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顶“8848”的通州小伙:珠峰之上不止勇气和雪

原标题:登顶“8848”的通州小伙:珠峰之上不止勇气和雪

勇气是人类最重要的一种特质,

倘若有了勇气,人类其他的特质自然也就具备了。

——丘吉尔

回顾链接:沸腾!他将通州的旗帜飘扬在珠峰之巅!

从珠峰上下来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半月了,8848米之上的梦想终于也恋恋不舍地回到了何玉龙身上,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气十足,仿佛此时脑袋一热,还能再登一次。

何玉龙是体育生出身,热爱探险和挑战,似乎身上每一个器官都在为下一次挑战醒着。谈及登顶,他感慨:珠峰路上成功的人有很多,自己不是英雄,只是一个充满活力与梦想的普通年轻人。

“香山与珠峰都是石头,攀登石头是没有意义的,真正的意义在人身上。”

山不向我走来,我便向山走去

登山是人类凭借身体征服自然最直接的一种方式,对于何玉龙而言早已是探险之路的家常便饭,从自己拟定的丝绸之路到南美神秘又危险的亚马逊热带丛林,高高低低,何玉龙跨越过各种复杂到难以想象的地形,但一直没有遇见一座灵魂一时无法企及、与自己心有灵犀的山峰。

直到2014年7月份,刚刚大学毕业的何玉龙行走在KKH——中尼友谊之路,就是在这条从上世纪70年代便开始修建(至今也没有完全建成),每公里1.5人伤亡率的路上,透过车窗,何玉龙远远看到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山的大部分笼罩在雾气之下,而太阳光像耶稣之光一样射在山顶上。巍峨,神圣。

那一刻,他整个人都呆住了。“哥们有生之年一定要登回珠峰!”

珠峰在那儿,风险也在那儿,自然界不会为你的梦想做半点妥协。何玉龙必须要把一切纳入考虑范围内:在正式冲顶之前,经过40多天的五、六千米技术学习和高强度拉练,各类装备更是多的数不清……即使在拉练过程中,也是险象环生:梯子从去年的10个增加到20个,每天都能听到10次左右雪崩,身处恐怖地带,环境里的一切都在一点点消磨着身体与意志。

▲何玉龙的部分装备

站在对面四五千米的山上,可以看到珠峰的侧颜,效果并不好,但却是唯一的角度,何玉龙为了它爬了四五个小时。

5月17日凌晨2点,开始正式攀登。

上厕所要穿冰爪,不然会往下滚几千米

因为前期专门受过训练,加上本身的体力比较好,五千米以下对何玉龙而言比较容易,而且在沿途有一些营地,大家甚至能在山上吃到中餐,虽然不是每天都如此丰盛,但补充体力绝对没问题。

这些都是在5000米左右的大本营才能享受到的福利,5000米之上,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你和你的装备都需要一名夏尔巴人向导。

生活在珠峰两侧的夏尔巴人是登山好手,他们身体所能承受的负荷高于大部分登山者,甚至在很高的海拔也不需要氧气瓶。

5000米以下,如果你没有充分的热情和信心,雪山给每个人都留了退路,但当你一旦选择冲顶,雪山便只留下冷峻的面庞,挑战者们心里也很清楚,在这样冷峻的面庞下不容许有任何失误。每一步都是挑战,一失足便会坠入深渊。

对于能力有限的人来说,深渊一词尚有美化之嫌,因为宝贵的生命很有可能丧于此地,而对何玉龙这样的冲锋者,深渊只是一个个冰窟窿,自己必须集中精神,尽快爬过。

雪崩跟即将冲向岸的洪水一样,很多没有经验的人难以估测它的能量。苍山一粟,必须要保证自己对危险的警觉性,脑子不能因为低温而迟钝:

没错,你可以听到视频中讲了几句粗糙的感叹词,反是这样的感叹词才能略微化解一下雪山上凝重的气氛,但如果一不留神,依然可能是他们这辈子最后几句。在这之上的海拔7000多米的C3营地,几乎全驻扎在陡坡上,何玉龙从帐篷出去上厕所时必须要穿上冰爪,不然很有可能从C3滚到C1……

C3营地

一些不虚此行的故事

在攀登途中,何玉龙遇到和听到了一些故事,让他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勇敢者的征程。

同行人中有位叫“杰米”的登山者,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攀登珠峰,两年前就来过一次。何玉龙说,杰米当时在攀登到8700米时,双脚冰凉几乎失去知觉,面对这样的处境,准备了50多天,耗费几十万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当梦想就在前方不到150米的距离时,换成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对当时体力尚为充盈的何玉龙而言,如果舍身处地面临这样的抉择,绝对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事实就是这样,楞了一阵我才明白,除了勇气和体力外,还要有识时务与懂取舍的智慧,这是另一种决心,因为如果当时杰米坚持登顶,很有可能因为低温和体力不支受伤,甚至永远留在珠峰。”何玉龙说。

这一次,准备充分的杰米顺利登顶。

让何玉龙印象深刻的还有一名美籍越南人,从机场一路同行到营地,缘分颇深。在最后的登顶途中,当同样攀至8700米左右时,这位美籍越南人遇到一位从峰顶下来的印度人,体力不支,倒在一旁。

“就完全动不了了,必须要上来一名夏尔巴,但这位印度人的夏尔巴向导在他登顶后及时撤了下来……”

面临这样的处境,美籍越南登山者做出了令何玉龙无比钦佩的决定:放弃最后一百多米,让自己的夏尔巴向导把体力不支的印度人带下山!

“如果见死不救,我会悔恨一辈子……”

当印度登山者被带回安全线时,十指已经发黑,需要被迫截肢,但至少越南大哥保住了他一条命。

带着这些故事,最终在2019年5月22日,北京时间上午8点18分,何玉龙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米 含雪盖高度):

志坚者,功名之柱也,

登山不以艰险而止,

则必臻乎峻岭。

“香山与珠峰都是石头,

攀登石头是没有意义的,

真正的意义在人身上;

和无限循环的氧气瓶,

才能换来登顶那一瞬间的喜悦和此行的意义!”

▲将珠峰上飘扬过的两面旗送予通州区工商联和青创会

此番一行,在至今250余名珠峰遇难者名单中,何玉龙遇见两具,算与生死擦肩,风险自然不言而喻。但令他欣慰的是,家人有一颗足够包容他热爱冒险和追求梦想的心:“他们为什么支持我……因为爱我!”

接下来,何玉龙还将踏上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峰(6193米)、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5642米)、南美洲第一高峰——阿空加瓜峰(6964米)、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4897米)、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峰(5895米)、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5030米),以及南极点和北极点,完成自己“7+2”极限梦想。

文/北青社区报记者 张驰

何玉龙

北京五星优秀志愿者

蓝天救援队城市救援、绳索、水域多项教官

2018年成功攀登世界第⼋高峰马纳斯鲁峰

2019年成功攀登世界第⼀高峰珠穆朗玛峰

攀岩攀冰、滑雪溯溪、滑翔伞年轻一代探险先驱者

当代“极限运动玩家”的标签,年轻极限“体育人”的代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