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置信!英国破获现代奴隶案,400人被迫无偿劳动,生活不如监狱

原标题:难以置信!英国破获现代奴隶案,400人被迫无偿劳动,生活不如监狱

难以想象,9102年了,竟然还有"奴隶"的存在,且一个案件中的人数就有400人之多!

7月5日,英国警方破获了当地最大现代奴隶案。

据悉,罪犯以丰厚报酬与免费住房的条件,从波兰诱骗400多名流浪汉、前囚犯和酗酒者到英国。

受害者直到被嫌犯控制之后才发现,工作几乎没有报酬,住处也非常狭小,脏乱不堪、老鼠横行。其中一名受害者称,自己在监狱的生活都比这好。

最终,8名嫌犯被判刑3-11年。

其实不止于此,许多罪犯都会利用人性的贪婪来实施诱骗。不少缺乏甄别能力的毕业生,就很容易落入骗局。有时,即便是工作三五年的老鸟,也难以抵御高薪的诱惑。

最近,一"东南亚博彩骗局"被曝出。一些国内3-5年工龄的码农,收到了某些东南亚博彩网站税后3-4万的高薪邀约。

不过分又有吸引力的薪酬,不容易引起怀疑。初面的HR一般是甜美女声,对许多单纯的程序员杀伤力很大。二面的技术面试,则会在专业层面击溃程序员最后的防备。

即便offer滴水不漏,当你真的去了,就会被没收护照和身份证,每天工作12小时,月休2-4天,工资少得可怜,时刻被人监视。只要一天逃不出来,就要一直加班,还饱受威胁、恐吓甚至打骂。

此情此景,又与压榨奴隶有何分别?

19世纪80年代,持续4个世纪的美国奴隶制度才终于被废除。在此期间,起到主要推动作用的大西洋奴隶贸易,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疾病传播肆虐。而直到今天,奴隶制留下的种族歧视与冲突,依然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

今天路上读书给大家带来《地下铁道》一书,还原美国充满问题的历史,为当下的困境寻找出路。

1.黑屋子里的见闻

那天,他们把柯拉打得半死,然后像拖条死狗似的把她拖进了一个黑屋。

对黑奴们来说,这间屋子,就是地狱。起初是一些残废了的男人被遗弃在这里,接着,是一些孕妇和婴儿。这些女人被白人强奸生下了孩子,她们带着奄奄一息的婴儿住在这里。很快,婴儿就会死去,那些女人只能坐在暗处一遍又一遍念叨着孩子的名字。

这一年,黑屋里住了七个女人。

现在,柯拉也被送到这里等死。整整两周,她忍受着无尽的头疼,情况时好时坏。在她倒下的这段时间里,詹姆斯·兰德尔死了,据说是肾脏的问题。现在,整个种植园都是特伦斯·兰德尔的了。

西撒再次拜访了柯拉,再次问她:"现在,你想跟我一起逃跑吗?"

柯拉搞不懂西撒这个人。每天早上,当柯拉被拉出来挨鞭子的时候,西撒就站在前排,看着她。这是个规矩,奴隶们被要求观看他们的同胞受惩罚,以儆效尤。通常,在某个时刻,所有人都会转过头,因为他们意识到这种痛苦总有一天会加诸他们身上。但西撒从不躲避,他总是盯着柯拉,寻找着某种伟大的难以理解的东西。

柯拉开始考虑西撒的提议,但最终让她下定决心的,并不是鞭打,而是有一天,奴隶主特伦斯·兰德尔找上了她。特伦斯的手滑进她的衣服里,握住她的胸部。她动弹不得。她本不属于特伦斯,但现在却为特伦斯所有,亦或者她从一开始就是特伦斯的,只是她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于是,在一个夜晚,她找到了西撒。

柯拉认为他们应该等到满月那天,但西撒却坚持越早逃跑越好。自上一个奴隶试图逃跑,种植园加强了戒备,而满月那天,白人们总是格外警惕。西撒坚持说,明天,就明天,他们就逃走。

明天是星期天,是最好的时间。帮助黑奴逃跑的中间人弗莱彻先生会来接他们。只要西撒和柯拉能逃到弗莱彻先生的家,这位虔诚的废奴主义者就会帮他们通过"地下铁路",逃到自由州。所谓"地下铁路",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下"交通,只是一个使黑奴逃离奴役的秘密网络。

西撒握着柯拉的手说:"就在明晚。"

逃离前的一晚,柯拉无法入睡,她想起了母亲。她11岁那年,母亲逃离了种植园,从此了无音讯。柯拉想,当年母亲打算逃跑时,是否也像她现在一样忐忑呢?母亲现在在哪儿?当初为什么会抛下自己?

