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体现盛唐文化,《妖猫传》和《长安十二时辰》哪个还原更真实?

原标题:同体现盛唐文化,《妖猫传》和《长安十二时辰》哪个还原更真实?

雷佳音,易烊千玺,热依扎,周一围等主演的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是没有宣传突然播出的。

这部“大唐反恐24小时”上线过后,口碑质量、评分都登顶2019年上半年国产剧之首。

《长安十二时辰》只要不烂尾,2019年国产剧的门面绝对是稳了!

《长安十二时辰》电影品质和精良的制作水平,已经成为观众公认的事情,也是大家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本剧的“唐风古韵”更是在国内掀起一股唐朝文化的潮流。

但也因为同时盛世唐朝,不得不让人联想到2017年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

这其中原因表面看有很多,比如什么《长安十二时辰》是电视剧,时长远远长过《妖猫传》,肯定拥有更多的时间来打磨“唐朝文化”的各种细节。

再比如什么《长安十二时辰》有马伯庸的原著小说打底,故事剧情强过《妖猫传》。

但是,这并不能解释为何《妖猫传》不如《长安十二时辰》。

毕竟说到底,《妖猫传》不也有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原著小说《大唐鬼宴》打底。两部作品的时长更是不能说明问题,有些时长很短的电影,却远远强过同本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版。

《长安十二时辰》胜过《妖猫传》的根本原因只有一点。

陈凯歌代表的第五代大导演内心的文化纠结,已经比不上新时代成长起来的电影人,即是——大国崛起下的民族自信,从而对于古代中国盛世文化的探究和追寻。

一言以蔽之:同样是表现唐朝“安史之乱”之前的盛唐危机,陈凯歌文化观点是纠结,曹盾文化观点是自信!

可能很多人没有概念,陈凯歌等第五代导演,都是50年代出生,青少年时期成长于中国最穷困的年代,经过过中国特殊年代的巨大历史事件。

他们因为身世和人脉关系确实率先接触到欧美日本的流行文化,但毕竟和从小陪伴长大的影响,不可同日而语。

陈凯歌们内心的“文化观念”,还是青少年时期就已经成形的“反思文学”那一套东西。

2001年后,张艺谋的《英雄》开启中国商业大片时代,陈凯歌等人都开始拍中国商业大片。

它们表面既放了大堆符合商业大片的场面和明星,主题思想还是想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但现在回过头一看,这些电影欧美文化思想、日本的文化审美,非常严重……

张艺谋《英雄》《影》受到黑泽明的影响,冯小刚《夜宴》就是改编西方的戏剧《哈姆雷特》。

陈凯歌的《无极》和《妖猫传》的服化道和美术审美,就有着非常严重日本文化的影响。

《猫妖传》的日本和风元素

这部电影的剧情表面看非常复杂,实际上非常的简单。

主要讲的就是日本高僧空海东渡大唐,巧遇唐朝妖猫作祟,空海联合白乐天一起调查案件的真相。经过被妖猫纠缠的陈云樵和春琴那里,查到了日本遣唐使阿倍仲麻吕那里,通过阿倍仲麻吕遗留下的书信,得知当年真相来自马嵬坡杨贵妃之死。

《妖猫传》前半部类似《狄仁杰》的探案,虽然两位主角不像狄仁杰般的武功高强,斗的方式不是武功,而是妖猫制造的幻术。

说句实话,《妖猫传》前半部分探案还不错,不会输给《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甚至还犹有胜之。如果后半部分揭开了谜底,空海联手大战背后控制妖猫的反派,《妖猫传》不失为一部优秀甚至经典的国产古装商业特效大片。

但是第五代导演的陈凯歌怎么可能这样,他就是要抒发自已的文化人“一腔骚情”。可惜陈凯歌抒发的文化观,日本文化元素却很重,主要有这几点。

一、杨贵妃居然是个胡汉混血,找的演员张榕容混的还是欧美人种。

杨贵妃是胡汉胡汉混血,这在中国不管是正史野史,民间传说甚至文化眼中,根本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即使中国民间有开创唐朝李氏有胡人血统,但据考究也是先祖很早时期,到李世民时代不到八分之一。

