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特朗普的反伊朗政策说明,不读书不懂历史真的很可怕

原标题:特朗普的反伊朗政策说明,不读书不懂历史真的很可怕

作者:王德华

我们知道特朗普不读书。他更像是一个电视迷和Twitter发烧友。他对国际关系和历史,尤其是中东历史的知识充其量是有限的。但是,当我们站在与伊朗开战的边缘,其灾难性后果将使伊拉克战争的余波相形见绌时,对这个国家历史的基本了解,对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来说,将是件好事。上个月,特朗普差点轰炸了这个国家。

伊朗位于伊斯兰世界中心的西亚。塑造其现代历史并为其政治文化提供信息的关键主题,与全球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验大致重叠。

潘卡伊•米什拉在他的权威著作《帝国废墟》中提醒我们,西方历史并非普遍的历史。在书的开头,他注意到,对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20世纪的关键事件不是两次世界大战、大屠杀、冷战或柏林墙的倒塌。塑造了数百万亚洲和非洲人现代历史和身份认同的核心政治发展,围绕着争取民族自决和脱离欧洲独立的斗争展开。

伊朗的故事符合这一框架。尽管伊朗从未正式沦为殖民地,但历史学家将19世纪的伊朗描述为“半殖民地”,因为西方列强对伊朗国内事务有着明显的影响力。例如,1872年,著名的新闻机构老板朱利叶斯•德•罗伊特从腐败的伊朗国王那里得到了一笔让步,以换取一笔数目不多的钱,换取他对所有铁路建设、矿产开采、灌溉网络、建立国家银行以及所有其它农业和工业项目的控制权。

英国外交大臣寇松勋爵后来将这一让步描述为“一个王国将其全部工业资源完全、极不寻常地移交给外国人,这可能是人们做梦也想不到的。”

大约在同一时期,英国控制了伊朗烟草的生产、销售和出口。这个贫穷的当地农民引发了一场重大的社会起义,为1906年的伊朗宪法革命奠定了基础。其目标是通过将伊朗转变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建立议会并将法治制度化,从而结束王室的专制主义。尽管革命取得了早期的成功,但最终还是在很大程度上由于支持君主制的英国和俄罗斯的干预而失败。俄罗斯向德黑兰派出坦克攻击议会。

美国律师威廉·摩根·舒斯特是这些事件的观察员和参与者。他被新成立的伊朗议会任命为财政部长,负责使伊朗的财政现代化。由于君主制的腐败开支,伊朗的财政处于失修状态。为了保持影响力,俄罗斯和英国对舒斯特的任命提出了抗议,最终成功地将他驱逐出境。

舒斯特尔在书中写道,《波斯的扼杀》是一部讲述一个弱小的发展中国家落入大国阴谋的第一手故事。

20世纪中叶,西方曾两次公然侵犯伊朗主权。1941年,在一次政权更迭中,同盟国入侵并占领了伊朗。执政的国王因同情亲德被流放到南非,他21岁的儿子穆罕默德·雷扎被任命为伊朗国王。

1953年,中情局的干预改变了伊朗的政治轨迹。民选总理穆罕默德·摩萨德被推翻,逃离该国的穆罕默德·雷扎重新掌权。冷战已经开始,华盛顿害怕共产党接管政权,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它的干预。虽然这个故事现在在西方更为人所知,但促成它的事件却并非如此。

上世纪50年代初,整个第三世界都在为非殖民化和独立而斗争。伊朗冲突的焦点是谁应该控制和获得伊朗巨大石油储备的好处。伊朗民族主义者与英国石油公司发生了冲突。英国石油公司控制着伊朗的石油工业,从中牟取暴利,这一安排羞辱了伊朗人民,实际上相当于盗窃。

联合国和国际法院是这场争端的主要战场。当英国和伊朗之间的谈判破裂时,英国的反应是实施制裁,阻止伊朗进入外汇账户,并限制其石油出口。正如现在一样,上世纪50年代初的伊朗危机是全球议程的首要议题之一。

1953年政变后,穆罕默德·雷扎牢牢控制了这个国家。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他被西方誉为一位现代化的领导人。与他的统治同义的腐败和镇压,以及缺乏内部合法性,并没有影响他作为美国盟友的地位。他在西方国家的首都受到了盛情款待,就像今天那些扼杀人民自决愿望的阿拉伯独裁者受到的款待一样。

1979年的伊朗革命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抗议者的一个关键要求是“独立”。西方国家一再侵犯伊朗主权,这是对伊朗的侮辱,再也不能容忍了。伊朗国王成为抗议者愤怒的目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被视为美国支持的傀儡,被强加于伊朗人民,以推进西方的经济和地缘战略利益。推翻他被视为民族解放。

因此,伊朗人从历史经验的角度来看待美国当前的外交政策。如果认为他们会对特朗普退出核协议、实施严重制裁和粗言秽语抱有善意,那就错了。

更天真的是,就像美国国家安全博尔顿所认为的那样,伊朗人没有历史记忆,他们会起义推翻被外部势力围困的政权。反帝国主义在伊朗的政治文化中根深蒂固,40年的宗教专制并没有改变这一事实。

华盛顿在中东选择亲密盟友,也保证了其对伊朗外交政策的失败。众所周知,特朗普的新强硬姿态是与一群肆无忌惮的演员精心协调的:沙特王储、阿联酋王储和以色列总理。

伊朗人应该把这些臭名昭著的人物视为他们的天然盟友吗?虽然伊朗确实有强烈的政治变革愿望,但无论人们对这个伊斯兰共和国持何种观点,伊朗民族主义仍然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著名的现代伊朗历史学家艾弗德·阿尔布拉哈米安(最近转述黑格尔的话说,“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东西”,“是我们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东西。”特朗普政府目前对伊朗的政策似乎注定要证实这一事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