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花木兰》的福建土楼,才不是胡扯|鲜见

原标题:《花木兰》的福建土楼,才不是胡扯|鲜见

作者|洛弟

有人说,昨晚看到《花木兰》预告片,终于理解了黑人兄弟看到《黑豹》时的心情。

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在天上——不好意思,炸成一朵烟花了。

迪士尼第一个华裔公主,这事儿本身就炸天了。更炸的是,做得还有模有样!

老美拍古代中国,终于不是一团糟了。符合历史先不说,审美起码是在线的。

但预告片“亮剑半遮面”,露一半藏一半,不少隐藏元素尚未放出,一些元素也让中国观众有点挠头。

咱今天就把问题列一列,聊一聊,尽量去解惑一把。

问题1:福建土楼是啥情况?

预告片开场,在野地疯玩了一天的木兰纵马归家,第二个镜头一摇,“花府”出现了——与1998年动画版不同的是,花家的房子竟然是一栋福建土楼?

看到这儿,突然心头一紧,保不齐要闹出历史、地理俩笑话:

首先,在我们一般人的印象里,福建土楼好像都是明清才兴起修筑的吧?

而花木兰故事的发生年代,一般认为,最早可追溯到北魏,最迟,顶多也就隋末或唐初。

这是时间的问题,空间问题可能更大:

原版剧情和传说故事,不是北方游牧民族(柔然or匈奴)的南下战争嘛?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的北方打仗了,“可汗大点兵”竟然点到了闽越,从国土最南端调兵,去打北境的仗?

按照宋代以前的交通运输条件,恐怕不等花木兰过去,战争已经快结束了。

不过嘛,在预告片里,这事儿也不是完全说不通。

动画版里花家的建筑样式

首先,福建土楼虽然在明清兴盛,但最早出现的时间,并没那么晚。

史载,唐睿宗垂拱二年(公元686年),漳州郡成立,并设漳浦、怀恩二县。征南名将陈元光,成为第一任漳州刺史。

这位陈刺史因地制宜,在开漳过程中,把自己的行伍经验用在了“基建”上。

于是,就有了今天半居住、半军事,内能居家生活,外能防御盗匪的福建土楼——更像是军营+碉堡的“民用版”。

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反而可以确定,这就是花木兰该住的地方——1998动画版《花木兰》里,木兰的爸爸花弧,是位身经百战的老兵,再蒙召唤,奈何年事已高,旧伤缠身,已无法出战。

可每次开战,都要征召花家男丁参军,无奈之下,木兰才女扮男装,替父从军。

从这一设定来看,片中的花家,可能类似于南北朝、隋、唐,或明代的军户,一家都是军籍,过着兵农合一的生活。

他们在镇守之地驻扎生活,平日从事农业生产,一旦开仗,立马上阵厮杀。

这么一来,花家住在半住屋、半碉堡的土楼里,也未尝不可:兵农合一的屯军之家,也许随时都要防御敌寇来袭的风险。

梆子一响,老爸立马扔下锄头,提起长枪,花家也就变成天然的碉堡工事了。

也许,在这种紧张的战备环境里长大,才养成了木兰文武双全的男孩子性格。

问题2:木兰为啥成了皮卡丘?

预告片中,木兰女装时期的夸张妆容,几乎成了大槽点。

在原版动画里,木兰化妆一段,是为了一场相亲,原本有点小邋遢的妹子,被妈妈和奶奶好一番折腾,看着都不像自己了。

相亲当然失败了,消沉的木兰开始怀疑自己作为女性的使命和价值,这成为她之后从军的重要心理动因。

可是跟原版比,这个妆容也太……

一脑门子黄,还来上两团腮红,让人担心木兰下一秒就来个十万伏特,横扫千军。

有人拿《木兰诗》里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做解释,认为这可能是南北朝或隋唐时期,女性在重要场合的标准妆容。

魏晋时兴的“额黄妆”,就是木兰脑门上的一坨黄。

眉心的花钿,也在魏晋时期兴起,出自南朝宋武帝的女儿寿阳公主。

据传,公主在某年正月初七,躺在殿檐下睡着了,一瓣梅花落在了她的眉心。

可等公主醒来,梅花留下的痕迹怎么也擦不掉,一时传为宫中奇闻,大家争相围观。

有的宫女觉得很漂亮,就用金、银、纸、鱼鳞等物剪出花样来,也学着贴在眉心,不同的材质,染成不同颜色,也会焕发出各异的光泽,花钿之风就这么形成了。

这就不对了,

花钿不该是画上去的妆容,是贴上去的首饰

而历朝历代都有的腮红,也在魏晋时期得到了发展。魏文帝时期,宫女薛夜无意创出的“晓霞妆”,让胭脂涂面的样式更加自然,宛如天边云霞。

但问题是,这么多源远流长的历史涂上脸,咋就这么难看呢?

