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乐队穷一生?9成音乐人月入难破万 7成温饱靠兼职

原标题:玩乐队穷一生?9成音乐人月入难破万 7成温饱靠兼职

文 | Laura

图 | 阿甘

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后文简称“乐夏”)热播过半,面孔、痛仰、新裤子、反光镜、旺福等老牌乐队的现身,给80 90后们带来一大波“回忆杀”。当《再见杰克》、《梦》、《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等旋律响起时,“又丧又燃”的摇滚精神让舞台光芒万丈,但光芒背后的他们却在艰难维持“音乐与生计”的平衡。

数字之道“扒出”参加节目的31支乐队背后的数据,我们一起来看看,现在的乐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乐队的夏天究竟在哪里?

摇滚不死!

《乐夏》共有31支参赛乐队,平均“队龄”11年,既有新裤子、旺福、痛仰等成立二三十年的老牌乐队;也有刚刚成立1年的九连真人、Click#15等一众“小年轻”。

稍微了解“音乐圈”的人都知道,乐队或组合的“寿命”一般比较短暂,随着成员们发展道路 “分叉”,往往没过几年就“单飞”或 “解散”了,节目里马东调皮地管这种情况叫solo。

整理完31支乐队,数字之道发现,组团10年以上的17只乐队都是摇滚乐队。虽然我们不能就此得出“摇滚乐队更能抗住岁月打磨”这样的结论(毕竟他们是节目组在“现存”乐队中挑选),但至少可以庆幸,年少时喜欢的那些乐队还有人在坚持。

31支乐队中有21支乐队“清一色”全是男性成员,如面孔、痛仰、反光镜等,一开嗓就弥漫着男性荷尔蒙,但不少女性成员的表现让人惊叹,如刺猬乐队的石璐被称为“中国第一女鼓手”。

想组一支乐队 你得有这些人…

当年谁还没个音乐梦想,组一个乐队需要哪些“搭档”?

就乐队配置而言,主唱、吉他手是“必要条件”,贝斯手、鼓手、键盘手的搭配要看音乐类型和成员们的“缘分”。

如果是摇滚乐队,一般采用“主唱+吉他+贝斯手”、“主唱+吉他+鼓手”、“主唱+吉他+贝斯手+鼓手”、“主唱+吉他+贝斯手+键盘手”的模式。

许多情况下,主唱可能兼任吉他手或键盘手,但一般不兼任贝斯手或鼓手。

《乐夏》参赛的多是摇滚乐队,“4人制”和“3人制”乐队最常见,占31支参赛队伍的6成,“4人制”里又以“主唱+吉他+贝斯手+鼓手”的配置最常见。如果主唱兼任吉他手,再配上一名贝斯手、鼓手、键盘手的话,2个人也可以组一支摇滚乐队。

了解乐队的配置后,去哪儿去寻找能跟自己组乐队的小伙伴呢?这就要看“缘分”了。可以找亲人/发小,旅行团乐队的主唱和键盘手是堂兄弟;可以找同学,斯斯与帆乐队的吉他手是主唱的学姐,海龟先生的主唱和贝斯手是大学同学,宇宙人是“高中同学+学长”。

还可以真正“随缘”,Click#15的主唱和键盘手是一场演出之后认识,海龟先生的鼓手是主唱和贝斯手在酒吧认识,猴子军团的主唱是通过网上发布“找主唱”的消息找到的,Mr. Woohoo则是“网友”组起来的乐队。

组乐队需要默契,玩音乐又能擦出不少火花,乐队里经常诞生真正的CP。刺猬乐队时主唱和鼓手以前是情侣,旺福乐队的主唱和贝斯手是夫妻,皇后皮箱的主唱和吉他手是夫妻。所以说“乐队就是我的家”,不是没有原因的。

两招判定是否为摇滚乐队

《乐夏》的观众很多是95后、00后,许多人已错过90年代这个中国摇滚乐的黄金年代,虽然听说过崔健、窦唯,但面对朋克(Punk)、放克(Funk)、雷鬼(Reggae)、金属(Metal)、Emo等字眼,还是有些傻傻分不清楚……

