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剑平:上海应确立为人民币定价中心,快点推出人民币期货

原标题:丁剑平:上海应确立为人民币定价中心,快点推出人民币期货

搜狐财经丨聚焦2019国际货币论坛

7月7日,2019国际货币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丁剑平发表演讲,他表示,在人民币外汇市场上,上海应确立为人民币定价中心,并推出更多人民币产品,快点发展外汇期货,进而推动衍生品市场发展,从而以外汇衍生品冲销外汇市场波动。

以下是演讲内容:

人民币国际化有三个悖论:

第一个悖论,如果人民币汇率波动相对稳定,它波动幅度小,对衍生品的需求就会减少。其实衍生品需求很少的话,对我们人民币金融资产开发是很不利的,这是一个悖论。

一般来说,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波动要大于发达国家的货币波动,理由是:哈佛大学弗兰克教授曾经说过,像中国、印度这些国家,是盯住名义GDP,而发达国家一般是盯住核心通胀率,他做了一些经验研究,我就不赘述了。

他说发达国家一般来说盯住核心通胀率,而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像中国、印度应该盯住名义GDP。他做了一个经验研究,像新兴市场国家是名义GDP,而不是核心通胀率。

这个锚就发生一些变化了,而我们人民币汇率,做了很多汇率制度的管理浮动,但是这个当中忽略了我们决定汇率的是名义GDP,而汇率又影响国际收支,在国际收支等式左右边,汇率夹在当中,名义GDP是等式的右边,影响汇率,而汇率又作为等式的右边去影响国际收支。名义GDP和国际收支是一个高度相关的变量,这就会出现一些悖论。

这个悖论当中如何解决?需要进行理论和经验研究。这样肯定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波动必须大于其他发达国家的汇率波动,这是对弗兰克的解释。从发展中国家来说,决定汇率一个是核心通胀率,另一个是非核心通胀率,如果把名义GDP摆进来的话,那波动幅度就更大了。

在这个情况下,我就发现中国目前来说,波动幅度是通过逆周期因子烫平的,这种烫平花费了中国太多的资源,这些资源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也是一种浪费。发展中国家的货币从它一开始来说,就被人家抛售了。

根据麦金农的原罪论:为什么抛了?因为它本身在海外市场没有匹配的衍生品市场和资产风险冲销市场。

所以上海要在这方面做出努力,上海怎么做呢?

前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了,只有好的产品才有好的价格,上海是中国金融生产要素最聚集的地方,应该为全球客户的人民币产品量体裁衣。但是我们考虑到从出发点来说,我们都是从债券市场开始,这是最容易进行的地方,但是我们强调了,从上海的特点来说,可以从人民币自由贸易账户开始进行组合,然后探索人民币衍生品新的方向。

但是目前来说,人民币汇率由于逆周期因子等因素的引入,使得人民币波动很小,银行的人员说由于人民币波动太小,他们的客户做衍生品的意愿等都大幅度减少。所以上海要根据国际上的需要,积极寻找衍生品,为客户量体裁衣,并且达到国际化衍生品的要求,发展无时间差、无规则差的衍生品市场。

然后我们比较了海外离岸人民币和在岸人民币,我们从即期、远期和期权产品来看,在这3方面,上海跟海外差不多了,但是海外市场还有很多产品,上海差距较大。

在远期、期货、期权等衍生品中,期货是参照标准的制定者,如果没有期货的话,很多衍生产品标准就难以制定,这是我们目前最大的短板。期货没有推出是制度上的问题,并不是我们做不到。参照标准没有制定,何谈其它金融衍生品。

我总结一下,人民币外汇市场上,我们如同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像印度和中国的汇率本来就应该是波动幅度要大于其他发达国家的,因为是盯住了名义GDP的锚,人民币汇率的锚不是如其他发达国家的核心通胀率,而锚应该是名义GDP,所以波动浮动本来就应该大,本来就应该通过外汇衍生品来冲销波动。

上海应该推出更多人民币产品,并且确立为人民币的定价中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克服麦金农所说的原罪论。现在由于人民币外汇期货还没出来,作为所有衍生品的参照标准没出来,一切就无从谈起,所以说呼吁上海的人民币期货快点出来!(编辑/陈贤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