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浙二医生把他的下巴牵拉出了2公分,不过不是为了美容,而是为了救命……

原标题:浙二医生把他的下巴牵拉出了2公分,不过不是为了美容,而是为了救命……

病人的问题解决不了,我会一直想一直想,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

——口腔外科 徐昕

还记得高秀敏吗?曾经赵本山的小品黄金搭档,却在46岁的年纪就去世了。

(图片来自网络)

当时官宣的是心肌梗死,不过她的男友何庆魁说,高秀敏是因为胖,仰卧睡觉的话脂肪会在重力作用下压住喉口:“她一定是仰着睡的时候越睡越沉,打着呼噜的时候呼吸不上来,身边又没有人,几十秒都不能呼吸,越睡越缺氧,导致呼吸骤停。

如果何庆魁说的是真,那么高秀敏应该是因为“呼吸暂停综合征”离世的。

呼吸暂停综合征就是响亮的鼾声突然中断,患者强力呼吸但不起作用,完全呼吸不了,几秒甚至几十秒钟后患者醒来,大声喘息,气道被迫开放,然后继续呼吸。

睡眠过程中由于阻塞等原因导致憋气呼吸停止的,持续时间超过10秒钟、或气流量低于正常20%即为睡眠呼吸暂停。

浙大二院口腔外科徐昕主任医师,近日也拯救了一位已经有“濒死感”的呼吸暂停综合征患者。

这位患者冯先生40多岁,他是因为“小下巴”引起睡眠呼吸问题的。从照片上可以看到,他的下巴特别的短小,往内缩进。

(冯先生手术前)

这导致他气道很狭窄,只有一条缝。可以想象,睡觉时一躺下肌肉一放松,舌头等口腔和颈部组织往后一压,这条缝也会被压得没有了。

(红圈内的细缝为冯先生的气道狭窄处)

随着年龄的增长及变胖,冯先生越来越被他的小下巴制约,睡觉时打呼噜(呼噜其实就是气流通过狭小通道时的声音)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他自己都会被自己憋醒,醒过来的瞬间就像要窒息死亡了一 样

一开始他不知道他的睡眠憋气是由小下巴引起的,在当地看了好几个专科后才知道要在口腔外科解决,这才经人介绍到徐昕主任医师处。

“他来的时候,整个人看看都能看得出是缺氧状态的,嘴唇发乌的。听他说记忆力也明显衰退了。他再晚来半年,我觉得他可能也会有生命危险。”

——徐昕教授回忆

要解决冯先生的问题,就得把冯先生的下巴变大,再往外拉出来。徐昕教授把冯先生的下巴骨两边切开,装上牵引装置,然后慢慢的,每天往外旋开1个毫米的空隙,让骨头慢慢再生长出来,就像骨科的“断骨增高”一样的。

(用牵引装置把两边颌骨拉开)

最后,冯先生一边下巴骨牵出了16毫米,另一边牵出了24毫米,下巴变大后,他的气道就开了,睡眠呼吸问题就此解决。

(箭头所指处气道变宽了很多)

当然,说说简单,这个手术做起来还是很有技术难度的,因为颌面部的神经血管特别丰富,徐昕教授在给冯先生做手术装牵引装置时,得特别小心地避开骨头附近的神经,不然冯先生就要“面瘫”了。

(冯先生下巴术前、术后对比)

所以,别小看了打呼噜,睡眠呼吸暂停其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由大脑中枢神经引起的——去神内科;

由肺、气管引起的——去呼吸科;

由喉咙以上这一段软组织塌陷引起的——要看耳鼻喉科或者口腔外科

喉咙、扁桃体、鼻子的问题——归耳鼻喉科

小下巴之类小颌畸形引起的——归口腔外科

当然,你可能会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问题引起的呀?”那就随便找上述其中一个科室检查,医生会根据你的情况推荐你去相应的正确科室的;或者有些医院有条件的,就直接申请个多学科会诊。

