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唐宋八大家里,韩愈有什么不同?

原标题:唐宋八大家里,韩愈有什么不同?

大家好,这里是书评君的音频栏目“大家小书”,我们将继续挑选该系列丛书中有意思的经典段落分享给大家。今天要推荐给大家的第五十本书,是金性尧的《夜阑话韩柳》一书。

这本《夜阑话韩柳》,是金性尧先生对文学大家韩愈和柳宗元生平、作品精致的研究。用金先生自己的话说,“本书即以诗作为主,贯串韩、柳的生平事、升沉起落、以简短有力的篇幅、缕缕细述,力求重现诗人的人格面貌。”

上期葛晓音的《唐宋八大家》主要讲了韩愈作为“古文运动”的发起者,在散文方面有哪些革新,对后世有怎样的贡献。今天,在金先生这本书中,我们来看看韩愈的诗歌有着怎样的特点。

—— 点击收听 ——

夜阑话韩柳

金性尧 | 著

北京出版社

— 作者介绍 —

金性尧

(1916年-2007年)

当代古典文学家。上海古籍出版社支部主任、一代文史大家、资深出版人。曾主编《鲁迅风》《萧萧》《文史》等,论著有《伸脚录》《清代笔祸录》《清代宫廷政变录》等,个人文集有《闲坐说诗经》《夜阑话韩柳》等。

— 书摘 —

汴州之乱后,韩愈乃往徐州入武宁军节度使张建封之幕,建封任愈(也就是韩愈)为节度推官(掌管勘问刑狱)。时为贞元十五年(799)。他写了一首《赠张徐州莫辞酒》:

莫辞酒,此会固难同。请看女工机上帛,半作军人旗上红。

莫辞酒,谁为君王之爪牙?春雷三月不作响,战士岂得来还家?

这当是韩愈抵徐州后为张建封而写的第一首诗。但他在张幕中写的最精彩之作,是《汴泗交流赠张仆射》和以下的《雉带箭》:

原头火烧静兀兀,野雉畏鹰出复没。

将军欲以巧伏人,盘马弯弓惜不发。

地形渐窄观者多,雉惊弓满劲箭加。

冲人决起百余尺,红翎白镞随倾斜。

将军仰笑军吏贺,五色离披马前堕。

这首诗篇幅并不长,却节奏紧凑,力度很强,力度强是韩诗一大特色。诗中有射者、观射者和被射者,各有各的表情。

出猎时应是很喧闹的,可是原头却显得静兀兀,这是猎队到达后的实况。第一句本来是常语,用一“静”字便妙处无穷。古人常以“鹰犬”并提,两者都是田猎时的得力助手,鹰眼敏锐,王维《观猎》的“草枯鹰眼疾”,即指草枯时猎物很快被鹰发现,也是传送的警句。野雉本已出林,见鹰而复躲藏,这是曲慕禽鸟的本能。由于野雉出没无常,将军便耐性伺候,却很有命中的信心,故而盘马弯弓却不随便发射。诗的神情关节不在既射之后,而在未射之际。

接下来写猎场逐渐缩小,观众却在增加,紧张拥挤之状如在读者眼前。曹植《七启》论羽猎之美恽:“人稠网密,地逼势胁。”韩诗当是用其意。

雉见人多而惊,惊而飞翔,将军使劲射去。雉骤中箭犹能冲人急起稿费,随即负伤堕地。红翎指羽毛沾血,白镞指箭头光亮,即题目《雉带箭》的修饰词。雉的羽毛很华丽,所以末句说“五色离披”,以“马前堕”作结,尤显得余情不尽。

洪迈《容斋三笔》记苏轼很爱此诗,以为妙绝,增大字书之。查晚晴说:“看其形容处,以留取势,以快取胜。”所以此诗既写射艺,又合诗艺……

(有删节)

点击图片,查看“大家小书”历史类套装

新京报书评周刊·听见文艺

阅读需要主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