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儒生暗讽汉武帝是狗,皇帝听后并未处罚,反而说:提拔他做官

原标题:东汉儒生暗讽汉武帝是狗,皇帝听后并未处罚,反而说:提拔他做官

文/格瓦拉同志

汉武帝在位54年间,却匈奴、灭南越、吞朝鲜、并闽粤、开西南夷、凿空西域,极大的扩充了帝国的版图。与此同时,又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策略,并创设刺史、年号等一系列新制度,给后世带来极为深远的影响。然而这样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却在汉朝被儒生骂做是狗,而更让人惊奇的是,儒生非但没有被杀,反而还被皇帝提拔为官,简直是天下奇闻。这个幸运儿,便是东汉儒生孔僖。

汉武帝雄才大略,堪称“千古一帝”

孔僖字仲和,东汉鲁国鲁县(今山东省曲阜市)人,孔子的第十九代孙,御史孔丰之子。孔僖生于儒学世家,年轻时为钻研经学曾就读于太学,跟崔骃是同学。当年,孔僖的曾祖父孔子建跟大儒崔篆是太学同学兼密友,而崔骃正是崔篆的孙子。正因为这层关系,孔僖跟崔骃结为好友,两人在经学研究上互相督促、鼓励,并在很多问题上有相同的观点,由是被老师和同学视为“最佳拍档”。

某次孔僖读到《春秋》中关于吴王夫差的史实时,不禁大发感慨,称夫差即位之初志存高远、奋发图强,还算是一位颇有作为的君主,但是等到他战胜越国后却变得骄傲自大、昏庸残暴,不仅将大忠臣伍子胥赐死,还把心腹仇敌勾践“放虎归山”,结果最终落得身死国破的下场,真好比画龙不成反类狗。

吴王夫差

听完孔僖的议论后,崔骃随即接过话茬儿,议论到汉武帝即位之初,崇信圣道、师则先王,再加上有一帮贤良的大臣辅佐他,结果没几年时间功绩便超越文帝、景帝。然而随着在位日久,武帝开始穷兵黩武、大事营建,结果到最后把国家搞得山穷水尽,几乎要灭亡,实在是令人痛心。孔僖听后点点头,感慨道:“书经当中关于这类事迹的记载,实在太多了。”

(孔僖)因读吴王夫差时事,僖废书叹曰:“若是,所谓画龙不成反为狗者。”骃曰:“然。昔孝武皇帝始为天子,年方十八,崇信圣道,师则先王,五六年间,号胜文、景。及后恣己,忘其前之为善。”僖曰:“书传若此多矣!”见《后汉书·卷七十九上》。

此时,旁边有个叫做梁郁的同学插言附和道:“如此说来,武皇帝也是狗,对吧?”孔僖、崔骃听后默不作声,既没有表示承认,也没有进行反驳。梁郁见孔僖、崔骃不接话茬儿,便以为他们是在轻视自己,心中不禁恼羞成怒(“邻房生梁郁儳和之曰:“如此,武帝亦是狗邪?”僖、骃默然不对。”引文同上)。

梁郁举报孔僖、崔骃,称他们骂武帝是狗

梁郁为了报复孔僖、崔骃,便把他们暗讽汉武帝是狗的事情告诉东汉章帝,请求朝廷能予以严惩。章帝看到举报信后很生气,便以“诽谤先帝、讥讽当朝”的罪名,将崔骃捉拿归案(“郁怒恨之,阴上书告骃、僖诽谤先帝,刺讥当世。事下有司,骃诣吏受讯。”引文同上)。

孔僖得知崔骃被抓的消息后很恐惧,知道朝廷接下来也会逮捕自己,正因如此,他便“抢先一着”,在朝廷使者还没有到来之前,便给章帝写了一封表文,为自己和崔骃辩诬。孔僖在表文中罗列汉武帝在位时种种失误之处,并称他的优劣得失全部记载于正史当中,如果因为有人说了几句大实话,便责备、惩罚于他,只能让天下人嘲笑。

孔僖上书辩解

不仅如此,孔僖还拿当年的齐桓公来举例,称他当年为了鼓励国相管仲治国,帮助他解除思想上的障碍,曾经亲自揭发祖先的过错,以此来说明是人都会犯错,但贵在承认错误、知错能改。齐桓公此举收到奇效,由此得到全体臣子的忠心。紧接着孔僖议论到,称汉武帝的年代距今已有百余年时间,是非功过已是尽人皆知,如果皇帝还要为他隐瞒,岂不是还不如齐桓公?

要说汉章帝的心胸也真是够宽广,在看到这封名义上是辩解,实际上却是在指责他的表文后,非但没有龙颜大怒,反而连连点头。为此,汉章帝下令释放崔骃,对孔僖的逮捕计划自然也“胎死腹中”。不仅如此,汉章帝因为欣赏孔僖的才华和直言敢谏,便提升他做兰台令史(“帝始亦无罪僖等意,及书奏,立诏勿问,拜僖兰台令史。”引文同上)。

汉章帝没有处死孔僖,并提拔他做官

虽然“汉武帝是狗”的论断并不是孔僖的原话,但从他跟崔骃的议论中可以看出,他的确是默认这个看法的。不仅如此,孔僖在表文中非但没有就此向朝廷认错,反而对汉章帝意图为汉武帝掩盖过错的行为大加指责,如此行为,放在其他任何朝代,都有杀身灭族的风险。然而汉章帝不但放过孔僖、崔骃,还给孔僖官做,这样的胸襟气魄绝非其他帝王所能企及。

史料来源:《后汉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