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岁的张朝阳回归,每周777要当一个好CEO

原标题:54岁的张朝阳回归,每周777要当一个好CEO

人们擅长遗忘。

人们又擅长记忆。“四大门户”、“第一代海归”、“互联网创业明星”,这是搜狐和张朝阳在群众心智中被贴上的几个标签。除此之外,搜狐这些年显得略微低调。

“我们确实处在触底反弹回升的状态,重新come back。”前几天,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

坦言触底,誓言回归,这很张朝阳。

搜狐4月底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为4.31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

“今天是7月3号。2019年下半年已经过去三天了。每天都非常重要。只争朝夕。”张朝阳说。他透露,搜狐视频的自制剧《热搜女王》7月4日开播。如火如荼的”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已经进入决赛期,狐友APP正式版不久前刚发布,接下来还要举行“瞰世界—第五届(2019)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

2019年,在这个被视为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里,54岁的张朝阳准备当一个“好的CEO”,再攀高峰。

1

历尽千帆,重新rework

时光回到1995年。

走下飞机舷梯的张朝阳,顿感11月的北京袭来阵阵寒意。

刚开始的开垦,充满了艰辛与困苦。

首先是住的地方没有热水,但室外却有一个凌晨三点准时“奏乐”的锅炉。当他开始融资之旅时,不得不在美国大街上的公用办公亭排队。不走运的话,可能会被脾气不好的投资人赶出办公室。

即便如此,他依然在发烧的时候坚持会见不同的投资人,在员工面前谈自己的宏伟蓝图。

“回来之后没有失望过,一分钟也没有。很长时间沉浸在特别兴奋的状态里,看到远山的景致,跟一个出租车司机报出地名,就像吃久了没有加沙拉酱的卷心菜,忽然吃到好吃的川菜一样有滋有味极了。”

张朝阳没有一点抱怨:“那种在亚文化里生活的麻木和冷漠逐渐被暖过来了。我慢慢地能欣赏起中国人在自己的生活里完整的热情、支持和依靠,明白一个人必须活在自己的文化里才能快乐。”

这段话一如他之后所做的事情:让人很难理解,但却有他自己的道理。这就是张朝阳。

尽管最开始,搜狐和张朝阳面临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因素,经历着外人不知的至暗时刻。但张朝阳的不懈与坚持、执着与勤奋,成为搜狐不断度过波荡和阻碍的最强支撑点。

传奇,往往不是来自于幸运或偶然,更多的是创始人的气质与信念最终成就了它。这不是简单的励志学,更多的是概率学。

“777吧!每周7天,早晨7点到晚上7点。” 在接受媒体群访时,张朝阳如此形容他的日程表,这无愧于他“最勤奋CEO”的称号。张朝阳也感叹自己“经历过各种事情、低谷后,认知的各个层面才逐渐成熟。”

对于归来之后的目标,张朝阳表示:“要把搜狐这个故事,重新rework。”

2

不忘初心,专注深耕

网易做起了“农家乐”和游戏,新浪进行分割后,微博就一直是“大儿子”,腾讯则成了“战投之王”。搜狐也依靠打造出的搜狗、畅游,完成了营收多元化的转型。

搜狐有过辉煌,也有过波谷时刻。

这种波峰到波谷的穿梭,让张朝阳带领下的搜狐,成为了一个既有实力又有抗压力的老牌互联网企业。

截至6月28日收盘,搜狐的股价为14美元,市值为5.47亿美元。

而有媒体做了统计,如果对搜狐进行清算,搜狐仅现金就能净剩6亿美元。加上持有的搜狗(45%)、畅游(67.4%)股票市值合计达11亿美元,以及13亿美元的搜狐办公地产,合计30亿美元。搜狐的市值至少应该超过这个数字。

也就是说,搜狐目前的股价被严重低估了。

当时,雅虎面对的竞争对手是微软和谷歌。一个是老牌巨头,一个是明星新秀,颇似当今的国内互联网局势,巨头在前,新生代在后急速前行。只是这次,搜狐没有像雅虎一样充满焦躁和茫然,没有像雅虎那样盲目地冲进对手领先的领域,试图来一个充满机运的弯道超车表演。

搜狐仍然专注于自身。

张朝阳坦言:“竞争有红海和蓝海之称,大家其实不要趋同。我们的核心优势是历史悠久的品牌媒体,就是长期形成的搜狐品牌在新闻资讯的公信力。”

基于这样的业务逻辑,搜狐正在重新擦亮或者恢复它的媒体属性,并通过举办5G论坛、财经论坛等方式,进行垂直化运营。

一如张朝阳所说的,“这些都是我们的财富,我们正在成本控制的基础上寻求爆发。我相信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之后,搜狐如同一个长跑选手,不仅经得住摔打,同时会活得非常长久。这就意味着,我们会等来更大的爆发机会。”

3

中国每年约有100万家企业倒闭,平均每分钟就有两家企业倒闭。企业平均生命周期只有2.9年,存活5年以上的不到7%,10年以上的不到2%。

从这个数据来看,搜狐算是互联网中极为高寿的企业了。商业本来可以更差,比人们预想的要艰难得多。随便一个意外,或者一个错的选择,都可能将企业带进万劫不复之地。这在商业史上,不胜枚举。

以搜狗和畅游为例,今年第一季度,搜狗的搜索相关收入达15.8亿元,同比增长13%,增长速度领先行业。

畅游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2018年,畅游毛利润3.29亿美元,毛利润率高达84.4%;今年第一季度,畅游总收入1.23亿美元,环比增长5%,超出公司的指导性预测范围上限。

另一方面,则是搜狐清晰的认知与布局。

早在2014年,张朝阳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如果把门户定义为早期PC入口和传统媒体内容聚合,“那个时代确实已经结束了”。

所以,由搜狐新闻客户端开始探索“机器进行信息流个性化智能分发”,再延伸至视频、搜索、社交等各种搜狐客户端,都经历了从一对多,到多对多分发内容的过程。

此外,张朝阳透露搜狐视频也在寻找短视频机会,“我们用低成本的方式走向盈利是最重要的,也证明了视频行业没有垄断性。不断拍出好剧总是有生存的空间,同时我们也将探索一些短视频方面的机会。”

《无心法师》、《匆匆那年》、《法医秦明》,

搜狐当下的核心,则是致力于更加有效地货币化。通过在摊子铺得比较开的情况下做到盈利,盈利之后市值自然就会上去。“我们将会看到亏损在一个季度一个季度减少,正在朝着盈利的方向迅速奔跑。”张朝阳充满信心。

通过奇正相合的策略,搜狐在稳扎稳打活下去的同时,寻找着更多的机遇与爆发空间。

历尽千帆,搜狐的故事还在继续。

本文作者:遊人

编辑:小野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