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罪犯的妻女去了哪里?一种下场最残酷,多数在屈辱中了却残生

原标题:古代罪犯的妻女去了哪里?一种下场最残酷,多数在屈辱中了却残生

战争是极端的行为,战争的产生是由主导者为了自己或者集团的利益而发起的行为,这种获取利益的行为是不惜以牺牲生命为代价获得的,但这其中,战争的主体多为男人。

在古代,在战场上刀口舔血的士兵更是那些正值青壮年的男性,这也使军队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如何解决士兵的生理需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许多朝代都会在军队中安排军妓,让这些可怜的女人成为士兵们的消遣对象,借此来提高军队的士气。

军妓的出身大多十分悲惨,大部分军妓的结局也多为悲剧。

可以说,作为供士兵们发泄兽欲的“玩物”,军妓们的一生几乎都活在噩梦之中,等待着她们的不是被杀被俘,就是在军营中终生受人凌辱。在某些朝代,甚至,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在军粮短缺时,军妓会被充作粮食,被士兵们分而食之。

唐朝军妓的数量较多,但是,军妓的起源却在更早的汉朝。原本,中国几千年来奉行“军中无女”的古训,就像近现代某军事家说的“战争与女人无关”。不过,在真实的历史中,战争非但没有与女人无关,反而,数不清的女人走进了战争,沦为战争的牺牲品。

通过查阅史料,笔者发现:最早的军妓出现于汉朝将军李陵的军队中。李陵是汉代名将“飞将军”李广的孙子,也是汉武帝刘彻手下的大将。李陵出身行伍世家,有极高的军事天赋,本来能成为名垂千古的一代名将,但他的人生轨迹却因一场失败被改写,沦为匈奴人的阶下囚。

为了保全己身,李陵不得不投降匈奴。匈奴单于对李陵的军事能力早有耳闻,为了留住这员降将,匈奴单于将女儿许配给李陵,并许给李陵高官厚禄。刘彻听说李陵归顺匈奴后,火冒三丈,当即决定要将其家眷全部处死。

司马迁是李陵的好朋友,为了保住李陵的亲族,他在朝堂上挺身而出为李陵开脱。然而,刘彻已怒不可遏,非但没有原谅李陵,反倒将替李陵说话的司马迁打入大狱,并将其处以宫刑。司马迁身陷囹圄后,忍辱负重,写下千古绝唱《史记》。

李陵虽寄居在异国他乡,但是,始终心念生养他的大汉王朝。可惜,刘彻已将其亲人全部诛杀,此生李陵已无法回到故乡。在送别囚居匈奴近二十年的好友苏武时,李陵亲自将其送到边关,并感慨道:

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
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聩。
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

短短几十个字,是一代名将李陵困苦与悲剧的一生的真实写照。

言归正传,在李陵的军队中,就有许多随军的妇女。根据《汉书》所载:“陵且战且引,南行数日,抵山谷中。连战,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由于,军队的士气低迷,李陵召集将士说道:“我看到军队始终无法提振士气,这是为什么呢?军队中怎么能有女人呢?”

原来,在李陵讨伐关东群盗之后,其麾下的士兵们将俘虏来的群盗妻女藏匿在车中,充作“妻妇”。随后,李陵命人仔细盘查车辆,将其中藏匿的女人全部搜出,将所有妇女全部诛杀。实际上,李陵诛杀的这群女人绝非“妻妇”,所谓“妻妇”只是一种委婉的叫法,实际上,她们与军妓别无不同。

在古代,男人一旦犯罪,他们的妻子女儿全部会充作军妓,被发配边关供士兵们发泄。所以,这群“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无一不是军妓。由此可见,在很多史料中,史学家对军妓的描写都是闪烁其词的。例如,在司马迁的《史记》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中,对汉朝存在的军妓均采用了“妻妇”之类的委婉叫法。

不过,根据古代“军中无女”的原则来看,汉朝的军队绝不会允许士兵携家带口出征,所以,这些“妻妇”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不过,也有部分史料对军妓的描写较为直白。例如,在《隋书》中有这样的记载:“自魏晋相承,死罪其重者,妻子皆以补兵。”根据《隋书》的说法,军妓在南北朝时期已成为一套相对完整的制度。

美人一双闲且都,朱唇翠眉映明矑。
清歌一曲世所无,今日喜闻凤将雏。
可怜绝胜秦罗敷,使君五马谩踟蹰。
野草绣窠紫罗襦,红牙缕马对樗蒱。

可以说,这首唐代着名边塞诗人岑参的《玉门关盖将军歌》,恐怕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一首描写古代军妓生活的诗歌了。

这里,作为军妓,最悲惨的要数北宋,金国时期的的军妓院被称为“洗衣院”。据《靖康稗史笺证》记载:靖康之变之后,北宋的皇太后、皇后、以及许多帝姬(公主)、宗女、宫女等以及北宋官员或平民女眷被入金的洗衣院。实际上,这些女子在军队中的“职责”并不只是供士兵们发泄,她们在白天还会从事重体力工作,为军队的后勤提供保障。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军妓是妓女中地位最低下的,她们更像是杂役与妓女的结合体。并且,在中国历史上,极少有军妓会获得好的归宿,大部分军妓都会在屈辱中了却残生。

参考资料:

【《史记》、《汉武外史》、《资治通鉴》、《隋书》、《靖康稗史笺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