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一个人的日暮苍山

原标题:贾母:一个人的日暮苍山

生而为人,每一天都在向那必然到来的最后靠近,生命向来都是向死而生。但是,如果一个垂暮的老人,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一个已然获取了世间相当的人生经验,获悉了尘世最后的答案,拥有了阅人的智慧,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枯荣都已经看透,睿智豁达到已经深深明白人生最后不过是一场空无,一生了了,了了一生,他还要不要努力地热气腾腾地认真地对待自己的有生之年?

如果他已经早已经明白生命最后的巨大的寂寞和空无,无可避免的荒凉和孤独,他还要不要努力地自欺欺人地快乐着当下的快乐?譬如红楼梦里的贾母。

一、贾母身世显贵,繁华阅尽,世态人情练达

贾母,金陵世勋史侯之女,荣国公贾代善之妻,贾赦、贾政、贾敏之母。出身“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的世家大族,嫁的是“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豪门贵胄,身世显贵。

就连成天耀武扬威,很以自己的出身为荣,又因经常应付宫里事的凤姐,自认为眼界不凡,可如此有一天开库房,看见大板箱里还有好些她没见过的“蝉翼纱”,便打算拿它来做被子。不料贾母听了笑道:“呸,人人都说你没有不经过不见过,连这个纱还不认得呢,明儿还说嘴。”

当贾府财务青黄不接时,贾琏央求鸳鸯“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来,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窥此一斑,老太太有多少个人财产就可想而知了。

贾母从到贾府一开始是做重孙媳妇,及至后来自己也有了重孙媳妇,连头带尾五十四年,这其中贾府作为世家贵族,其中的人情往来,朝廷中连带着家族中的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情,她经历无数。

也是从小时候的“我那时也像他们姐妹们这么大年纪,同着几个人天天玩去,谁知那日一下子失了脚掉下去,几乎没淹死,好容易救上来了……”的天真淘气直至成长为一个母慈子孝,儿孙满堂的老祖宗,期间的世事历练到最后的人情练达、熟于世故、步步险恶可想而知。

而她一路走来,能够心神俱宁,体态安康,且养出聪慧的贾敏、养育了贾政和贾赦两个儿子。

二、书香门第,知书达理,艺术修养和涵养解领悟能力超凡脱俗

贾母有着相当的文化濡养。在林黛玉的潇湘馆,贾母看到绿窗纱旧了,她提点王夫人换窗纱:这个院子里又没有个桃杏树,竹子已是绿的,再糊上这绿纱真是不配。没有桃杏树,意味着缺少粉红烂漫的花朵,换上银红霞影纱,相得益彰,由此可见贾母的美学素养。

在满眼翠绿中,有几幀柔柔的粉色做点缀,于幽静中又多了柔美,与少女林黛玉的形象呼应起来,真正的唯美浪漫。及至探春房中,贾母隔着纱窗看后院,说后廊檐下的梧桐不错,就是细了点。

如果把纱窗看做画框,后院的风景就是一幅画,中国画构图讲究疏密与繁略,梧桐树太细,可能会留白太多,或者主宾不明,使整体观感受到影响,可见贾母的美学感知和鉴赏能力已经完全渗透在她的气质中。

贾母听戏别出心裁地隔着水听,因为“借着水音更好听”,让乐声穿林度水,缓冲过滤后,少了聒噪,多了纯净。贾母品茶除了一早声明不喝六安茶,会特意询问用的是什么水,知是雨水才品了半盏,很是内行。

贾母赏月时说:“赏月在山上最好。”便领全家到山脊上的大厅里去。山顶视野开阔,无所遮挡,皓月千里,最是阔朗明净。月至中天,她又说:“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 “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她深谙笛声在月色下的意境。

当乐工们前来时,贾母让他们“远远的吹起来就够了。” 明月清风,天空地净,笛声呜咽悠扬,从远处的桂花树下传来,众人万念俱消,忘我地沉浸其中。大家都赞跟着老太太玩儿长见识,老太太却说:“这还不大好,须得拣那曲谱越慢的吹来越好。”