首先,这些统统属于摇滚的大类,再提供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即:主唱和吉他之外,还有至少一位是贝斯手、键盘手、鼓手,不管怎么搭配,基本都是摇滚。当然啦,如果其中有几位长发飘飘或者头顶“发鬏( jiū)”的男士,摇滚没跑了。

做乐队难以养家糊口

在中国做乐队,不论你是哪种风格,都会面临音乐无法养家的困境,台上演绎百种风格,台下共历一种辛酸

导演问皇后皮箱“玩乐团的收入是好的吗?”女主唱卡菈比了个“扎心”的手势。

猴子军团则直接表示“做乐队是亏钱的”;斯斯与帆乐队表示“整个收入是非常不稳定的状态”,主唱帆帆在《乐夏》录制现场第一次戴耳返,之前没戴过是因为“太贵了”;就连目前已相对知名的盘尼西林主唱小乐也表示“生活会给人压力”。若非真的是“音乐穷三代,摇滚贫一生”?

数字之道梳理31支乐队后发现,虽然22支有签约公司,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经济压力可以一心一意搞创作,这与当前音乐人签约运作模式有关。

许多乐队签了大音乐公司(如摩登天空、太合麦田)的独立厂牌,如果是“全约”还好,可能会收到预付资金,并收到公司提供的规划和专人服务,当然合同里可能包含一段时期出品若干张唱片、若干场演出等规定。

如果没有签“全约”,音乐公司提供的更多是“包装和运营服务”,例如:宣发、场地安排,看似“背靠大树”,其实并没有从根本上找到稳定的收入源。真正能挣多少钱,还是要看乐队本身卖出多少张唱片、开了几场演出,此外,乐队要给公司“分成”。

惊艳了观众的放克乐队——Click#15,主唱及吉他手Ricky在圈内已有小有名气,但也无奈表示,“做乐队做了很多年,从来没有靠音乐赚过钱”,这句话道出了盘旋在中国音乐人心头的那种无力感和辛酸。

多数音乐人有“兼职”

Ricky真正赖以维持生计的职业是一家餐厅的音乐总监,台上是万众瞩目的Rock star,台下为了几十块钱一小时的录音棚而计较。

2018年,中国传媒大学做过一项调查,79%的受访音乐人在一线城市,但只有14.91%的音乐人能“月入过万”。2019年第2季度,北京白领平均月薪11204元,这基本意味着多数音乐人的收入在“白领平均水平”以下。

对许多音乐人来说,一边是音乐梦想,一边是养家责任,不得不在理想与现实间苦苦周旋。新裤子在和反光镜的晋级PK前,彭磊曾半开玩笑半无奈地表示,因为自己这方养孩子负担更重,所以不得不去争取这个机会。

为了维持生存,许多音乐人不得不搞起能维持温饱的“副业”。中国传媒大学的调查数据显示:仅3成音乐人能100%依赖音乐带来的收入,剩下7成都得靠“外快”

许多人看《乐夏》觉得心疼,感动于音乐人的执着,“任时光流逝、岁月变迁,但初心不改”,纷纷表示以后要去现场看他们演出。

31支乐队中,面孔和痛仰引发一波怀旧风,欧洋和“魔岩三杰”在红磡演唱会上叱咤风云时,香港还没回归,一晃25年已经过去。

与面孔同时期的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也拿起保温杯、喝上枸杞水。

(图片来源:每日人物)

回顾往昔,时光真是温柔又残忍的小偷。很多人感慨的不仅是乐队本身,还有自己逝去的青春,和这些年经历过的生活磨砺。

《乐夏》好评如潮,但中国乐队夏天真来了吗?可能未必,但至少我们知道了,即使做乐队很难,仍然有一群人坚持了20年、30年,也仍然有一群又一群年轻人加入进来。也许,正像刺猬乐队在他们歌中所唱“一代人终将老去 但总有人正年轻”。

对于乐队来说,“这不是最好的夏天,但也足够好了。”

(实习生燕子对此文亦有贡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