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美团领亏财富500强,每挣1元就亏7毛,外卖一年烧钱329亿

原标题:美团领亏财富500强,每挣1元就亏7毛,外卖一年烧钱329亿

美团点评一举摘得亏损榜“桂冠”。

2019年7月10日,财富中文网发布了最新的《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排名前三的公司与去年一致,依然是中石化、中石油和中国建筑。受人关注的BAT三巨头中,阿里巴巴与腾讯的名次均有所提升,而百度下滑了1个名次。

美团点评则成为了本次的焦点。在这次名单中,共有30家公司未盈利,亏损总额达到1771亿元。而美团的亏损额占据亏损总额的65%,毫无疑问拔得亏损榜头筹。据今年3月美团公布的年报显示,美团在去年的总营业额收入达652亿人民币,相比前一年翻了一倍;但令人更惊讶地是,2018年美团全年亏损1155亿元。相当于美团在去年每挣1元钱,要花1.77元的成本。

从千团大战到一团独秀

十年前,团购网站曾在一片红海中厮杀,仅在2010年3月的三天之内,就先后上线了窝窝团、F团、拉手网三家团购网站。“千团大战”一触即发。

艾瑞数据显示,当年9月第3周,中国团购网站周访问人数创下峰值,达到3310万人,占中国购物网站周访问人数的27.6%。2010年拉手网已分别获得了10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的两轮融资,并在2011年以16.3亿元的销售额排名市场第一。而彼时的美团在2010年及2011年则获得了5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融资。

团购市场所带来的巨大利润让大大小小的团购网站们杀红了眼。但谁也没想到,如此狂热的团购市场,仅仅一年的时间,就转入了寒冬期。

2011年年底,团购网站24券爆出拖欠员工工资和商家结算款的消息,大批地方站被迫关闭,网站声誉急剧下滑;2012年,团宝网陷入倒闭传闻;2012年8月1日,F团和高朋网宣布正式合并并成立新公司;2012年8月6日,拉手网因业绩不佳,创始人吴波辞去CEO职位。

反观2012年初的美团,交易总额55.5亿;2014年,美团全年交易额突破460亿,较2013年增长180%以上,市场份额占比超过60%;2015年仅上半年,美团整体交易额达到470个亿,同比增长190%。

这给冲出千团大战的美团CEO王兴增添了不少信心。

外卖市场上演饥饿游戏

2013年,O2O概念的兴起,让互联网巨头陆续投身外卖市场。

当年11月,美团外卖上线;一个月后,阿里淘点点进入战场,由阿里集团CEO陆兆禧直接挂帅;2014年5月,百度外卖上线;同年到家美食会、点我吧、我有外卖、零号线等企业也纷纷宣布获得千万美元融资。而早在2008年就创立的饿了么,也开始加快外卖市场战略布局。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饿了么与美团先后获得来自多个巨头的融资。天眼查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美团先后获得了3亿美元、7亿美元和33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超180亿美元,并在2015年与大众点评合并;饿了么则在同期内,获得了8000万美元、3.5亿美元、6.3亿美元及阿里巴巴的12.5亿美元和未披露的滴滴出行的融资。而饿了么在4月与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意味着饿了么获得手机淘宝与支付宝这两个巨大的流量入口。

经过一年多的竞争,外卖市场格局形势明显。艾媒数据显示,2017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市场已完全集中于饿了么与美团外卖两家巨头之间。饿了么以54.5%的用户市场份额占比领跑市场,美团外卖占比41.9%位居其后。2018年4月,阿里以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全部股份。而同年9月20日,美团则在港交所敲钟上市,IPO定价为69港元,按总股本54.91亿股计算,美团市值为484亿美元,超越小米当时的市值。

但这只是开始。外卖业务作为美团营收占比最高的业务,也是烧钱最狠的一个点。

从招股书看,2015年和2016年的外卖业务销售成本分别为3.91亿元和57.06亿元,2017年,外卖业务销售成本约为193亿元,占当年总销售成本的89.1%。而根据财报显示,2018年的外卖业务销售成本直接飙升到了328.74亿元。美团方面表示,这主要由于餐饮外卖销售笔数增加,导致骑手数量增加。

但这确实是有效的,据艾媒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一二线城市在线餐饮外卖订单量份额分布中,美团外卖份额达51.8%,饿了么为47.4%。

收购摩拜,搅局滴滴

团购与外卖市场的开拓并没有让美团CEO王兴的野心满足,他不断在生活服务市场跑马圈地,不断加码新业务,但也不断烧钱亏损。

2018年4月3日,摩拜股东会通过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5.39亿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亿-10亿美元之间),管理团队留任。美团跻身加入共享战局。

膜拜单车并未让美团的新布局被“膜拜”。美团点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摩拜贡献的亏损达到45.5亿元人民币。

即使摩拜巨亏45亿,美团也并未收手。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并对网约车司机开出了优厚条件:不但有每天600元的保底工资,且3个月内零抽成。而对打车客户,则有大量补贴和优惠券。上线第三天,王兴公开宣称,美团打车已拿下了所进入城市的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这被视为对滴滴的一次最大冲击。

但在市场份额急速增长的背后,是烧钱所付出的的巨大代价。2018年年报显示,全年美团新业务及其他业务的销售成本达到155.02亿元,美团方面称,这主要由于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增加,以及由于收购摩拜产生的一系列费用增加。

不止共享单车与网约车,美团在其他业务上也未曾停止步伐。2016年9月,美团宣布收购钱袋宝,正式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2017年1月,美团点评双平台同时推出海外酒店;2017年4月,美团点评推出榛果民宿;2016年6月,上线掌鱼生鲜APP并在北京开设第一家线下门店;2017年9月,美团旅行app上线,签约Angelababy代言;2018年5月16日美团已全资收购屏芯科技;今年7月,美团又联合虾米虾面推出智慧门店;近日,美团买菜正式登陆武汉,首批开出10个站点,覆盖武汉市汉阳区多个社区。

事故不断

AI财经社查询天眼查发现,2018年,美团点评的运营主体,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涉及的案件纠纷高达两百多件,主要以侵害商标专用权纠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纠纷为主。甚至在其上市前夕,还深陷与餐饮管理系统开发商二维火的官司。

2018年8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餐饮管理系统开发商二维火起诉美团窃取二维火及商家经营数据,涉嫌不正当竞争一案。

资料显示,二维火是一家专注餐饮云收银系统的技术公司,帮助餐饮等行业实现互联网信息化,包括手机点餐、支付、营销互动等。此次争端源于二维火指控美团通过一款名为“美团小白盒”硬件非法侵入“全封闭的”二维火智能收银一体机系统,实时监控该系统运行,并在餐厅食客结账之际读取该系统的“实收金额”栏目ID以及数据,恶意劫持二维火用户第三方支付流量。在二维火正式对外公布消息后的四个小时左右,美团小白盒Andriod版就下架了。但至今仍未有结果。

而在上个月,美团又被点名。7月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上海发布”公布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快递外卖行业交通事故情况。市公安局交警总队表示,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共发生涉及快递、外卖行业各类道路交通事故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伤。其中饿了么和美团分别以111起和109起位居前两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美团 外卖 二维火 美元 饿了么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