三、富贵雍容却不为物所役,对待钱财的态度豁达从容

贾府被抄家后,她说“你们别以为我是享得富贵受不得贫穷的人,家里外头好看内里虚,我早就知道。如今家里出事正好收敛整顿家风,大家要齐心协力重振家门。”

她毫不犹豫地开箱倒笼,将自己一生的积蓄财产都拿了出来,让贾家渡过难关,让人觉得只要有老祖宗这个定盘星在,这个家的气就不会散。

对于凤姐眼里十分宝贝的“蝉翼纱”,贾母是这样风轻云淡地处理了:银红的给外孙女糊窗子,青色的送穷亲戚刘姥姥做蚊帐,剩下的给丫头们做工衣,因为“白收着霉坏了”。

对待物质的态度就该当如此,既不当败家子,也不做守财奴,不拘形式物尽其用使得其所就是。

四、贾母管家治家的才能、相夫教子的修养毋庸置疑

贾母在贾府从重孙媳妇做起,一直到有了重孙媳妇,稳坐贾家最高统治者的位置。遥想其一生,也必定历经风浪。在鼎盛期的贾府管理层,在数十年媳妇熬成婆的过程里,在大家族的勾心斗角中,她一定积累了比凤姐更多姿多彩的人生经历,见识过更宏大壮阔的世面,具备了更丰富有效的理家之才和治家之威。

薛姨妈等曾经笑说凤姐:“凭他怎么经过见过, 如何敢比老太太呢”。贾母自己也不谦虚,说:“当日我像凤哥儿这么大年纪,比他还来得呢”。可以想见,贾母的至高无上的家庭地位,也是一点点用青春和努力置换出来的。

细想贾母的管理艺术,贾府年轻一代中竟然几乎无人能与匹敌。就连精明厉害的王熙凤,也不敢在贾母面前有一丝懈怠,从很多方面我们都可以看出贾母对人情世故的明察秋毫。

在贾府60年里她经历了太多,这些阅历让她洞悉人生。有时候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关键时刻却能够明锐果决、凛然不可犯,看看她在贾赦谋娶鸳鸯一节时的发飙,就会明白,她一把手的位置和相应的警觉,从来没有一天放弃过。

比如大观园下人聚赌,贾母听说后不但问得邢夫人、凤姐等“都默无所答”,并且直接表态“这事岂可轻恕”,不容置辩。她立即“命即刻查了头家赌家来,有人出首者赏,隐情不告者罚”。“查得大头家三人,小头家八人,聚赌者通共二十多人,都带来见贾母, 跪在院内磕响头求饶”。

贾母亲自处分,严办首恶,“先问大头家名姓和钱之多少”,又“命将骰子牌一并烧毁,所有的钱入官分散与众人”,黛玉、宝钗、探春等替犯事的迎春乳母求情,贾母也一点面子没给。该严刑峻法的时候,她是决不手软的。

贾母禁赌一段,是她一把手之道的集中体现,不使霹雳手段,不见菩萨心肠。所以高鹗续红楼,会忍不住借贾政之口,叹曰“老太太实在真真是理家的人,都是我们这些不长进的弄坏了”。

贾母的管理理念相当先进,知人善任,抓大放小,适时退居二线,在一切场合力挺主事新人凤姐,既能放权享受,又能统领全局。她还善于培养教导人才,她调理的丫鬟,从鸳鸯袭人紫鹃到晴雯等,在接人待物和处事谈吐方面都是聪明伶俐。

五、与人为善,懂得关心体恤他人

读红楼梦,不可不学习贾母待人接物的处事方式。她淡定从容,有慈悲心,比如在清虚观,一个小道士不小心撞了凤姐,被凤姐一个耳刮子打得栽倒在地,贾母这样说:“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那里见过这个势派。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的慌?”叫他别怕,还吩咐给点钱让他买零食吃,千万别难为孩子。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面对留下的喜姐儿和四姐儿,知道她们穷,于是专意到园里各处女人们跟前嘱咐嘱咐:“也和家里的姑娘们是一样,大家照看经心些。我知道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未必把他两个放在眼里。有人小看了他们,我听见可不依。”

