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出轨剧简史

原标题:出轨剧简史

作者/雅莉

台剧《我们不能是朋友》更新到现在,三观越来越正了。

这部最初因“三观不正”吸引无数观众的台湾偶像剧,最终还是走向了最保守的道路。男主角褚克桓和早就感情不再、交往十年的女朋友分手,正式开始追求女主角周惟惟。周惟惟因为已经和男朋友订婚,再三逃避对褚克桓的感情,绝不越过“出轨”的红线。

但在接下来的预告中,能明显看到,周惟惟的男朋友,那个老实可靠的程序员,已经开始“黑化”了。不仅语带讽刺地问褚克桓“已经和她睡了吗”,还打了女朋友一巴掌。从现有的铺垫来看,这位程序员日后还很可能会出轨他的女老板。他和周惟惟的感情,必然走向终结。

按照以往出轨剧的套路,即使双方的“原配”都很讨厌,男女主最终能走到一起,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更有可能的是开放式结局,在没在一起,观众自己猜。

尽管是最保守的出轨剧,但《我们不能是朋友》在国内仍具有开拓意义。纵观国内出轨剧的发展,除了一些早期的琼瑶作品,专门写不伦恋的剧集少之甚少。反倒是隔壁的日韩泰这类题材枝繁叶茂。同期在播出的,涉及出轨情节的就有韩剧《春夜》和泰剧《吹落的树叶》。

借着几部出轨剧热播,我们统计了一下中日韩泰四国较为知名的一些出轨剧(因中国专写出轨的剧集较少,主要盘点的是大众熟知的几部带有出轨元素的剧),得到下表:

盘点完这15部出轨剧,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发现,大部分出轨者都没有好报,“打小三”的剧情屡试不爽,即使有把出轨的双方写成“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也一定会用“原配黑化”“出轨者已付出沉重代价”等手段,让这段不伦恋合理化。所谓的“三观不正”,都是噱头。

再进一步分析,不难发现,同属于东亚文化圈,中日韩三国在出轨剧的创作上有共通之处,偏重于对道德和人性的探讨。相对开放的泰国,则更爱把出轨当作一个戏剧性元素,和变性、复仇等其他元素复合使用。出轨剧,反映了国民对待爱情和婚姻的集体态度。

“干掉”原配,出轨不是问题

事实上,《我们不能是朋友》并不是第一部写男女主出轨的台湾偶像剧。早在2008年,台剧《命中注定我爱你》就写了这样一个故事:有稳定女友的男主阴差阳错和女主相遇,发生一夜情后因为女方怀孕而展开了一段“合约婚姻”。在两人相处过程中,男主爱上了女主,之后兜兜转转几年最终修成正果。

当年这部剧不仅在台湾收视率爆棚,成为迄今为止台湾电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偶像剧,在大陆也大受欢迎,担任男主的阮经天因此爆红。彼时很少有人意识到,男主纪存希的行为就是赤裸裸的出轨,只不过,编剧用一个很狗血的大冲突掩盖了男主出轨面临的道德争议:男主的女友为了赶走女主,骗女主这个小孩男主不想要,间接导致女主出车祸流产,和男主决裂。

当那辆车在大雨中冲向女主,让女主倒在血泊中时,观众的眼眶湿润了。当男主抱着女主痛哭,颤抖着手签下“保大人不保小孩”的手术同意书(此处不科学请忽略)时,整个屏幕上都仿佛飘着几个字:虐不虐?你说虐不虐?此时还骂男主出轨的观众,简直毫无人性。

直到11年后的今天,台湾才终于出现了直面出轨问题的《我们不能是朋友》。不过,正如前文所述,该剧为了避免道德争议,还是精心设计了很多“洗白”桥段。比如,男女主都未婚,恋爱中劈腿还是比婚内出轨“犯罪”情节要轻。再比如,男主早就不爱女朋友了,发现自己爱上女主后,也迅速提了分手。与其说男女主是出轨,倒不如说是两人各自的感情都有问题,且过错主要在对方,早就该分手了。

整体来看,《我们不能是朋友》虽然打着“不伦恋”的旗号,整体还是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只要为双方出轨提供一个合适的理由,少写或黑化双方的“原配”,引领大家以出轨者的视角走下去,一部“毁三观”的伦理剧分分钟变又甜又虐的偶像剧。毕竟电影界就有《甜蜜蜜》和《花样年华》,主角再渣也不妨碍其成为经典之作。

