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林海中,探寻讷殷古城,在纳兰性德的词作中初见美好

原标题:长白山林海中,探寻讷殷古城,在纳兰性德的词作中初见美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读这首诗不是第一次,但始终没有太深的共鸣,或许是我早已过了恋爱的年龄。

那天早晨,我在讷殷古城吃早餐,当服务员给我端上餐点时我立即被她的美丽吸引了,这是一位来自友好邻国的公派打工妹,统一的着装,都是青春靓丽多才多艺的大学生。征得同意,我给她留下了这个美丽的工作照,在讷殷古城,能接收到一位外国人的热情周到的服务,感觉是美妙的,印象是美好的,这就是我与她的初相见。

讷殷古城,就位于长白山脚下的南池区,这里是女真人后裔满族的发祥地之一。除了皇族爱新觉罗氏,清朝时期满族有八大显赫的姓氏家族,分别是:仝(佟佳氏),关(瓜尔佳氏),马(马佳氏),索(索绰罗氏),赫(赫舍里氏),富(富察氏),那(那拉氏),郎(钮祜禄氏)八姓,俗呼"满洲八大姓"。讷殷古城就是女真人的直系后裔富察氏的祖居地,是满族富察氏的根,是全国仅存的女真部落森林古城。

白山黑水,是北方诸多少数民族的发祥地,富饶辽阔。长白山则是著名的鸭绿江、松花江、大同江的发源地,讷殷古城就位于头道松花江的源头。四周森林茂密,古树参天,源头的松花江水日夜奔腾不息,这是一处大隐于市的神秘地带。春天百花盛开时,这里就是远离世间的桃花源。到了夏天,这里则是清凉的世界。秋天,层林尽染,五彩斑斓。到了冬天,白雪皑皑,雾凇漫漫,这就是童话王国。长期以来,人们由于对女真、对满族,对大金国、对清朝缺少正确的历史观,讷殷古城也就鲜为人知。

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夏日风,木兰花开后,还有百花在讷殷这片密林中竞相开放,五彩缤纷。鸟儿在林间飞翔,小兔子在草丛中跳跃,这是一片安宁祥和的天地。

临来长白山时,我的左膝再次受伤,出于安全考虑只能拄拐行走。移步讷殷古城接待中心,门前广场,十六块巨石围砌的喷水池造型别致,而每块错落不一的石头都刻着名字。白云峰、芝盘峰、天文峰、华盖峰;天豁峰、龙门峰、紫霞峰、铁壁峰;观日峰、玉柱峰、冠冕峰、梯云峰;卧虎峰、孤隼峰、锦屏峰、白头峰,每个石头的背后还刻着山峰的海拔高度,地质构造等介绍。这就是举世闻名的长白山十六峰,中间的水池象征着天池。

就在这个时候我再次遇见了那位美丽的服务员,看到她的胸牌才知道她叫赵慧心。慧心,聪慧的心思。 三国嵇康在 《声无哀乐论》中赞誉“器不假妙瞽而良,籥不因慧心而调。”我称赞道,你这名字太有学问了。她似懂非懂。见我拄拐行走有些步履蹒跚,她关切的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环顾四周,发现在接待中心的一侧木屋前有个塑像,我说:那就麻烦您照顾我一下,去塑像那边看看。塑像两侧及后侧有四块石碑,红色的油漆十分的醒目,我一眼就看到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我的心为之一颤,莫非这塑像、这个小广场与纳兰性德有关?

塑像正面有文字介绍,“纳兰性德(1655-1685)”,我与纳兰性德就以这种方式完成了初见,在阳光明媚的清晨,在讷殷古城的林海中,在满族文化的发祥地,这种不经意间的相见将会深刻脑海。

纳兰性德,是清朝时期最著名的词人,不但在清代词坛享有很高声誉,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彩夺目的一席之地,被誉为“国初第一词手”。在汉族文人称雄的中国诗词界,一个满族贵族出身的人能有如此高的文学造诣,除了聪慧还有就是勤奋。近代学者王国维就给其极高赞扬:“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他的词“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

那天,我在塑像旁的木椅上坐了很久,很久,我的目光所及和整个的思绪一直在纳兰和他的词句中跳跃、定格。我曾问过赵慧心可否知道这位塑像的主人?可否能读懂“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词意,她妩媚的摇摇头,用一句外国人发音普通话回答我“不懂!”。都说文学无国界,但是像中国诗词这么深奥的中国文学,即便是国人,能读懂的也不会是很多。