对刘姥姥这样的平民百姓,也全无颐指气使,始终以诚相待,刘姥姥摔跤,贾母问她:“可扭了腰了不曾?叫丫头们捶一捶。”面对犯错的小道童,凤姐扬手就把那孩子打了个筋斗,贾母却生怕“唬着他”。这样的贾母,必定有一张被岁月漂洗之后所沉淀下来的厚重而稳妥、慈祥而福慧的从容样子,因此才深的贾府众多后辈的尊敬。

作为一个女性,贾母具备女性独有的柔性平和的智慧待人之道。一个老年妇人的善良和同情心,一直贯穿于她的为人处事之中。王熙凤在处理慢待了尤氏的婆子时受了邢夫人含沙射影的指责时的委屈,心知肚明的贾母说了这样一段话:“这才是凤丫头知礼处,难道为我的生日由着奴才们把一族中的主子都得罪了也不管罢。这是太太素日没好气,不敢发作,所以今儿拿着这个作法子,明是当着众人给凤儿没脸罢了。”

之后还特意留王熙凤在自己房里吃饭,吃完饭还让王熙凤做了一件事,就是拣佛豆。拣佛豆,是古时富贵人家为了延寿积福做的一种佛事,参与的人也可以沾些福气,既是积福,又可以修养心性。贾母的不动声色地表明了立场,安慰关怀了王熙凤,同时还用拣佛豆的佛事帮着王熙凤疏导郁结在胸中的闷气。

六、 面对生命中那一场必然到来的巨大的孤独和寂寞,贾母坦然接受

福慧双修如贾母这样的人,却一样不得不承受生命中巨大的孤独和寂寞,贾母的孤独和寂寞,甚至比一个平民百姓有过之而无不及。放眼贾府,有没有一个和贾母一样年岁的人,有没有一个见证过贾母的青春和过往的闺蜜呢?有没有那样一个能够用一颗同样对等的真心去体恤贾母,懂得她的脆弱和担忧,明白她的欢乐和喜悦的人呢?一个也没有,贾母的孤独和寂寞是明明白白的。

你看她对一个来自乡屯里的贫穷老太婆亲热得不得了,是因为她实在是太想找一个年岁相当,又可以畅意闲聊的人和她一起欣赏这日日重复的“良辰美景”了,为此,她甘愿高高兴兴地当起导游的角色,领着刘姥姥在园子里看花看水,行酒令抹骨牌。凤姐告诉刘姥姥:“(老太太)从来没象昨儿高兴。往常也进园子逛去,不过到一二处坐坐就回来了。昨儿因为你在这里,要叫你逛逛,一个园子倒走了多半个。”

你看,她对薛姨妈向来礼遇有加,以诚相待。薛姨妈说白了不过是儿媳妇王夫人的姊妹,饶是如此,你看当邢夫人为虎作伥,谋划着逼迫鸳鸯嫁给贾赦之后贾母雷霆震怒,非常伤心,这时候连丫鬟也特别希望薛姨妈能够去陪陪贾母说笑化解一番心中的郁闷。可是薛姨妈却说:“我才来,又去作什么?你就说我睡了。”

贾母不过是希望能够有人在自己郁闷时在大家一起唠唠嗑,好让所有的烦恼不郁积于心而已,何况古人云“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忧人之忧”, 就连贾母的的丫鬟都说:“好亲亲的姨太太,姨祖宗,我们老太太生气呢,你老人家不去,没个开交了,只当疼我罢了。你老人家嫌乏,我背你老人家去。”

