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历史咽喉

原标题:历史咽喉

历史咽喉
稿件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草地周刊

李咏瑾

当历史的转折之地精确地出现在你的脚下,眼前所有的风物都沉甸甸地叠加了特别丰富的意蕴深长,目之所及,你会突然觉得浩瀚磅礴的文明发展史对所有人来说并不遥远。

此刻,我在广西贺州北部,在一座双峰呈“丫”状对峙的山下,自古由湘入桂第一村——富川瑶族自治县的古岔山村,像一道从历史深处浮现的谜语,款款地出现在我们远道而来的脚步前。轻轻踏上去,历史就在两边纷呈舒展开来。古村落石板筑就,两旁的竹木门扉因为年深月久,呈现出一种熟透的绯红,与别处的山川一同沉沉呼吸,历经千年,气脉未曾断绝。作为谜底——穿过全村的那条名为“潇贺古道”的六尺小径,远比古村落的历史更加悠远神秘。

当秦始皇策马困顿于这里苍郁的南方丛林时,眼前横亘着岭南这块看似不可征服的天然屏障,“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于是他唰地抽出利剑,不容置疑地指向南方。公元前213年,秦帅蔚屠睢初征岭南,动用湘、桂、粤三地戍民四十多万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潇贺古道由此诞生,其带来的生产力变革如同一只巨掌,气钧万千地横扫过这里所有的丘陵与岩层。由咸阳的黄尘广漠延展至广州的碧波浩荡,秦王朝的视线从此豁然开朗,亚热带季风吹来又拂去,珠江、长江、红河、滨海四大水系砰然撞击!南方海上丝绸之路隐隐现出了之后磅礴万丈的雏形,从这里开始,华夏子孙的脚步一路延续至印度、中亚、西亚以及遥远的非洲大陆……

曾经有一个诗人,想在“潇贺古道上等一匹马”,他用绮丽的诗句描摹了这里的野菊和酢浆草从古而今的芬芳,“濂溪水不语,棉纱未干,米酒在马背摇晃”,诗人和我,同时看见了这段历史的烟尘扑面。而眼前的这个古岔山村,就是数千年来那些跋涉在古道上的游子和马帮滴落的汗水、交叠的身影。最开始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天色向晚,就在这里生火做饭歇息一晚吧。”暮色四合,漂泊的旅人们眷恋地望了望身后的来时路,再充满期冀地望了望南方巨大的紫蓝色天空,最终停驻于脚下的方寸土地。于是,这片大地上渐渐繁盛起了十里亭、风雨桥,以及和古岔山村一样的人类繁息之所,铁匠叮叮打铁,烧酒铺老板叫卖醇酿,油茶碗里一冲,马上起了几个喷香的、油汪汪的旋子,拿来配这里独有的“梭子粑粑”,正好一口一个……从秦汉年间的谪戍移民到近代的客家人“下南洋”,数千年间,每一次移民大潮的汹涌而至,都给岭南地区的发展带来了全新的洗礼。

作为中国四大古镇之一的黄姚,比肩于北边的平遥、东边的周庄与西边的凤凰,却并不如位于贺州昭平县东北部这三者赫赫有名。但黄姚不争不恼,这发祥于宋代的小镇,带着宋人特有的云淡风轻,八大景二十四小景,古民居、古磨盘、古围墙、古戏台、古阁楼、古石板路……悉数遮掩在葱茏而巨大的古榕树中。村头那株最为耸天蔽日的龙爪榕是所有人的祖父,庇佑了小镇千年,祖父也累了,缓缓地弯下了自己沉重的腰身,小镇的子孙们以巨木和水泥作桩,小心翼翼地支撑起他巨大的身躯,寄生藤以及气根紧紧缠绕包裹着倒立下来的枝干,化身为遒劲的巨大龙爪,轻轻地罩住了子孙的来路与归途。

2006年,同样是这条石板路,著名作家毛姆的神魂挟着那本《面纱》再一次走进了黄姚。将近一个世纪之前,他或许曾漫步于这里的带龙桥,经过宝珠观,喝过仙人古井里的神仙水,对这里的雨落涟漪眷恋不已。于是,他的文字与思想穿过大半个地球,终于湿润地抵达于中国南方的绵纸之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古岔山村 黄姚 贺州 古道 岭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