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才与谋略:鲍叔牙刚柔并用直谏齐桓公

原标题:口才与谋略:鲍叔牙刚柔并用直谏齐桓公

《鬼谷子》第一篇捭阖术说:“以阳求阴,苞以德也;以阴结阳,施以力也;阴阳相求,由捭阖也。”这段话的意思是,以阳势而求助于阴势,需要用道德加以包容,以阴势求助于阳势,则需要用外在的力量约束,以诚感人,阴势和阳势可以相互转化循环。即在游说的过程中,要以力相逼,以情化之。在说服中,直谏为刚,委婉为柔;急为刚,缓为柔;逆向说服为刚,顺向说服为柔。刚柔并用,恩威并施,根据不同的对象,可刚可柔。刚指刚正不阿,不曲意逢迎,单刀直入,正面变锋敢于当面提示对方言行的漏洞,逼对方放弃自己的不良行为。要求谋臣能勇于坚持己见,讲别人不喜欢听的事。

管仲在齐国任相二十年的时间,齐国大治,政治清明,百姓各得其所,安居乐业,齐国一跃而成为东方大国,周惠王赐命齐桓公为侯伯,确定了齐国的霸主地位。

从幽地回到临淄,齐桓公大宴群臣,宣布喜讯。举起酒爵,对鲍叔牙道:“寡人能有今天,首先要感谢寡人的师傅。这些年,亚相为振兴齐国呕心沥血,不胜操劳。这几个月又游历诸侯各国,阅尽天下大事,亚相辛苦,来,美酒一爵,寡人恭敬!”鲍叔牙举爵道:“臣周游列国,浪迹天涯,所到之处,无不对大齐有口皆碑。主公仁至义尽,亲盟诸侯,扶贫济倾,匡正王道,乃先贤所为。天下臣民,交口称赞,颂歌盈耳。”齐桓公听得心花怒放。鲍叔牙又道:“臣这次离开齐国不到半年,可回来一看,只觉耳目一新,但见车水马龙,摩肩接踵,五行八作,百废俱兴,大齐之地,无乱鸟飞禽,而有凤凰献仪;无旱魃水魅,而有五谷丰登。此乃主公恩德点化,得天意,顺民心。”桓公更加高兴,高高举起手中的酒爵,喜笑颜开,群臣豪饮。

饮酒间,管仲说:“亚相行程万里,造访过名山大川,见识过芸芸众生,不妨让亚相尽兴而谈些奇闻趣事。主公与臣等且伴美酒,足不出户便可神游八方,岂不乐哉?”

桓公点头说:“仲父所言甚是,那就请亚相讲讲见闻吧!”

鲍叔牙起身说道:“老夫今日登堂,见四壁辉煌灿烂,君臣喜笑颜开,无方寸之乱,无丝缕之忧。老臣非分,想说点弦外之音。常听人言,物极必反。如今齐国外盛内强,主公切不可高枕无忧,众臣切不可沉湎于美梦佳景。纵观六合,尚有东夷窥视大齐,戎狄觊觎中原,更有南方蛮楚,依仗汉江天堑,与我大齐匹敌。中原诸侯,虽也有北杏之会,鄄、幽之盟,可究其内心,却各怀芥蒂。和盟诸侯,仁义感化,不在一朝一夕。贵在以恒,贵在始终如一。齐国既施仁义,却又纳诸侯贡品,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礼节之数,有来无往。久而久之,必得诸侯反戈,望主公深思。虽说齐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天行无常,如遇淫风荡雨,颗粒不收,国内无备,秋贮耗尽,齐国岂不重蹈穷途?昨日老夫见市井臣民,挥金如土,不事节俭,趾高气扬,一味炫耀。日久天长,必成骄纵淫奢,一败国风,二伤国力。由是观之,老臣斗胆妄言,臣愿主公不忘出奔莒国,兵败长勺;愿仲父不忘槛囚之客,荣辱柱上曾有生死较量;愿宁戚不忘贩牛山下,朱颜华贵不忘衣衫褴褛;愿众大臣不忘盔甲在身,却难抵曹沫手剑相劫……河满则溢,月盈则亏,齐国骄傲,霸业必毁一旦。老夫谵语妄言,主公宽恕,众臣体恤。”

桓公略显尴尬地举了举手中的酒爵说:“大家同饮,同饮!”管仲抓住时机,说道:“主公,鲍叔之言发自肺腑,难得一片真诚。今日君臣聚会,一醉方休,何不用韶乐虞舞,以享时光?”桓公脸上复现了笑容。

鲍叔在别人高兴之余却说出当年落难之事,以辱相劝,逼其冷静下来,沉重反思,一扫宴会上欢乐气氛,给醉醺醺、热昏头的君臣们一瓢冷水,给齐桓公以强烈的反差刺激,劝其纠正了不良的骄傲心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