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大藏书家——李泌

原标题:唐朝的大藏书家——李泌

“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一一悬牙签,新若手未触。”这是唐代韩愈的一首诗,《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中的句子。这首诗常被后来喜爱藏书的人所引述,用来形容邺侯家藏书之丰。而诗中所说的邺侯,即为唐代名相李泌。而后人所称“邺架”、“邺侯插架”之典,亦由此而来。唐代由于长期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形成了中国封建文化发展的高峰,唐代私人藏书在万卷以上者就不下20家。藏书最多的当推李泌,多达三万卷。

唐肃宗为李泌在衡山烟霞峰下兜率寺侧建房,赐命“端居室”,后人称之为“邺侯书院”,是我国历史上最古老的一所书院。李泌在此过修身养性、纵情山水、博览群书的生活。端居室成为我国最早的私人藏书馆。

李泌(722—789),字长源,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天宝中,为太子李亨属官。安禄山叛乱,肃宗即位灵武,召为参谋军事。不久为幸臣李辅国等诬陷,复隐衡岳。代宗即位,召为翰林学士,出为楚州刺史。后历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执掌枢务。在相位期间,劝德宗勿猜忌功臣,并建议北和回纥,南连南诏,西结大食,以困吐蕃。封邺侯,史称李邺侯。

天宝年间,李泌以翰林供奉东宫,为杨国忠所忌,乃潜遁衡山烟霞峰下,筑室隐居读书,书室名“端居室”,又称“明道山房”。李泌晚年封“邺侯”,故人称其斋室为“邺侯书院”,有“邺侯图书刻章”传世。李泌好读书,书院中藏书丰富,达三万卷。所藏经、史、子、集,分别用红、绿、青、白四色骨签标之,以示区别。

李泌去世后,其子李繁移书室至南岳庙左,改名“南岳书院”。宋代后移至集贤峰下,复又改称“邺侯书院”。现有一明间二次间,为石墙筒式结构。门前石柱上镌有对联曰:“三万轴书卷无存,入室追思名宰相;九千丈云山不改,凭栏细认古烟霞。”

李泌的斋名印“端居室”。此印一如印文之意,章法庄重典雅,印面雄浑隽永,大有汉印之风。元代学者吾丘衍在《学古编》中云:“轩斋等印,古无此式,惟唐相有‘端居室’三字印。白文玉印,或可照例,终是白文,非古法,不若只从朱文。”可见李泌的“端居室”是“古无此式”,开创了斋名印的先河,很可能是最早的斋名印。

李泌藏书在唐代首屈一指,富有家传。他的父亲李承休生前就十分仰慕南朝沈约、任昉等藏书家的事迹,遇有珍贵图籍,必购求抄录,家藏已很丰富。到李泌成年后,继承了喜爱藏书的家风,除日常抄录、购置外,他几度成为皇帝近臣,得以阅览秘阁庋藏,有接触皇室藏书的便利条件,这也为他藏书、抄书提供了方便。经过父子两代多年积累,终于成为唐代首屈一指的大藏书家。其绰号名曰“书城”,闻名遐迩。

李泌家世代重视读书教育,韩愈在《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中说:“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一一悬牙签,新若手未触。为人强记览,过眼不再读。伟哉群圣文,磊落载其腹。行年余五十,出守数已六。京邑有旧庐,不容久食宿。台阁多官员,无地寄一足。我虽官在朝,气势日局缩。屡为丞相言,虽恳不见录。送行过泸水,东望不转目。今子从之游,学问得所欲。”这里说的邺侯是指李泌子李繁。这首诗说明了当时李家的藏书天下闻名,甚至有人从京城跑到李家去借阅。同时也说明了一代文宗韩愈与李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李繁在德宗时迁居随州(今属湖北随州)后继续购藏图书,后李繁因犯事被赐死,李氏三代藏书从此散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