] 特恩•格里芬(Tren Griffin)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译者: 笪鸿安 / 吴益华

出版年:2019-6

页数:331

定价:59

装帧:精装

ISBN:9787300269764

《硅谷创业课》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书中包含了35位硅谷顶级投资人的创投理念和心得。这些不仅是投资理念,更是人生智慧,值得反复阅读和体会。从前人的智慧中,我们能够看到自己,洞悉事物本质,避免弯路。

特恩•格里芬(Tren Griffin),投资人、财经作家、创业者。现为微软高管。他发表的关于创业投资的博客文章充满洞见、广受关注。他还曾经在克雷格•麦考投资的私人股权公司做合伙人,主要投资电信领域的创业项目。1999-2001年,他在XO通信公司做负责战略的副总裁。在此之前,他以第四名员工的身份加入Teledesic(比尔•盖茨和克雷格•麦考投资的全球知名卫星通信公司)。著有《查理•芒格的原则:关于投资与人生的智慧箴言》。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