这就仿佛找个欧美混血的演员来演唐朝皇帝,但日本人就认为杨贵妃是胡人混血。陈凯歌还找了个欧美人混血演员,就是这么的神奇。

二、《妖猫传》在号称还原唐朝的美术审美上面,包含了大量日本文化元素。

没错,《妖猫传》服饰和建筑确实有大量考究还原历史上的唐朝,但在美术构图,光影审美方面,显然是日本和风文化的配色形式。

如同上面两张图片一样,两名女演员身穿的衣服服饰确实相对还原唐朝,但你怎么看都觉得她像日本人。这就是配色,美术审美摆明是日本文化审美,所以便有披着中国传统衣服,内在却是日本人的即视感。

三、《妖猫传》内在文化思想表达是日本式的而非中国式的。

首先是日本和对待中国妖怪态度的不同,中国古代妖怪多以“恶”的形象出现,用来反应人间的苦难。具体可追溯《西游记》和《白蛇传》等等,这些文化在明朝成形之前,妖怪可是要吃人的。妖怪真正和人开始大谈恋爱,都是后世《聊斋志异》的事情了。

但日本妖怪文化不同,日本人对妖怪的态度是接受,并没有太多的恐惧。

《妖猫传》里空海见到妖猫不恐惧可以理解,后来春琴见到妖猫不恐惧,白乐天也不恐惧,前面皇帝死状惨烈,旁边官吏也不恐惧,他们非常非常的镇定。

本片对于佛教文化的表现也是如此,中国文化里得道高僧基本是老持沉稳,字字珠玑。即使后世歌颂的济公也是外表疯癫,内在学问渊博、行善积德。

但《妖猫传》里在大街卖瓜的瓜翁,后来我们知道他是白龙一起的丹龙,还是青龙寺的主持。

这个就是日本文化的体现了,中国佛修的叫“真”,日本阴阳师修的才叫“幻”。

《妖猫传》其它日本文化还包括妖猫得知真相后杀害了老宫女。

中国文化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日本则是“菊与刀”,电影里白龙对杨贵妃,即使猫妖已经知道真相,白头宫女是织了布但也是被逼的。中国文化里肯定是放下执念,并不杀人为主。

日本文化就是一定要杀掉无辜的人,最终鲜血和灵魂一起堕落,仿佛这才能诠释日本人眼中极致的美丽,极致的执念,我曾经看过一段很好总结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的句子。

日本人讲究极致,中国人讲究博大。日本人讲空,是真的空,一无所有中探究点一无所有的意义罢了。中国人也讲空,但是繁华落尽,盛极而衰的空,是留白。日本人是在空中悟道。中国人是悟到“空”。

所以,中国人拍日本文化,日本人拍中国文化都拍不好,因为大家的精神内核就不一样,这个跟美国人翻拍日本动漫拍不好也是一个道理。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唐朝文化

《长安十二时辰》比《妖猫传》强的地方有很多,首先是同样是浓墨重彩的美术审美,是否感觉《长安十二时辰》就比《妖猫传》和风元素少了太多。

其实曹盾导演的《九州海上牧云记》也有相当严重的和风审美,《长安十二时辰》就少了不少。虽然本剧根据大神考究,在开场琵琶,灯笼,团扇和建筑配色方面也有一定的和风元素。但整体上化妆造型,服饰审美等等,都非常的严谨考究。

如本剧主角张小敬和李必,再到朝堂各种官员朝服,与大量不同兵种的盔甲甲胄。其它像大量的胡人和外国人等等,都和历史上唐朝遗留下的文献画卷十分还原。

《长安十二时辰》还原唐朝文化的,还包括盛唐危机的处理方式。

《妖猫传》基本用幻术代表了,还有用人人都爱“杨贵妃”来隐喻大唐的气象,乃至唐玄宗缢死杨贵妃时,最高明的幻术师的说法。这些东西显然都是日本文化元素的。

《长安十二时辰》则用了很多盛世下的汹涌暗流,其中右相林九郎利用杯子一招,暗斗高力士和太子一党。再到高力士给李必传话,暗示圣人话下真正意思的权力斗争。

这两个权谋的展现,当然是远远不如《大明王朝》这类神作,但也比《妖猫传》的“哄骗式”的真假幻术高明多了。

《长安十二时辰》和陈凯歌的《妖猫传》,哪部作品更加还原唐朝,结论不是已经非常明显了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