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让人相信,读书则是不断怀疑丨三十年,三十书

原标题:电影让人相信,读书则是不断怀疑丨三十年,三十书

在炎夏最适合观赏的电影清单中,有一部一定名列前茅:既有少年冒险元素,又有峰回路转的耸人结局,一身热汗加一身冷汗,包你被人生的无限恶意和善意层层环绕立体式震撼——

七年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映后几日,作家马伯庸就发表了一篇长微博。

在这篇文章里,马亲王提请我们关注更接近作品英文原意的翻译:“派的一生(The Life of Pi)”,并由此展开对此电影的深层解读。一个类似“洞穴困境”的“吃人真相”由此展开,激发了广大原著拥趸和电影爱好者对此片的持续探索。

紧随其后,豆瓣网上署名为“我是李安”的相关影评更是发挥罗生门般的窥看大法,将故事中的所有意象条分缕析,得出“第N个故事等你挖掘”的诱惑性结论。

相较于愈发聪慧的观众,那个创造了光影神话却在奥斯卡颁奖礼后捧着小金人吃汉堡的导演未免显得过于“憨厚”。李安,这个令世界瞩目的华人导演,在几近名利场的娱乐圈里,他似乎是沉默的,不仅没有花边新闻,甚至连电影的宣传也鲜有浩大的声势。他对自己作品的态度更像是花了一整天画了一张画的孩子,就摆在桌面上,然后指着说:喏,你看。

这种稚拙的态度,与他接受访问时那些简练笃定的回答质感相似,他不会说拍电影是造梦,他会说:“ 当然,电影就是相信。”

在重重解读《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之后,很多人表示惊骇,甚至认为这是一个丧失人性的恐怖故事。的确,从意象分析的手法来理解,当年海上漂流的那个少年Pi恐怕是靠极端方法生存下来的,人在那样的时刻,所做出的的决定是自然状态还是社会状态呢?在兽性和人性的边缘,道德与法律是否还具有约束力了呢?经历极端生命体验后回到人类社会的人,是否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了呢?种种疑问近乎要将我们带入地狱,那个海上漂流的少年,在那些生与死的瞬间,是看见了上帝,还是看见了撒旦?

李安和大多数人一样,站在了上帝的这一面,不然若真如解构所言,他完全可以直接拍一部血腥的拷问人性的大片。以绮丽的视觉效果展现派所认为的那一场漂流,其实倒并不算欺骗。噩梦过后,Pi渴望神助,渴望告别,因此遗忘与篡改成了本能,从这个角度而言,不与猛虎好好告别亦并不遗憾。并不是所有相遇都要不断惦念。

无论是站在上帝这边认为小岛是卧佛,Pi在那找到了信仰,还是站在撒旦那里认为小岛是母亲,Pi不得不残酷地告别,都能感到一种生命被洗刷的强烈力量。故事无论是哪个版本,都可以变得很纯粹了,生命最深层的渴望不过是“活下去”,这是小人物的挣扎,却也恰是千千万万小人物的挣扎。要想再进一步问“活下去,然后呢?”,恐怕李安的回答是:我一直在寻找人生的意义,但其实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我是透过拍摄一部又一部的电影,跟著观众寻找一个又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分享彼此之间的智慧。

李安对原著的思考恐怕不会少于任何一位“分析家”,他在受访时说,自己入行二十年,以做的成绩来讲,就是再拍烂片,再十年,还有人找我拍。可是会担心说,拍东西没有意思了,没有挑战,那个斗志没了。但遇上这个故事,遇到这本被认为无法影像化的书,带着怕去拍,和故事里的Pi一样与虎为敌为友地去面对,反而整个人都有警觉心,敬畏心。最后才能做成“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的事”。

如果这个夏天我们还有勇气再一次与Pi共同去漂流,或者可以从笃定的电影回到疑云丛生的原著,让影像还未倾吐完全的,回到文本来细细参悟。

不要相信故事的A面,如同不要相信它的B面,共赴这场漂流人生,让解答的可能略大于Pi。

本期编辑:伊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