古人、今人、电影化妆师,谁的审美有问题?都没有。

在这里,妆容对于人物的塑造、剧情的推进是有作用的。

妆容的浓厚失真,宛如一张面具遮在木兰脸上,压抑了她原初的面貌与天性。

当木兰决定抛弃“面具”时,也就背离了男权社会“女为悦己者容”的刻板定义,终于勇敢去追寻自我,其后,英雄诞生。

问题3:这届考据靠谱吗?

令人惊喜的一点是,预告片展示的战争场面,看起来质量喜人。

对于汉军的骑兵铠甲展示,既没有国产大片风的“黄金甲”,也没像港剧一样,一顶塑料雁翅盔,纵贯上下五千年。

打眼一看,还挺符合中国某个朝代的盔甲的,起码走的是实战风。

可问题是,哪个朝代呢?

我们翻了半天中华书局的《中国兵器甲胄图典》,发现木兰的头盔,似乎并不是典型的北朝制式。

图中木兰的兜鍪(头盔),似乎很难在南北朝时期看到。

上半部分的盔顶呈锥形,盔沿较平,不像南北朝至隋唐盛行的弧形,连同盔帽下垂着的顿项(防护用的软甲),也显然不是骑兵冲角胄的画风。

《中国兵器甲胄图典》

魏兵著,中华书局2011年9月出版

但随着朝代往后翻,我们在元代找到了与其相似的形制:

是的,我们最晚也就生在唐代的木兰小姐姐,跟小伙伴顶着元代头盔上马砍人去了。

不过,除了“头上功夫”,这身甲似乎看不出多大问题。

这种甲片细小、纵向缀连的“札甲”,自秦汉至明末,一直非常普遍,也常见于南北朝时期。

再看花家人的日常穿着,显然这次考据,还是下了功夫的。

不过功夫下的地方对不对,咱也就不苛求外国友人了。好莱坞过往作品的“东方奇观”,多恐怖的咱都见过。

木兰手中的刀,刀柄近似汉代环首刀形制,

圆盘形刀镡(护手)多见于明朝,直型刀身,

刀尖开反刃,又像是唐代,

总之是个下大功夫考据出的混合物

问题4:还有哪些信息没出现?

太多了。

这么说吧,动画版《花木兰》的世界观,预告片里只出现了一半。

家庭生活与战争场面都有了,可重要的奇幻部分还没出现。

木兰的好朋友木须龙和小蛐蛐,以及为自家孙女操碎了心的列祖列宗,都没在预告片里出现。

同时,除主角刘亦菲外,最大牌的三位中国演员,一个都还没出场。

原版里的老皇帝,此次将由李连杰出演。鉴于皇帝的戏份所限,以及杰叔的身体状况,重要的动作戏不会落到他身上。

也许,还没露脸的甄子丹,才会是重要的打戏担当。

根据演员戏路和年龄判断,甄子丹扮演的,很可能是男主人公李翔的父亲李将军。

作为北征大军的首领,李将军在一次突袭中阵亡,只留下了一顶头盔。

原版里,对李将军的战死并未正面描写,但请了甄子丹来,拍出一场“甄功夫”盘肠大战,也不是没有可能。

据悉,巩俐将在片中出演反派“单于”手下的巫师,虽然造型还未曝光,但也许是位相当夺目的反派。

更重要的是,故事的男主人公、木兰的爱侣李翔还没正式现身,她的三个不靠谱战友阿尧、金宝和宁,也还不知由谁扮演。

也许,随着影片物料的陆续放出,《花木兰》在上映前的全貌最大程度展露,只要更多方面做到位,影片的国内票房表现,将是个目前无法估量的数字。

——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木兰 李将军 土楼 福建 预告片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