整个村庄沉静下来了,他们在棉花田边碰头。他们穿过高高的植物,走过贫瘠的草地,走过柯拉小时候玩耍的泥潭。天快亮了,他们终于走出了沼泽。

尽管浑身都是泥巴和藤蔓,蚊子和苍蝇嗡嗡嗡环绕全身,柯拉却毫不在意,她从未离家这么远过。就算她在此刻被抓住,用镣铐拖回种植园,她也拥有了这一段路途。

2. 柯拉的出逃

西撒在前面探了探路,确保他们没有偏离路线,然后继续领着柯拉在远离大路的丛林里跋涉。

最终,野猪害了他们。四个野猪猎人蹲守在野猪常出没的路上,设好了诱饵,等待猎物的出现。没想到,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逃奴。这不是他们期待的野兽,却比野猪更值钱。

攻击柯拉的是一个男孩,多半是其中一个猎人的儿子。他把柯拉按倒在地上,牢牢地抓着她。柯拉伸出手,摸到一块石头,猛击男孩的头。一下,又一下,男孩尖叫了起来。

时间一时模糊而虚无,直到西撒喊着她的名字,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拖拽着她,朝树林深处狂奔。

第二天下午,他们终于到达了弗莱彻先生的家。弗莱彻先生把他们迎进厨房,两个人就着水管大口地疯狂地喝水。

与此同时,奴隶主特伦斯·兰德尔已经发现他们逃跑了。赏金前所未有的丰厚,传单撒得到处都是。酒鬼,赌棍,甚至穷得连鞋子都没有的穷人都想从他们的身上捞一笔。

更糟糕的是,被柯拉击倒在地的那个男孩最终没能醒过来,他们成了凶手,杀人犯。白人们渴望着鲜血和复仇。就在这几天,已经有好几个民兵找上门来,他们向弗莱彻转达逃奴的消息,眼睛朝着房间的角落扫来扫去。

弗莱彻先生决定冒险转移他们,他把西撒和柯拉藏在成堆的麻布下,放在车后的板条箱之间。蜷缩在马车箱内,柯拉紧闭双眼,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男孩,他是那么年轻。可是,就算他不死,他还是会杀死自己啊。柯拉决意不再去想那个男孩的死活。

阳光透过麻布的缝隙漏下来,柯拉听着小镇上嘈杂的声音,她只能通过这些声音想象小镇的样子。人们急匆匆地去办差事,商店里人来人往,四轮马车的轮子压过地面。弗莱彻先生和熟人打着招呼,他们高声讨论那个死去的男孩和逃跑的奴隶。那些声音离他们很近,柯拉总觉得下一秒麻布就会被扯开,弗莱彻先生会因为私藏逃奴和凶手而被处以极刑,而她和西撒被送回特伦斯·兰德尔的手上,遭受她无法想象的痛苦。

她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很快,四周归于平静,只剩下弗莱彻先生一个人嘟囔着"你得让他们追着自己的尾巴跑。"不知是在和他的马说话,还是和他们。柯拉困得睡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天已经彻底黑了,马车也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灰裤子的男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弗莱彻先生介绍道:"这位是鲁伯利。"

西撒怯生生地问道:"你就是负责人?"

鲁伯利说:"应该说是车站代理。当我不为'地下铁路'组织工作的时候,就在自己的农场过过小日子。"

弗莱彻先生准备和他们告别了。他说:"我的工作到此为止啦,我的朋友们。再见,保重。"说完,他热情地拥抱了他们,他得在妻子发现之前赶回家。

鲁伯利静静地看着费莱彻远去,转身带着两个奴隶走上了小小的月台。一小时后,火车进站,西撒和柯拉被塞进了一节车厢。

车厢里只有一些干草堆可以坐,火车启动了,两个逃犯踉跄了一下,摔倒在干草堆里。柯拉透过车厢的板条往外张望,只有延绵不断的黑暗。当他们再次踏入阳光的时候,已经到达了南卡罗莱纳州,柯拉抬起头看着太阳,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

于是她只能继续奔跑,直到获得真正的自由。

这或许才是本书最深的意义,它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阐述了自由。自由并非只存在于那些最直截了当的渴望之中。当人们自以为渴求的另一些微不足道的,看似与高高在上的自由无关的事情时,它依旧在这些琐事的背后彰显着自由。它是一切的基石,是繁盛枝叶的根本。

暂时的妥协终将让人陷入深渊,唯有像柯拉那样,一直向前,才能真正拥有哪怕最微末的幸福。

编辑:Gillian

排版:Gillian

路上读书,全球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