讷殷古城把纳兰性德的塑像和代表诗词建在这里,是把文化最好的切入方式,无论是汉族人还是满族人,无论是年长者还是年轻者,大家在这里都会产生一种文化上的共鸣,尤其在当下年轻人中,这些词句依然会产生强大的反响和共鸣。

木屋,草房,栅栏为门,是满族人最传统的家居模式,讷殷古城的木屋群再现了这一传统文化理念,这种满族先民的文化展现与长白山的自然风光协调一致,相互辉映。

而我的思绪,始终无法将讷殷古城与纳兰性德的词句中分割开,这种文化的切入在此情此景中可谓天时地利人和。或许,那一年,纳兰性德奉旨考察沙俄侵边情况时或许就来到过讷殷,冥冥之中这座女真部落最后的森林古城用文化的方式与他有了不解之缘,如今以塑像、词句碑刻的方式展示给游人,这是最好的纪念。

两位穿着满族旗袍的小姐妹从林间缓缓而来,我招呼她们过来拍照,她们落落大方,及其配合,这是北方女孩子特有的性格。我问她们读过纳兰性德的诗词吗?她们摇摇头!我又问听说过纳兰性德这个人吗?她们又是一脸困惑的摇摇头。我告诉她们,就在那边的小屋广场,就有纳兰性德的介绍和代表作,词句非常美,可以了解下,她们爽快的对我道谢。

纳兰性德的词以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而著称,至今仍被广泛传颂。他传世的词作现存348首(一说342首),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写景状物关于水、荷尤多。而我最喜欢的是那首《长相思》,说起来这首诗并不凄美,却句句含情。“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山一程,水一程”寄托的是亲人送行的依依惜别情;“身向榆关那畔行”激荡的是“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萧萧豪迈情;“夜深千帐灯”催生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烈烈壮怀情。这情感的三级跳,既反映出词人对故乡的深深依恋,也反映出他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

词作《浣溪沙》中“我是人间惆怅客……”,只这一句,他的哀愁就都满满的表现了出来。

作为一个贵族公子,一个深受皇帝的宠臣,纳兰性德何来如此情怀。可是,当我读完他的词,慢慢的从词中找到踪迹的时候,我明白了。因为他本来就是谪仙一般的人物,他不是人间富贵花。他是谪仙般的人物,有着谪仙般的情怀。他是个痴人,一个对感情执着而又孤独的人。这首《画堂春》也正是他这个特点的最好体现。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 一对恋人,被迫分开,彼此相思种种,这日两人再度相逢,却只能千言万语尽在那深深凝望中,不敢说,不敢讲,不敢透露那一丝一毫的感情,这是怎样的痛啊。

纳兰不仅看重爱情,也很注重友情,他“在贵不骄,处富能 贫”,短短一生中结交了不少朋友,说他“结遍兰襟”也不算夸 大。他的老师徐乾学的弟弟徐元文在《挽诗》中赞道: “子之亲师,服善不倦。子之求友,照古有烂。寒暑则移,金石无变。非俗 是循,繁义是恋。”他在《采桑子》词作中开篇之笔“明月多情应笑我”,几乎令人惊艳。明月是如此的 多情,一定会笑我此时的孤单落寞,辜负春心。等读到“独自闲行独自吟”这一句,这样的意兴阑珊、茫然心绪,描摹与叙说近似白话,朴实自然可谓独步天下了。

在当下,最被文青们信笔拈来津津乐道的一定是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词句,也是所有纳兰词中、乃至古往今来的所有诗词中最为流传的一句。从三百多年的背景中抽离出来,用它来诉说我们自己的情绪,仿佛它一直就属于我们每个人自己的生活背景,属于我们每一个独特的、不为任何人所知、也不容任何人窥探的私密空间。

与意中人相处应当总像刚刚相识的时候,那样的甜蜜,那样地温馨,那样地深情和快乐。那个午后,刚刚参加完全域旅游联盟寻找最美代言人活动回到住处,我独自坐在讷殷古城木屋的台阶上,看着木屋前这片不知名的野花悄悄的绽放,而思绪一直在纳兰性德的词句中飘荡。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讷殷古城很安静,适合我与你的初见。

遇见亦是美好,尘封便已倾城。

本图文为作者@官子旅行原创,拍片码字不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和商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