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锐评|华谊步入冬天,怪不得谁!

原标题:浙商锐评|华谊步入冬天,怪不得谁!

文|浙商锐评员 吴美花

漫画|李红红

制图|潘盈盈

编辑|谢 庆

浙商锐评的出炉在于媒体的责任。

当我们孜孜不倦地奔跑在新闻真相的路上时,

我们发现无数的喧嚣让事件变得模糊;

当我们捕捉千万浙商成长与发展的声音时,

我们发现弥漫着不少迷惘。

在这个大时代里,

我们需要亮出“媒体的立场”。

请您记得,

浙商锐评是苍茫大海中的灯塔,

请您记得,

浙商锐评是我们对于未来的希望。

这是您读到的第 10 篇浙商锐评

华谊兄弟扮演了一个对电影产业“索取”与“背叛”的角色。从这一角度来讲,倘若我们真的在商业文明的进程中弄丢了华谊兄弟,也没什么值得惋惜的。

华谊入冬的锅,得自己背。

泥沙俱下的冬天、与万达结下的梁子、来自崔永元的炮轰,华谊兄弟无论把锅甩给谁都有些不厚道。浙商锐评员甚至认为,中国影视少了华谊兄弟并不是一件需要遗憾的事。

上周,华谊兄弟宣布《八佰》取消原定7月5日公映的安排,暂别暑假档。在资本市场上,华谊兄弟正节节败退,2018年亏损了10亿元,2019年一季度亏损近9000万元。

1

在衰败面前,王中军的生产力理论失效了。

2013年,一身休闲装的王中军接受媒体采访时划拉着手势说,“交朋友是第一生产力,高过其他所有生产力。”这一年股价在深交所飙车的华谊兄弟,其票房却在国内各大院线内走上了下坡路。

彼时的王中军并未察觉到票房下滑会掉转华谊兄弟的命运曲线,他正被投资掌趣科技、英雄互娱、实景娱乐等游戏类项目带来的丰厚回报迷了眼。“账面浮盈将近20倍,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这恐怕是很多私募也做不到吧?”在沾沾自喜的王中军身上,很难看到他对电影产业的忠诚度。

他曾对撒贝宁说过,如果没有冯小刚连续拍几个成功的电影,我可能也没有那么在乎这个行业。因为没有忠诚度可言,所以其他投资收益抛来一个媚眼就能瓦解华谊兄弟与电影构成的“婚姻”关系。

2014年,来自掌趣科技等互联网娱乐板块的营收将近达到了8亿元,占据整个华谊帝国版图的1/3。华谊兄弟接收到的搏动得更为强烈的信号是:该板块的毛利率高达70%,而来自影视娱乐板块的毛利率徘徊在40%。这一年,华谊兄弟正式确定了“去电影化”战略。

自此,陪伴华谊兄弟度过草莽岁月的“原配”被冷落。

2

1993年-1994年,广电总局陆续下发“3号文件”、“348号文件”,中影公司与各制片厂之间维持输血关系的脐带被一刀剪断,一个属于影视的新时代在懵懂中诞生。体制土壤被松动,率先觉醒的资本开始迅速跑马圈地。华谊兄弟在这一年成立,但只是一家广告公司,它的影视投资业务4年后才真正开始。

我们无法回避一股由时代馈赠的力量。在2006年-2008年间,涉足影视领域不足10年的华谊兄弟有7部电影入围年度票房前十名,票房总收入占同期国产电影票房总收入比重超过15%,仅次于中影公司。据当年的统计,拥有5部以上入围年度票房前十名影片的影视企业还有上影集团、保利博纳。也就是说,4家公司几乎承包了三年内票房前十的影片。

一种新的市场垄断似乎正在形成,表现出色的华谊兄弟于2009年拿到了行业内A股的第一张入场券。这一时期垄断的形成,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个行业尚未形成足够吸引资本猛兽的市场规模。2008年,即便是处于行业龙头地位的华谊兄弟营收也仅刚刚超出4亿元,甚至没有资格被列入次年首次制作的“2019浙商全国500强”榜单。

然而没有一种垄断是可以高枕无忧的,尤其当资本热烈的眼光投向这个行业,未能建立在技术与内容之上的帝国极易一击即溃。

2010年,《阿凡达》《建国大业》《赵氏孤儿》《让子弹飞》等大片集体将中国电影票房推上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规模——全年总票房突破百亿大关,比上一年增长60%以上。次年,嗅到了血腥味的影视新势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围剿”过来,乐视、BAT等携带互联网基因的资本入局电影行业。它们的入局开始改变整个电影业的生态,从票务端开始发力,之后开始切入整个产业链。进入2014年,电影院更是以日均增加3家的速度在国内蔓延。

华谊兄弟在上游的话语权正被日益壮大的下游力量逐渐稀释。2014年,它站上10亿元净利润颠峰又迅速滑落神坛,这是一个销魂蚀骨而又短暂的高潮。

3

2016年至今,媒体试图将华谊兄弟从神坛拉下的那股神秘力量,归结于被挖墙脚的万达、行业的整体萎靡、新资本的入局以及崔永元不留情面的爆料。但事实上在这个资本高歌猛进,内容生产严重掉队的时代,所有的裂痕都始于内部。

在华谊兄弟与电影产业这段关系里,前者对后者显然是索取大于付出。回顾华谊兄弟的25年,几乎看不见身为行业领袖的它对这个领域所作的贡献。除了第一家拥有自己艺人的民营影视公司,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民营影视公司,我们无法从其他层面给予它更高的定位。

在华谊兄弟过度依赖导演冯小刚的过程中,不仅未对中国电影工业化作出任何技术与规则上的示范,反而一定程度破坏了每个环节都是专业螺丝钉的电影工业化秩序,让中国影视的天平更加明显地倒向了导演与演员。当然,它也没有生产出一部银幕经典可以动摇欧美电影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这段商业关系中,我们甚至可以说华谊兄弟扮演了一个对电影产业“索取”与“背叛”的角色。在商业文明的进程中,我们不缺乏资源与市场的掠夺者,缺少的是一批能够推动产业进步的建设者与贡献者。从这一角度来讲,倘若我们真的在商业文明的进程中弄丢了华谊兄弟,也没什么值得惋惜的。

如果您对此话题有自己的见解,

欢迎您在后面给浙商锐评组留言;

欢迎提供话题给浙商锐评,

也欢迎您为浙商锐评撰写锐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