反面教材就是《我的前半生》。剧中花费大量笔墨写唐晶如何帮助闺蜜罗子君,如何为男朋友贺涵牺牲,最后剧情却变成罗子君和贺涵相爱,唐晶成了局外人。这一做法,完全违背了“少写或黑化原配”这一创作原则,被观众骂也很正常。

从《我的前半生》被骂到《我们不能是朋友》受追捧,很多人以为,观众的鉴赏水平提高了,不再以居委会大妈般的正义感要求“三观正”,而是更关注剧集背后的现实意义。但事实上,观众还是那批观众,从来没有变过,变的只是编剧耍的花招。

能被大众接受的套路永远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和“好人有好报”。《我的前半生》被骂不是因为出轨,而是因为好人唐晶没有好报,《我们不能是朋友》成功不是因为观众看剧不看三观了,而是因为它骨子里就三观很正——男女主一对有情人就该在一起,原配两个“坏人”自己作,活该没有好报。

中日韩泰四国PK,出轨剧哪家强?

和台湾相比,内地的出轨剧就更保守了。除了琼瑶阿姨当年写过一部小三上位的《新月格格》,之后内地的出轨剧,大多以小三付出代价,正室重新掌权作为结局。

就连出过惊世金句“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紫菱失去的可是她的爱情”的《一帘幽梦》,也不敢把紫菱和她姐姐的男朋友楚濂写在一起,还要拉出一个样样都好的费云帆转移视线。2005年的《京华烟云》里,赵薇饰演的姚木兰更是典型的贤妻良母,用宽容和真心拉回出轨的丈夫,歇斯底里的小三一头撞死,下场惨烈。

2009年的《蜗居》,一部非常现实的都市剧,海藻身为宋思明的小三,最终在和原配的争执中受伤导致流产,真是血泪教训。经典爽剧《回家的诱惑》,核心看点就在于正室如何华丽变身,回来找出轨的丈夫和小三复仇。

一直到去年的热播剧《恋爱先生》,打小三情节还是很受欢迎。辛芷蕾饰演的顾遥,是典型的“大奶教”教徒,老公多次出轨可以忍,让他出轨的小三却不得好死。相比以往,近年来出轨剧唯一的进步是,小三终于不再以面目可憎的形象出现了,不管是《恋爱先生》中被渣男蒙蔽的罗玥,还是《我的前半生》中努力工作的罗子君。

但想让出轨者真正获得让观众祝福的爱情,还得看咱们的友邻日本。2014年大热的日剧《昼颜》,就把男女主的出轨爱情写得尤其动人,其中对婚姻的探讨非常深入,类似于“婚姻就是牺牲激情换取安稳”“暴露偷情的罪名大于偷情本身”这样的金句很多。但最后还是以一方回归家庭,一方离婚作为结局,没敢给两人善终。同年的《失恋巧克力职人》,出轨的女主在发现怀了丈夫的孩子后,同样选择了回归家庭。

韩国的出轨剧也是一样。2014年的《密会》,女主因为出轨被丈夫以通奸罪(2015年已废除)起诉,最终入狱。她必须为出轨付出坐牢的代价,才有资格和另一个男人开启新生活。日本、韩国和中国同属于东亚文化圈,受儒家文化影响颇深,在感情上大多传统而压抑。如果是恋爱中的出轨,像《春夜》那样,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果是婚内出轨如《密会》,道德的枷锁必然会让两人付出沉重代价。

和中日韩文化不同源的泰国就奔放多了。在泰剧中,出轨大多作为一个让剧情更复杂的戏剧性元素出现,相比复仇、乱伦等情节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也正因为泰剧狗血、敢拍,无所禁忌,所以看起来足够猎奇和刺激。

即便如此,泰剧中的“毁三观”也不是真的毁三观。以《吹落的树叶》为例,剧中母亲对儿子Nira做变性手术的理解和支持,难道不是现在的政治正确吗?姑父出轨爱上了变性人Nira,看似不道德,但在恶毒的妻子和善良可怜的Nira的映衬下,这份爱反而显得更加珍贵。

归根结底,所有看似三观不正但网友买账的剧,本质上都是三观正到不行的剧。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在表达出轨这一题材时尺度也有大有小,但作为一部情感剧,只要符合观众最朴素的价值观,有情人终成眷属,好人有好报,大部分骂声都不会出现。在此之上如果能加入对情感和婚姻的思考,则分数翻倍,妥妥的佳作预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出轨剧 男主 三观 褚克桓 周惟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