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工直男的叠词人生

原标题:一个理工直男的叠词人生

  麦埊

星星对我都刮目相看,感慨男人不婆妈则已,一婆妈惊为天人

我对叠词的偏见,根深蒂固到嫉恶如仇的地步。

叠,在我的生活字典里,通嗲。作为一个man,打小我就对叠词敬而远之。每睹小伙伴羊羔般咩咩地叫妈妈,我都替他们羞耻,我叫得绝不拖泥带水,牛犊一般干净利索,哞——妈。

生命里最初、最重要的两个叠词,爸爸、妈妈,都被我提取公因式,简化为爸、妈了。至于其他的叠词,一笔一画都难以维生。

不问过程,但求始终。这种直男禀性,虽然有副作用,但用于求学,绝对邪不压正。我善于从一堆婆婆妈妈里,提取公因式、合并同类项……化为最简形式。从小学到中学而大学,我走得近乎是直线。

211大学,985学科平台……我直出人生的天际,直至遇到星星。

星星是个人,全名韩星星。关于称呼,我们曾激烈辩论过。我惯性化繁为简,叫她韩星。她竭力反对,不允许我擅自拿掉一颗星。我说意思表达对就行,韩星多干练,韩星星多婆妈,叫着也累人。她说那就叫星星呗!多亲昵,也不累人。我说万万使不得!若是白天喊星星,别人还不骂我白痴;要是听成猩猩了,还不吓到人,骂你白痴。

星星生无可恋地叹口气:没情调!出来混总归要还,你会后悔的!

一语成谶!何止是还,简直就是高利贷!书上说,爱一个人,就嫁给他。恨一个人,更要嫁给他,顺带生个娃。但是,星星还是失算了,因为我从未后悔过。即使精疲力尽、身心憔悴,我依然面带微笑。

从娃出生起,我的人生就有了弧度,开始走弯路。六七斤的小生命,我抱得两臂战战,大汗淋漓;草虫般的啼哭,我听得如雷贯耳,心如鹿跳。我狼嚎般的“嗷嗷”安慰声,一点点悦耳,莺歌燕语。

嗷嗷……那是我说的第一个叠词,漫溢着分娩的悸痛和惊喜。就这样,父与子,一个摇呀摇地说了一夜,一个咿呀咿地哭了一夜。

一朝为父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我的叠词人生,伴着娃,咿呀学语,蹒跚学步。喊娃叫宝宝,吃饭叫吃饭饭,喝茶叫喝茶茶,吃奶粉叫吃牛牛,喝药叫喝药药,恐吓叫打屁屁,鼓励叫真棒棒……

星星对我都刮目相看,感慨男人不婆妈则已,一婆妈惊为天人。

鉴于职业,星星早出晚归,我果断把带娃的重任挑在肩。婆妈着并快乐着,每天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无论是生物的进化,还是历史的进程,无不是在婆婆妈妈的反复中孕育、成长。养娃也是如此。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宝宝清晰说出的第一个词,是爸爸。那一刻,我幸福得拥有整个世界。宝宝喊一声爸爸,我哎一声,喊一句宝宝……就两个叠词,父子俩抑扬顿挫、乐此不疲地喊了一下午。

星星不知何时回来了,站在门口,笑得泪水都长出飞舞的翅膀。

是我拉拔高宝宝的智商?还是宝宝拉低了我的智商?我才不管呢!叠的任督二脉一打开,嗲就母性般发之于心,开启循环模式。带孩子出去:溜溜逛逛,走走晃晃,心心亮亮……哄孩子睡觉:宝宝乖,宝宝睡,宝宝不睡眼睁开,卖馍的咋不来,叫俺的宝宝饿起来……

星星说,哎哟!不仅会叠词了,还会叠章了!我不屑一顾:叠衣叠被、洗洗刷刷,我哪样不会?就跟你说吧,除了生孩子,我都行。

星星抛个飞吻:乖乖!真能能!我还恬不知耻地“耶耶”。

一家人玩积木,一块圆无处安放。忽然想,为啥要有圆呢?两点一线的直径多便捷!圆让始终有了远方,让生死得以圆满,让人生有了平仄。就像我算不尽圆周率,但我可以计算幸福的周长和面积。活着,总要有一个小数点或圆点,让我们的生命有了转折和波澜。

用叠词说,那个小数点是宝宝,那个圆点,叫星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