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情侣3年2次裸辞游遍中国:我们都是普通人,为了一次远行,却已经拼尽全力

原标题:90后情侣3年2次裸辞游遍中国:我们都是普通人,为了一次远行,却已经拼尽全力

01

近日,一对杭州90后情侣,3年内2次裸辞游遍中国的消息引发热议。他们旅行都持续半年以上,跑遍了中国90%以上的地级市,共花费50多万元,还动用了婚房首付。

他俩的经历让不少网友艳羡,但也有不少网友提出了质疑。有网友提出:“旅游的钱哪来的,是不是啃老?”“动不动就辞职,让用人单位怎么想?”

面对啃老的质疑,小伙子说:我们旅游中所有的开销从来没有向父母伸过手,啃老不是我们的人生态度。

他还说:光阴很短暂,祖国很美丽。工作也罢,旅行也罢,都是漫漫人生中的一部分。我对我们的经历毫不后悔,我们只是敢想敢做。工作时尽心尽责工作,休闲时痛痛快快地玩,这是该有的人生态度。

把这件事的元素拆开,“杭州90后情侣”,这个群体很普通;“3年内2次裸辞”,这个在喜欢跳槽的年轻人中也不算什么;“游遍中国”,如今游遍世界都已经引不起热度,这个目标普通人也能做到。

从中可以看出,这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之所以能够引起热议,是因为他们做到了大部分人都做不到的取舍:当大部分人为买房选择背负一生的房贷时,他们选择舍弃婚房;当大部分人为了工作发展选择“996”时,他们选择攒够钱就走;当大部分人在生活的重压下都畏首畏尾时,他们却敢想敢做,正是这份勇气让人无比敬佩。

但羡煞旁人的“诗与远方”却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首先是,年初回来后,找工作遭拒,因为面试官质疑他们没有责任心。虽然现在他们又找到了工作,但是这种“候鸟”式的职业发展,很可能会让他们最终一事无成。

然后是,当初看中的婚房涨了150万,再考虑到前面花掉的50万,这就是200万。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这笔钱可能永远都赚不回来了,这霓虹闪耀的城市中,将再无他们安身之所。

表面上看,他们花自己的钱,走自己的路,无比潇洒,但是身为普通人,他们舍弃了职业发展,错过了房价大涨,未来的他们必将为此买单,可以说仅仅为了一次远行,却已经拼尽了全力。

正如茨威格在《断头王后》中写道的: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02

李银河和丈夫王小波曾一同在美国留学。当时经济来源只有李银河一个人的奖学金,生活十分清贫。为了解决一点生活来源,两人就利用空余时间在一家中国人开的饭店里打工,李银河当服务员,王小波在后厨刷盘子。

尽管经济拮据,但是他们还是设法省钱,利用在美留学期间游遍了美国,暑假还游遍了欧洲。一位华裔老教授对他们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他觉得两人没什么正经收入就花钱去旅游,纯属不务正业,太过奢侈。

但李银河认为,旅游不一定是奢侈,富有富的游法,穷有穷的游法,为什么穷人就不可以旅游?

不知道那对90后情侣是不是受了这个故事的启发鼓舞,但是两者是不一样的。虽然出去旅游,但李银河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她在美国的学业,成为了那个年代名副其实的“海龟”。王小波也因为出去游玩的经历,进一步开阔了视野,从此国外旖旎的风光时时出现在他的小说中。

后来,李银河成了学术泰斗,王小波成了著名作家,总之我没听说过他们求职被拒,买不起房。

李银河说,如果一个人要花精力在生计上,就无法保证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不是一个自由人。

这是一种精英阶层的视角,因为他们已经基本解决了生计问题。回归现实中,每个普通人都要花大量的精力用于生活,而且很多人仅仅是为了活着就耗尽了全部力气。

在一部分人抬头看“月亮”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为了“六便士”埋头苦干。

“诗与远方”是有基础的,不能是空中楼阁。别人的故事永远是别人的,我们没有长出故事的土壤,就不要强行播种,否则只能是“南橘北枳”。

如果一个人在“诗与远方”的路途中饿死,那不是个故事,是个事故。

03

为了治愈自己的讨好型人格,重新找回自我,青年作家蒋方舟独自一人去东京生活了一年。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度过了一段完全真空的生活,没有目标与意义,每天一睁眼就是一大片需要填充的空白。任何一件事都需要把时间拉得很长远,把浓度稀释,才能填充过完一天,所以她必须认真凝视美术馆里每一幅画,认真咀嚼每一口食物,认真地把每一个念想变得绵长。

用她的话说就是:“东京拯救了我”。她又说:

这几年我很反感的一句话是: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眼前苟且”与“诗和远方”是一对虚假的对立。我在东京一年的生活表面看是“诗和远方”,生活在迷人的异域,鸡毛蒜皮消失了,可东京的生活同样存在着无奈的人性、琐碎的沟通、窘迫的算计与虚伪的寒暄。

另外,网络的发达让“远方”的概念消失了,我身在异国,却时刻关注着国内的人与事,为我触手而不可及的苦难感到悲伤。正是这些并不美好的细节,才构成了生活的全部。

所以,治愈蒋方舟的不是异国他乡的风光,而是自我内心的反思与寻找。旅行不是逃避生活琐碎的方式,远方也不是找寻生命光芒的载体,任何不带上心灵的旅行,只能是场逃离,或者只是毫无意义的“从自己待腻的地方,到别人待腻的地方去”。

李银河和王小波当年决定穷游美国和欧洲,原因很简单,就是在历经了“大跃进”、“文革”等刻骨铭心的事件后,“想看看正常人是怎么生活的”。

相反,很多人眼中所谓的旅行,连自己都搞不清楚初心是什么,所到之处尽是自拍发朋友圈,和“吃、吃、吃”,人到了,钱花了,收获的尽是空虚和财政赤字,最后再无比文艺的喊一些“远方”、“勇气”、“梦想”之类的东西,就以为自己找到“诗和远方”了。

如果我们还有很多想去看的地方,还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冲动,希望我们能做好充分的准备,不卖房卖车,不辞职失业,带上部分空闲的钱,带上全部虔诚的心,向着心里的目标,勇敢出发吧!

作者:十八画生,毕业多年,笔耕不辍,希望以后做个有趣的灵魂。

图片: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