贾府里谁最孝顺贾母,谁最懂得贾母的烦忧呢?如果贾敏在世,贾母一定有所慰藉吧,但是这最为心疼的唯一女儿,却给了贾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最痛打击;大儿子贾赦就连贾母最喜欢的丫鬟也想据为己有,为的是可以从各方面为自己谋取财利;而贾政呢,明明知道宝玉是贾母最牵挂的孙子,却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打,而且为了防止有人通风报信给贾母,还特意让人封锁消息。

怪不得贾母要生气 :“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贾母的话说的明明白白,自己老了,偌大贾府,虽说儿孙满堂,所能依仗的能够真正体贴操心自己的除了一个丫鬟鸳鸯竟然再也没有别的人了!

优雅从容如贾母,明白贾府已经一代不如一代,且寅吃卯粮,“若说外头好看里头空虚,是我早知道的了。只是‘居移气,养移体’,一时下不得台来。如今借此正好收敛,守住这个门头,不然叫人笑话你。你还不知,只打谅我知道穷了便着急的要死,我心里是想着祖宗莫大的功勋,无一日不指望你们比祖宗还强,能够守住也就罢了。谁知他们爷儿两个做些什么勾当!”

可见贾母对于家族最后败落的命运早就预想到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来临。作为一个年老体衰的女流之辈,当她看到儿孙们一个个毫无担当,她也看开了:“我乐得都不管,说说笑笑养身子罢了”。

她何尝不想有个旗鼓相当的人可以和她并肩欢乐谈天说地,而不是总由她带领着一帮“话不敢多说一句,路也不敢多走一步”的后辈们去击鼓传花、池边赏月、树下闻笛…然后听他们也许是勉为其难也许是刻意讨好的一声点赞“老祖宗棒棒哒!”

一个无力回天的老太太,面对贾府日薄西山的现状,除了“落得都不管,说说笑笑养身子罢了”的无奈,贾母想要的难道就真的只剩下儿孙承欢膝下一味奉承的这种天伦之乐吗?她对贾兰其实是寄托了厚望的。

她之所以对宝玉单单地多了许多宠爱,又何尝不是因为宝玉:“正是呢,我养这些儿子孙子,也没一个像他爷爷的,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听人提起过世多年的良人,贾母难以自抑地当着众人“满脸泪痕”。

只要我们想到每一个年老的妇人都曾是昔日的妙龄少女,每一个耄耋老夫都是曾经的翩翩少年,在走向衰老孤独的必经之路上,美貌、健康乃至财富都会被岁月一点点勒索殆尽,那些曾经见证过你青春的人,那些曾经和你共话巴山夜雨的人,那些曾经陪伴过你痛哭过长夜的人,她们都去了哪里?

你有没有善待过、宽容过、推己及人地关怀过、真心地坦诚以待过那些曾经走进你生命里的他和她?你有没有和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等着她们和你一路同行,一同携手面对生命中最后必定会到来的那一场盛大的孤独的盛宴?

如果有那么一个朋友,你们原本是可以“两岸花柳合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但是,你们终于散失在生命的长河里,回首处,再也寻她不见,知道蓦然间,活成孤单寂寞的一个老太太,“不过嚼的动的吃两口,睡一觉,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

就连贾府一向特别重视亲情往来的元宵节,贾母差人去请众族中男女,奈他们或有年迈懒于热闹的;或有家内没有人不便来的;或有疾病淹缠,欲来竟不能来的;或有一等妒富愧贫不来的;甚至于有一等憎畏凤姐之为人而赌气不来的;或有羞手羞脚,不惯见人,不敢来的:因此族众虽多,女客来者只不过贾菌之母娄氏带了贾蓝来了。

由此可见,贾府中和贾母年纪相仿且能聊天说笑的妯娌几近于无,或者是在漫长的家族事务中时有罅隙,乃至互相嫌恶。因此,以往和贾母无甚交集的薛姨妈到最后竟然成为贾母每日巴巴等着和她玩笑取乐玩牌的座上宾。但是,在学识和修养上薛姨妈又如何能够堪比贾母?这样的两个人,断然是不可能做到推心置腹地聊天,彼此精神契合地交流,不过是聊胜于无罢了。

