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珮瑜工作室登上升降机作画,海上画家乐震文说:这是第一次!

原标题:在王珮瑜工作室登上升降机作画,海上画家乐震文说:这是第一次!

人在画中游

高5.03米、宽1.93米,7月8日上午,海上画家乐震文的巨幅青绿山水新作《空谷传声》在上海龙现代艺术中心揭幕。对于个人创作生涯中尺幅最“高”的这幅作品,乐震文笑道:“这是我第一次站上升降机作画!”

位于宝山顾村镇的龙现代艺术中心外形古朴雅致,亭台楼阁错落,仿佛走进一栋栋仿古建筑。这家民营艺术馆去年1月7日中心开馆至今,成为周边居民享受艺术的乐园,而在乐震文等圈内人看来,值得称道的是运营者对艺术作品没有偏见,收藏十分宽泛。就拿海派书画来说,从陈佩秋、周慧珺开始,形成了当代海派书画的群英谱,一个艺术家展示、交流的平台。6月1日起,乐震文开始到龙现代艺术中心“上班”——来得比保安还早,有时一待就是12个小时。整整8天半里,他起稿、层层叠叠上色,完成作品后,最得意的是画面上“每个细部都能看一会儿”。

距离龙现代艺术中心不远,首批与宝山签约“落户”的戏曲名家谷好好、王珮瑜的工作室也坐落于此。这次,乐震文就是在王珮瑜工作室的墙上悬挂起巨幅宣纸,登上升降机,开始作画的。“我不喜欢打稿子,直接用毛笔画,开始落笔是随意的。画这幅画的感觉就像是人在旅途,在画布上旅游一样。我把自己想象成画中人,一路顺着瀑布溪水往上走。走累了,怎么办?那就画个亭子,再来座小房子。风景有点枯燥?那边应该有一棵倒挂的松树。”乐震文指点看画的人们,“瞧,从下到上,画的中间始终有条路。”

乐震文擅画山水,在他看来,山水画如果只有山水,没有故事,“那就没劲了”。“我喜欢画面上有流水,曲折蜿蜒。流水带来水气,整张画面就滋润了。”年轻时,乐震文曾用了很大功夫临摹吴湖帆的青绿山水,“这次我就是用了吴湖帆的设色方法,可以说是尽了自己的全力”。他说,要把墨也当作一种颜色来发挥,而这往往是现在被忽略的技法。墨色与其他颜色交替,层层叠加,看似颜色很厚重,却另有一种透明感,互相映射,特别爽快。画大尺幅的画,尤其是竖幅画,难就难在要层次分明、细部清晰,“画到最后,效果出来了,自己也感到很开心”。

乐震文喜欢写生,时至今日,他依然会每年花上一个月左右时间去各地写生。在他看来,写生不断是寻找自己的过程,为此,他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名山大川。至今难忘的是1995年带着美院学生第一次走进西北写生的那趟行程,西北景色的磅礴气势对长期生活在江南的乐震文产生了强烈的冲击,这也成为他日后创作的一条重要分界线,此前的作品被称为“江南作品”,之后的作品则被称为“黄土作品”。“江南”作品大多以江南秀美山水为表现对象,以绿色为基调,以中国传统的笔墨、线条为根,融入日本绘画的某些表现手法,形成特有的风格;黄土时期的作品则以山西等西北山区为表现对象,以北方黄土为主色调,在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引进变形和叠加的绘画元素,形成了北方山水的雄浑性格。

《空谷传声》虽是青绿山水,依然有北方山水的元素,画幅最上端的山峦,少见尖峰,多是方块。乐震文说,这便是北方山水的特点。“黄土最震撼的地方在于你站在山顶上而不知是在山顶,还以为是在平原,因为看出去都是平的。只有走到悬崖边一看下面很深很深,才知道原来我们在山顶上。江南山水的‘横看成岭侧成峰’和那里完全没有关系。黄土都是长线条、大结构、大块面、大色彩,这种‘大’逼着你改变自己的思路。一开始,我连写生都觉得很难,因为与我熟悉的景色差距太大。那就画得慢一点,慢慢地画进去了,在脑子里生了根,以后哪怕画江南风景,我也会加一些黄土的结构进去。”乐震文感慨,这几年再去北方写生,黄土变少了,“当地植树造林的能力非常强,光从植被来看,北方与江南的差别已经不大。过去只有南方才看得到的东西,现在黄土高原也能看到。但我见过原生态的黄土,画家的画面要跟着时代不断变化,就要不停地走出去,接触社会、接触自然。”

2017年,乐震文将60幅心爱之作全部捐赠给刘海粟美术馆,此举在沪上艺术圈引起震动。在艺术品市场化的今天,他坚持自己的决定:“一个艺术家应该将他创作全盛时期的最好作品留在公共艺术机构,这既是对自己的艺术负责,也是为公众的艺术欣赏需求考虑。”就在画完《空谷传声》后不久,乐震文被新聘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他说:“这是对我艺术创作的一种肯定,更加鼓励我继续用艺术为人民大众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