这里要普及下“口腔科”的概念,很多人一听“口腔科”,第一反应就是看牙齿的,其实“口腔科”是一个和“内科”、“外科”并列的概念,里面分得细着呢。

比如口腔外科,就是口腔科里的一个分支,严格地说,应该叫“口腔颌面外科”。

除掉颅骨、眼睛、鼻子,整个面部往后到发际线,往下到颈部,都归口腔外科管。

我们平时经常接触到的拔牙,就归口腔外科;

还有外伤、颞颌关节病(需手术的)、嘴巴内外及颌面部的畸形、感染脓肿、肿瘤等,都归口腔外科管。

说回徐昕教授。据说,徐教授在业内是出了名的手术好,当年他还在浙江医科大学(现在的浙大医学院)读研究生时,就已经带着进修医生在开刀;毕业后又被两个医院抢来抢去抢了3年,才终于被浙二“抢”到手。

等着他做手术的病人经常会排到两个月以后,最近有50多个都在等床位,徐教授每天要说的一句话就是“来不及啊来不及”,来不及看门诊,来不及做手术。

当然,徐教授也不是无缘无故就会手术做得好的,他说他年轻时每接到一个病人,都会仔仔细细把该病人的解剖结构、神经走向、手术反射等全部搞得一清二楚,这样下次再碰到同类病人的时候心里就有数了

有的病人长期毛病好不了,徐教授说他会一直想一直想,想有没有办法可以帮到病人,有时候想到晚上做梦都会梦到这个病人。

口腔颌面部是人体神经血管最密集的地方,有些恶性肿瘤手术难度很大,有时候一台手术就要花上8-10个小时。

“手术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不觉得累,回到家就要瘫倒了。”他说。

有一次,一个病人长了一个神经鞘瘤,位置很不好,在颅底,从解剖结构上说,大血管大神经全部集中在这个地方,想把瘤子完整取出来,很难很难。

(红线圈部分为肿瘤)

徐教授想了个法子,和神经外科的医生一起配合:徐教授从颧骨下面开个口子,把瘤子往上推;神外的医生从太阳穴这里开一个口子,把瘤子往上拉,这样下面推,上面拉,才终于把这个瘤子整个的切除并拿出来了。

后来这个病人去影像科拍片复查,影像科的医生都不敢相信这个部位的肿瘤能切除得那么完整和干净

虽然从事口外工作已经有三十多年,但他从不墨守成规,临床上有什么新的好方法,他也会试试看能不能用。

比如口腔里长的血管瘤,虽然是良性的,但很烦人,影响咀嚼、说话、呼吸功能,破了还可能大出血,切除难,还不容易切干净。

徐教授就用了一个新办法,他把一种硬化剂叫“平阳霉素”的,混合生物胶体,直接注射到血管瘤里,破坏血管的内皮细胞,使瘤体纤维化,萎缩。病人都不用做手术,就打一针。徐主任说,这种方法比手术除瘤的副作用要小得多。

虽然每天忙碌着,但徐教授说他是痛并快乐着,他的座右铭很简单,就七个字:“健康快乐每一天”,健康是身体的,快乐是心理的,他也要把这七个字送给大家,希望大家都能做得到!

专家介绍

徐昕

浙大二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医师,从事口腔颌面外科的医疗、教学、科研三十余年,担任中国康复医学会再植再造学组成员、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头颈外科学组成员、第一、二届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家委员会委员、IJOMS审稿专家等职。主要研究方向为颌面部畸形整复、颞下颌关节疾病、口腔颌面部肿瘤、颌面部创伤、OSAHS等的诊断与治疗。对颌面部软硬组织缺损的修复重建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开展的各类颞下颌关节疾病开放性手术及关节置换处于国内先进水平。

文 / 千医万语主笔 谢谨忆

图 / 徐昕、部分源于网络

指导 / 徐昕

编辑监制 / 浙大二院 宣传中心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

打呼噜,是真能憋死人

点在看

分享身边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徐昕 冯先生 徐教授 口腔 高秀敏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