七、贾母:一个人的日暮苍山,落花流水,庭院深深

面对整个大家族难以为继的荒凉衰败局面,这个古稀老人“我乐得都不管,说说笑笑养身子罢了”的态度何尝不是一种豁达而淡定的人生态度呢?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难道我们会指望一个封建社会的老太太突然间如同神明加持,空穴来风一般拥有革陈出新的建设性决断吗?身处贾府最高端的贾母,其实是面对着一个人的日暮苍山:她中年丧夫,老年丧女,最后面临被抄家,但是她都是如此地拿得起放得下。

她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幸和风浪之后,依然能够保持着对生活的热爱,下雪天玩兴大发,不顾年高瞒着王熙凤私自跑出来赏雪,“围了大斗篷,带着灰鼠暖兜,坐着小竹轿,打着青绸油伞,鸳鸯、琥珀等五六个丫鬟,每人都是打着伞,拥轿而来。”

面对生命中最后的巨大的寂寞和孤独,贾母坦然接受,并能够始终保持着一个热爱生命的老人所应有的气度和优雅,兴致盎然地参与到孙辈们的玩乐中去, 冬日里又瞒着众人偷偷跑去芦雪庵追年轻人们的脚印,赏那枝“好俊的红梅”。

身为荣国公的夫人,她何尝不是特意地在用表面的繁华热闹来对抗内心深处巨大的孤独和哀伤,她不如此又能怎样呢?难道她的身体会容许她再次白手起家重振家族雄风吗?她的日子看似天天笑着过:抹骨牌、行酒令、赏月、听戏……样样少不了她。人人都说老太太好热闹,玩起来比年轻人兴致还高,其实,她无非是害怕寂寞孤独的时光罢了。

“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王熙凤曾开玩笑说要陪着老祖宗活到一千岁,贾母笑了:“众人都死了,单剩下咱们两个老妖精,有什么意思。”聪慧如贾母,历经四代人的家族枯荣,繁华阅尽,怎么会不明白人生最后寂寞的不可避免,因为明白,所以才更加懂得珍惜当下的快乐。比如贾母在听闻甄府被抄时也只是点头叹道:“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且商量咱们八月十五日赏月是正经。”一个叹字,千般滋味,万般无奈,难言之隐五味杂陈,只可意会。

生而为人,通透之后才有笃定。珍惜当下,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贾母独自面对自己一个人的日暮苍山,落花流水,庭院深深,她一定深深明白生命中有些东西必将要逝去,因此倒不如用它们来和岁月做一场交易,来换取睿智、仁爱、悲悯、友情和记忆、担当、从容和宁静。

如此,能快乐豁达体态康宁地活到的年迈之时已经是一场巨大的胜利,一切都是浮云,一切都应该云淡风轻,你所收获的经验和智慧将永远给与后来的人以启示和指点,你的生命将成为自己在尘世的河流上笑看云卷云舒的一次从容航行。

看过红楼梦的人,掩卷之后,再翻卷,沉思作品里面的每个人最后的结局,思考里面每个人对待生命的态度,细读里面每个人对待生活的方式,你会觉得,纵使你尚年轻,从未有历经繁华之境,从未有切身体会过尘声的喧嚣,从未有亲自和强悍的俗世过招,你仍旧可以基于阅读,以他人之人生经验和智慧启迪自己。

作者用自己的生命呈现给我们的他体味过的人生,让我们看见那些“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是如何成为一个生命中不得不独自度过的冬天,然后你就会对一切心存善念,在有生的所有光阴里,懂得如何去接纳那些走进你生命里的每一个人,尽你所能,倾尽全力地认真生活,认真对待当下,对待朋友,对待你有生之年的每一天,以宽容,以慈悲,以豁达,以包容,以善良、以友爱。

作者:唐玉梅,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